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bjuno.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09、第 109 章

    歐陽睿和劉綜回到審訊室, 與倪藍說了他們看過監控影像之后的想法。(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羅文靜肯定知道什么。但說真的,在失憶之前我完全不知道羅文靜跟姜誠的關系,他們的保密工作真的做得很到位。”倪藍道:“我查過她的電話、電腦里的所有內容,都沒有看出問題。如果不是后來查出來鋒范洗錢走賬支付陳炎的頂罪費用, 我幾乎以為呆在鋒范里臥底調查沒有意義了。”

    “你是說羅文靜在這事情里是清白的?”

    “起碼從表面物證上來看,我沒有查出證據。她的生活全是工作, 工作, 工作。購物很克制、吃的也簡單、沒有什么興趣愛好,不養寵物, 偶爾健身。她的聊天記錄里沒有任何可疑的地方。不談戀愛, 不跟人曖昧, 沒有**,沒有玩笑。”

    “像個工作機器?”

    倪藍點頭:“她手機、電腦上安裝的軟件也沒問題。雖然公司的臺式機上也裝有登陸暗網的程序, 但是是隱藏安裝, 從來沒有用過。對了,她的筆記本電腦攝像頭是用貼紙封住的。還有, 她存了不少錢。關樊查過她的經濟情況,沒問題, 她的收入來源很干凈,全是工作收入。”

    倪藍頓了頓:“她的嫌疑都沒有杜利群大。我后來在鋒范其實主要查杜利群。畢竟用一家公司來洗錢, 要說老板完全不知情, 那是不可能呢。除非是財務總監做假賬一手遮天了。”

    “可是你在杜利群身上也沒查到確實的證據,對嗎?”歐陽睿道。不然倪藍早說了。

    “對,沒查到。但杜利群電腦里的登陸暗網的瀏覽程序是使用過的, 只是沒有瀏覽記錄。關樊說光憑這個證據不足。因為我查了好幾部電腦全裝有那程序,至少三臺有登陸記錄。無論是誰,反正是混淆了線索,企圖蒙蔽過關。除非我們把全公司都扣下了,一臺一臺電腦查,一個人一個人的對應。后來,我拿到清單,那個才是實證。有那清單,抓杜利群就沒問題,而且真的可以全公司扣下慢慢查了。”

    現在說這些已經遲了。

    現在不止清單沒了,連電腦里的程序和上網痕跡恐怕都清理得干干凈凈。

    “所以你的意見是什么?”劉綜問。

    “我想,還是找羅文靜。”

    “為什么?”

    “因為如果不是那天你們要跑來拘捕我,我已經跟羅文靜談過了。”

    歐陽睿提醒倪藍:“羅文靜當初是有松動,但你被捕了。雖然藍耀陽把輿論壓下去,但圈子里頭肯定是有風聲的。如果羅文靜原先覺得可以借你之力做點什么,現在她應該改變想法了。”

    倪藍攤攤手:“那再爭取回來。讓她相信我有能力幫助她。”

    “為什么覺得姜誠不行呢?他那天放了你,也許他也早有一些想法。我們應該盡快把他爭取過來,免得像廖新那樣。”

    提到廖新,歐陽睿頓時臉色一暗。

    倪藍也默了默,但仍道:“現在所有的線索都表示,姜誠才是有罪的那個。他既是罪犯,又是個頂級流量巨星,他是不可能這么輕易向警方交代的。就算當時他一念之差決定放我一條生路,他現在也不會交底。他扛到現在,好不容易熬出今天這個地位,擁有完美人設,他怎么可能輕易毀了自己。”

    倪藍看了看劉綜等人,道:“所以我還是覺得羅文靜更好突破。”

    劉綜和歐陽睿一時都沒說話。

    鄒蔚道:“不如我們先弄清楚他們兩人的關系,找到一個突破點。不論從哪邊下手,都是需要攻擊點的。”

    歐陽睿點頭,他先說:“羅文靜被發現是因為進了pua高級群。關樊懷疑是業務關系,但羅文靜堅稱是誤入。現在看起來,她進那個群,像是被警告。”

    鄒蔚道:“難道是因為姜誠以前做過這種事,所以陷入了秦遠他們的控制?秦遠手上掌握著姜誠的犯罪證據,雖然不是什么大罪,但姜誠的明星身份擺在那兒,他經不起這樣的丑聞,于是乖乖幫他們洗錢?羅文靜是被抓進群里見識一下姜誠真面目?那也不對,那這樣羅文靜為什么還對姜誠死心踏地的?”

