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bjuno.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四百六十章 我是代練,下路別送(第四更)

    拉克西那在一秒鐘前還在睡覺,加奶不加價和她說的什么圣靈代練,拉克西那真的沒當一回事。(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因為飛升之路對于任何一位造物圣所的成員來說都是極為神圣的儀式,這個儀式絕不存在作弊的可能性。

    飛升之路代練這種事兒更是聞所未聞。

    拉克西那可能是受到了加奶不加價的蠱惑才把自己的一系列信息寫在了加奶不加價給的那個星圖郵箱號上!

    然后…她就在深夜剛剛換好衣服打算睡覺的時候,被傳送到了飛升之路!

    最糟糕的還不是什么測試自己學習能力或者建造能力的測試項目,而是真真正正的戰斗晉升測試!

    這種感覺就像是一個文科生已經換好了睡衣,晃過神來卻發現自己出現在了理科生的高考考場一樣!最恐怖的是…拉克西那不通過的話會死的很慘。

    真正字面意思上的死的很慘。

    “殺手小巷…匹配到什么鎮守者不好偏偏匹配到這鬼地方?”拉克西那看著周圍陰森森的環境感覺自己有些崩潰。

    飛升之路中的各種試煉挑戰,造物圣所數百年以來都有專門的研究…就拿飛升之路的戰斗晉升測試來說。

    追獵者/防御者的戰斗晉升要面對的敵人一共有五十位,這五十位敵人中有一部份是先古遺留下來的戰斗記憶,有一部份則是被造物圣所給關進飛升之路的死刑犯。

    這些死刑犯在過去全都是星圖上鼎鼎大名的殺人魔!

    拉克西那作為想以戰斗晉升考上追獵者的…飛升之路的考生,她當然研究過這一難度的五十位對手,其中作為棘手的就是被囚禁在飛升之路里的殺人魔德普。

    這家伙會虐殺每一個進入飛升之路的測試者,甚至于一些測試者在飛升之路遭遇到了這個殺人魔之后,他們回到造物圣所**被重塑精神卻徹底失常。

    現在拉克西那全身上下只有一件睡衣而已!就連武器都沒有帶上!在殺人魔德普面前她就是一塊貓肉!會被一點一點切割掉的貓肉!

    怎么辦?怎么辦?

    拉克西那左右環顧著小巷周圍的陰影,在思考要不要自己先用自殺的方式逃離這個危險的測試。

    “你就是委托人嗎?”

    一個聲音突然在陰影處響起,拉克西那聽見這個聲音的瞬間全身上下的毛發都徹底炸開了,瞳孔也從圓形變成了豎瞳。

    這個聲音…不是殺人魔德普?

    拉克西那也看過那個殺人魔虐殺測試者,陰影處出現的聲音很明顯不是殺人魔的。

    “你是誰?”拉克西那瞬間回過頭去,卻發現對方的身影已經消失了,看來對方也在警惕自己。

    “圣靈。”焦糖說。

    “圣靈…噬神之神末裔,你…你就是那個奇怪的女性說的…代練?”

    拉克西那四處尋找著焦糖的身影,卻始終都只能聽見焦糖的聲音。

    “代練?”

    焦糖聽見這位貓咪npc說出這么接地氣的形容,一直都繃著臉的他在這一刻突然忍不住笑出了聲。

    原因是焦糖過去的本職就是代練工作室的,他在沒被氣泡招攬前絕對能被稱之為紛爭的代練之王,當時工作室的那些什么上國服前十的單子只有他敢接。

    但這都是七八年前的事情了,焦糖沒想到自己一路兜兜轉轉今天…竟然又跑到圣靈里拾起了老本行。

    “沒錯,我是代練。”焦糖也沒否認,拉克西那說出這個接地氣的詞匯之后,他也不再警惕拉克西那,直接從陰影中現身。

    噬神之神末裔的代練?

    拉克西那聽見焦糖承認之后內心莫名的多出了一份安心感,噬神之神的末裔在星圖上的危險也是人盡皆知,可危險就代表本身的實力強大。

    能有一位噬神之神末裔協助通關,拉克西那覺得自己應該不會死的那么慘。

    直到她看見了從陰影中走出的焦糖。

    啥玩意兒?

    拉克西那之前看著焦糖的影子時還以為對方是一個身材魁梧的壯漢,可對方的身材確實很魁梧,但怎么看完全都像是一個圓柱體!

    更貼切的來說應該是一個易拉罐突然長出了手和腳!

    “你…你是什么東西?”拉克西那看著這只長了雙手雙腳的易拉罐,在那猩紅色的表面上寫著一個極為完美的‘可口可樂’四個大字。

    如果拉克西那喝過可口可樂的話,一定會尖叫的喊出聲‘可口可樂成精了’!

    一瓶會走路的可口可樂正向著拉克西那走來!

    “圣靈代練,我不是和你解釋過了嗎?”焦糖說。

    圣靈,您是可樂精吧?

    拉克西那當然不會說出這種話,因為一個沙啞無比的聲音已經從街道的另一側響起。

    “我聞到了貓肉的味道,已經很久沒有吃新鮮的貓肉啦…”這一聲音簡直就像是將一切厭惡的噪音混合在一起一般讓人難以忍受。

    拉克西那的腦袋像是生銹一樣的回過頭去,在她身后一百米開外的地方,不知道何時已經出現了一位身著屠夫裝束的男性,在他的身上掛著一大堆…馬賽克。

    至少在焦糖眼中是馬賽克,可在拉克西那眼里卻是足以從心理上擊潰她的東西!