    “大概中了他的pua,所以蒙了心瞎了眼。”劉綜冷淡道。

    鄒蔚道:“那是姜誠啊,他長那么帥,站在那里就頂一百招pua了。應該不是這個情況。”

    “你們小姑娘怎么這樣以貌取人。”劉綜訓話。

    倪藍拍桌子:“藍可愛最帥。”

    沒人搭理她,她也不需要別人搭理,她自顧自地繼續道:“我覺得羅文靜進那個群,是被恐嚇。那里面可是展示了怎么用網絡人肉搜索到目標,怎么下手,隱藏在屏幕背后是如何骯臟惡心的靈魂,但是到你面前時,卻是光鮮亮麗,人模人樣的。想怎么坑你,想怎么害你,防不勝防。”

    “如果是恐嚇那就不是姜誠干的了。”

    “羅文靜進群是兩年多前。”歐陽睿分析時間線:“按李木之前說的信息,五年前姜誠紅的時候,羅文靜去了鋒范。那個時候也正是秦遠回國不久的時候。假設姜誠做了什么被秦遠抓到把柄,應該在這個時間之前。”

    劉綜也道:“所有的事都是提前安排好的,用鋒范洗錢、拉攏了羅文靜,接著路鋪好了,姜誠也紅透了,于是姜誠三年前也進了鋒范。”

    鄒蔚拿出她的記事本翻著案件筆記:“等等,我知道了,姜誠簽約鋒范,是導火線。”

    “什么?”

    “李木說的,當初姜誠紅透半邊天的劇,是水星影視制作,那是五年前,后來水星影視與藝人都解了約,不做經紀了。姜誠正是人氣最高的時候,很多很有實力和資源的大公司都想簽他,但他選擇了鋒范。”鄒蔚道。

    倪藍明白了:“這在羅文靜來看不是最好的選擇,她一定覺得奇怪。可能兩人還為這事爭執過。”

    鄒蔚點頭:“羅文靜一直是非常支持姜誠的,之前姜誠事業空窗期沒有經紀人的時候她也沒有大包大攬,反而供姜誠去進修,為姜誠提供事業發展更大的空間。她自己就在鋒范做藝人總監,所以她肯定很清楚鋒范是什么實力。”

    “姜誠堅持跟鋒范簽約,讓羅文靜起了疑心。可能姜誠就告訴了她一些什么事。然后秦遠這一邊就出手了。”鄒蔚分析著:“那次之后,羅文靜被穩住了。不再對姜誠與鋒范的合作有任何質疑,而且當關樊去調查時,她嘴非常嚴,還把關樊投訴了。”

    “那就是說,姜誠身上發生的重頭戲,在五年之前,他拍那部劇之前,叫什么來著?”

    “《王子的玻璃鞋》。”鄒蔚繼續看筆記,“之前還有《粉紅回憶》什么的,那時候他進修的表演課快結束了。時間上排得剛剛好。拍《王子的玻璃鞋》時,《粉紅回憶》正播,開始紅了。接著《王子》播出。從此一帆風順。”

    “那就是還要往前推到《粉紅回憶》的時候,他是怎么得到這些機會的。他要是有什么丑聞,應該就與這些有關。”

    倪藍干巴巴地道:“我現在能想到的,只有潛規則這一條。雖然他與羅文靜熱戀中,靠著羅文靜供養,但他太想紅了,于是睡了富婆或者被富男睡,反正就是睡的時候被拍下來了。秦遠設計的仙人跳。”

    “秦遠干嘛挑一個又窮又沒名氣的人玩仙人跳。挑一個紅的下手行不行?”劉綜問。

    倪藍被問住了,她想了想:“我感覺這種時候我們很需要李木老師。”

    歐陽睿對劉綜道:“算了,我同意倪藍,還是從羅文靜下手吧。你看怎么打報告,把倪藍調出來,我帶她走一趟,去找羅文靜。這兩人關系里,看似羅文靜在主導,但其實還是姜誠在牽著羅文靜走的。真正與秦遠之間有利益瓜葛的是姜誠,承受更大壓力的是姜誠。羅文靜不過是他們之間的平衡木。如果不是羅文靜占著這個位置,也許姜誠要做的就不僅僅是洗錢了。鄒蔚剛才說得對,姜誠只要站在那兒,頂一百招pua,但他沒有緋聞,沒有丑聞,一直拼命工作,證明秦遠這邊對他的要求就是洗錢而已。”

    劉綜琢磨了一會,終于也點頭:“行吧。我來安排。”

    倪藍趕緊道:“我不能這樣出門。現在狗仔全在盯我的消息呢。得聯絡藍耀陽給我安排,公關口徑也得提前商量好。”

    屋里三個人都看著她不說話。

    倪藍很無辜:“我現在知名度不比姜誠低。”

    劉綜簡直沒好氣:“你說你一干臥底的,干嘛把自己真弄成明星了?這樣怎么辦事呢?”

    倪藍也很不爽:“我愿意的嗎?我這么努力低調了,那個《新偶像課堂》我就能火的,我費了多大的勁才讓各位老師討厭我開除我。”

    劉綜揮揮手:“快閉嘴吧,讓人討厭你開除你簡直太容易了,你多說幾句就行。”

    “別鬧。”歐陽睿對鄒蔚道:“你給藍耀陽打電話吧,我還得思考,不想跟他說話。”

    倪藍給了他一個不高興的表情,居然敢說藍耀陽壞話。

    歐陽睿很認真地道:“我總覺得我漏掉了什么,明明已經出現了的線索。”

    劉綜問:“關于什么的?”

    “不知道。”

    劉綜很耐心:“我去弄報告的事吧,還有國際刑警那邊,最好別讓他們知道我們把倪藍放出去,麻煩死了。”

    “這個瞞不住吧,不是說狗仔都在等倪藍消息,她一露面就會被報啊。看不懂中文還有照片呢。”鄒蔚提醒。

    劉綜:“……算了,我來應付吧。訂機票的事我可不管,你們自己辦。”

    “等等。”歐陽睿忽然道:“別管機票,我知道了。”

    歐陽睿火速給羅文靜打電話,但鈴聲響到停羅文靜也沒接。

    “把倪藍的手機拿來。”歐陽睿喊。

    劉綜趕緊聯系外頭的小警|察去拿。

    不一會倪藍的手機送來了,歐陽睿用倪藍的手機給羅文靜撥,這回鈴聲響了半天,快停的時候,羅文靜接了。

    “靜姐。”倪藍趕緊喚。

    羅文靜半晌冷冷“嗯”了一聲,“這次又有什么花樣嗎?倪藍。”

    “羅文靜。”歐陽睿道:“我知道你為什么會被刪掉了。因為你說了我愛你這三個字。”

    羅文靜愣住了。

    “你說了,是嗎?”

    羅文靜不說話。

    “這些年,不是姜誠不愿意公開戀情,是不敢對嗎?他被要求不能公開戀情,因為你在這場利益關系里是多余的。原本姜誠能為他們做更多的事,他的名氣,他的身價,他的魅力,能做更多貢獻,但因為你一直在。他們也不想把姜誠得罪透了,姜誠也不敢反抗,總之因為你在,雙方有一個平衡的關系。但是那天晚上你打破了這個平衡,你說我愛你。你還與他見面,因為當時你們知道倪藍可能有問題,原本見面很正常的事,被你的急切擔憂弄得曖昧。”

    羅文靜不說話。

    “這種平衡不可能是永遠的。現在對方找到打破的借口了。他把我愛你刪掉了,把你的等待刪掉了,他是黑客,也是殺手,刪掉你,就如同殺掉你一樣。沒有你拉著姜誠,他就是顆完美棋子,任他們擺布。”

    羅文靜的呼吸聲很重,透過手機都能聽到。

    “羅文靜,你聽我說。你現在就買最近的機票,去最近的派出所,告訴我們地址,我們安排警力護送你去機場。你趕緊回來。無論過去發生過什么事,都是可以解決的。相信我們警|察,好嗎?”

    羅文靜沉默了很久很久,終于啞著聲音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歐陽警官。如果你再騷擾我,我會投訴你的。”

    一屋子人都安靜,瞪著手機。

    電話被掛斷了。

    歐陽睿氣得揮了一下拳頭。

    劉綜馬上道:“我馬上聯絡當地警力,安排人盯著她。”

    歐陽睿對鄒蔚道:“找經偵,查鋒范的賬戶,稅務、工商、演出許可、勞動合同,能找出來的問題全翻出來,把鋒范先封了。”

    倪藍掏過自己手機給藍耀陽打電話:“藍耀陽,我跟歐陽睿得出趟差,你幫我安排一下……”

    另一個城市里的羅文靜,把臉捂在手掌里痛哭,她哭了好一會,拿起手機想撥給姜誠,最后還是放下了。她關掉了手機,安靜|坐在酒店房間里。

    一個高檔公寓里,姜誠早已經吃完晚飯,他坐在落地窗邊,看著玻璃上自己的影子。

    孤孤單單的,一個影子。

    姜誠拿起了手機,撥給李木。

    “李木老師,一年前你拍到的視頻和照片,還在嗎?”

    李木火速答:“誠哥你放一百個心,我答應過你的,肯定都刪掉了。刪得干干凈凈的。”

    “我給你五十萬,你能找到嗎?云盤、硬盤、手機或者什么角落里面,說不定還有漏掉沒刪的。你找找看好嗎?”

    李木:“……”這是圈套,肯定是。

    “那不可能的,誠哥。”

    “你找出來,幫我發到網上,炒到熱搜第一,維持一周,就說姜誠深藏的十年戀情曝光。我再給你五十萬。另外,我獨家訪問也給你,你看怎么樣?”

    李木:“!!!”

    “幫個忙好嗎?李木老師。”

    李木都要結巴了,這餡餅把他砸得腦出血。“我,我得找找看,但我記得我全刪干凈了。”

    “好的,謝謝。”

    姜誠掛了電話,給李木轉了五十萬。

    過了一會,李木接收了。

    姜誠放了心。他把手機放一邊,繼續盯著自己的影子看。

    總不能一輩子這樣。

    為什么不反抗呢,總歸是一死。
江苏11选5任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