    果…果然還是跑吧!

    這個念頭在拉克西那腦海里浮現了出來,她準備邁開步伐逃離的時候,焦糖卻一把抓住了她的尾巴。

    “你做什么!”她捂著自己的尾巴憤怒的對焦糖大喊著。

    “站在原地別動。”焦糖說。

    “站在原地別動?你想讓我被那家伙給活剝掉嗎?”

    “我是代練,聽我的!站在原地別動,包贏。”

    焦糖在這一刻找回了自己作為代練老本行的一些職業病,那就是在打團隊賽的時候,會想辦法指揮那些萌新。

    焦糖的這一職業病在他代練生涯里也飽受詬病很謾罵,至今都是黑粉們黑他的一個點之一。

    可焦糖依然我行我素。

    “代練怎么…”拉克西那的話還沒說完,眼前的這只可樂精就消失不見了。

    這一剎那拉克西那感覺自己什么都沒有看見,就只看到了一束璀璨的綠光閃過,焦糖已經揮出自己手中的月光劍,一個猛龍斷空斬出現在了那位殺人魔德普的面前。

    可焦糖的這一劍殺人魔德普卻擋住了。

    “噬神之神的末裔?”殺人魔德普在處刑人頭套下的嘴瞬間裂開了,瞳孔也盯著眼前這只會跑的可樂罐子“沒想到還能在飛升之路里遇見我的同胞。”

    殺人魔德普也是噬神之神的末裔?拉克西那怎么沒在以往情報中收到過這個情報?

    “我要把你的四肢卸下來!奇怪的小……”

    焦糖似乎并不喜歡聽npc們的臺詞,他手中的月光劍劃過了殺人魔德普的屠刀,隨后反手握住了月光劍,一道弧光閃過,殺人魔德普拿著屠刀的左臂瞬間被焦糖給斬下。

    當殺人魔德普的左臂被斬斷的瞬間,鮮血從他左手的斷裂處噴涌而出,焦糖正準備揮劍斬下他的右手時…

    “小心他會重生!”拉克西那出聲提醒著這個殺人魔棘手的地方。

    那就是他擁有超快的重生能力,只見他咬下了脖子上掛著的某種食物之后,左臂的血肉扭曲了一下再次生長出了一只手臂,直接抓向了揮劍砍向他右臂的焦糖。

    可焦糖用的是雙刀流…在焦糖另一只手握著的無影劍在同一時間揮出,無影劍的深黃色弧光與月光劍的幽綠色弧光在殺人魔德普面前揮斬出了一個x的交錯軌跡。

    當劍影消散的剎那,這位殺人魔的雙手在同一時間被焦糖給斬下。

    殺人魔德普的生命值有二十三萬,這作為一個單人挑戰的boss來說是很簡單能處理掉的敵人。

    但這位殺人魔棘手的地方就在于他的重生能力,可這對于圣靈來說這一特性近乎于不存在,他的戰斗技巧狡猾且下作,幾乎什么手段都能用得上。

    焦糖和對方交戰的時候就數次進入了中毒和失明的狀態。

    但…這些根本影響不到焦糖!

    刀斬肉身!

    焦糖手中月光劍劃出的拔刀斬光芒,從戰斗開始為止就一秒鐘都沒有停歇。

    這一刻拉克西那知道為什么焦糖不讓她亂走了,而是…害怕誤傷。

    劍痕。

    拉克西那腳邊的地面之上已經被大量拔刀斬所斬出的劍痕溝壑所布滿,而焦糖與殺人魔德普之間的戰斗更像是一場拿著手術刀的屠夫在用極為精巧的技術肢解一只豬。

    這場一面倒的戰斗持續了一分鐘不到的時間,就以焦糖的幻影劍舞將眼前的敵人切成碎塊告終。

    當殺人魔德普的生命值被清空的剎那,天空中降下了淅淅瀝瀝的小雨,由血液構成的小雨,當雨滴即將落在拉克西那頭上的時候,又是一道拔刀斬的劍光弧度閃過。

    焦糖的這一劍斬斷了一幕,給拉克西那留出了一個徹底真空的空間。

    “記得給個好評。”焦糖看著站在了原地已經進入了呆滯狀態的拉克西那說。

    拉克西那沒能晃過神來,一直到鮮血構成的雨滴滴落在了拉克西那的臉頰上時…拉克西那才發現焦糖已經不見了。

    “圣靈?”拉克西那四下尋找著焦糖的身影“我怎么給你好評啊?喂!圣靈?!”

    拉克西那在呼喊的途中再次一閉眼一睜眼,就發現自己身處在了造物圣所的房間中…剛才的一切都像是夢境一樣。

    只有她臉頰上沾染的鮮血,還有她手背上出現的一枚晉級賽勝場1/3,代表剛才的一切都是真實的。

    她想要成為追獵者還要贏下一場戰斗才行!代練!

    這讓拉克西那想都沒想就連夜跑到了關押著加奶不加價的實驗室。

    “啊?你還想找代練啊。”加奶不加價在得知了這只貓娘的請求之后臉上露出了營業化的笑容說“這次就要加錢了!”
江苏11选5任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