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bjuno.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四百五十六章 無聊的理由(二合一章節!5000字!)

    圣靈第一屆‘職業’聯賽在盧薇的主持下還真像模像樣的展開了。(www.zbjuno.live)

    繁花廣場的索恩擂臺旁,三十九位來自各大戰隊的職業選手們又重新開了四個插旗的擂臺。

    圣靈里的玩家還有云玩家們聞訊都聚集了過來,因為這可以說是一場世界最知名的電競選手比賽了!

    雖然不是他們的主業紛爭,可他們的人氣全都擺在哪里,這場比賽就算門票別說賣三四千了,五六萬可能都有人要買。

    更別提現在是免費的!玩家們只要在繁花廣場找到位置就行,云玩家們就更高興了,他們作為光球體型只有拇指大小,甚至可以近距離舔自家心愛的選手的……臉。

    白帝沒想到事態會發展得這么迅速,原本還是空蕩蕩的繁花廣場瞬間就被擠了個水泄不通。

    別說觀眾了…就連解說都已經到場了。

    “我是特邀解說前線記者,大家的老熟人啦!第一場白劍戰隊的白帝對陣的是可樂狂熱的磷酸!磷酸選手也能算是可樂狂熱的二當家選手了,他在圣靈中使用的同樣也是他擅長的重炮角色,白帝我想就不需要介紹了,這位傳奇選手來到了圣靈雖然還沒有滿級,但這打的是修正場,所以讓我們期待這位傳奇選手在圣靈中的表現吧!”

    “你現在身上一件橙裝都沒有,讓你三分之一血…免得別人說我欺負人。”磷酸繼承了可樂狂熱俱樂部一貫的傳統,那就是騷話連篇,可樂狂熱里就只有隊長焦糖不怎么喜歡講騷話,其他隊員的騷話一個比一個多。

    “好!”

    白帝還真接受了,他拔劍徑直的沖向了磷酸的角色,磷酸和焦糖是同一時間進入的圣靈,所以身上的裝備堪稱豪華,作為一位槍炮師來說足以讓全服百分之九十九的槍炮師流著口水看磷酸的裝備圖鑒。

    兩位白字輩的選手戰斗在一瞬間拉開了帷幕,磷酸本以為這位憨憨玩圣靈的時間不長,所以還沒有完全熟悉圣靈的戰斗系統。

    結果…不是!

    磷酸讓了白帝三分之一的血量,然后他就發現自己的生命值止不住了!

    這位足以進入紛爭名人堂的傳奇選手在這一刻展現出了自己對其他游戲超高的天賦,雖然是修正場,可磷酸的屬性依然比白帝這個弟弟號多出了一截。

    但沒用!磷酸竭力搶攻卻依然沒能打贏白帝,最終白帝以僅剩十分之一生命值的優勢將這位可樂狂熱的二當家選手給戰勝!

    “哦!白憨…呸…不愧是號稱紛爭之神的男人!那怕到了圣靈依然展現出了強大的統治力!讓我們恭喜白選手贏得了第一場勝利!得到了一點積分!”前線記者說。

    這雖然是一次臨時的…可以說是玩家自發組成的水友賽,但規則可不含糊,積分賽,淘汰賽規則全部都有。

    所有選手和另外三十九位選手…不,應該是四十一位,后來又有兩位圣靈的路人加入了其中,四十一位選手會輪換互相對陣一次,贏一次拿下一分,輸一次則是扣掉一分,最后積分最高的選手挺近四強賽。

    圣靈的比賽節奏很快,插旗戰斗根本沒什么掩體可說,選手們直接硬碰硬的對拼,最多三分鐘打完一局。

    白帝很快就輪到了自己的第二局,第二局他面對的是一位id叫錦衣藏刀的狂戰士玩家。

    當白帝看見那位戴著滑稽表情的面具走上舞臺的角色,眉頭輕輕皺了一小會進入了思考狀態。

    “問…一下,你…是那個戰隊的?”白帝不曾記得華國戰隊有那位選手有這個id。

    “什么戰隊?我可不玩紛爭這種小學生游戲!”一個稚嫩的聲音從滑稽面具后傳來。

    錦衣藏刀的這一句話相當于群嘲了在場所有的職業選手,還有大部分的圣靈玩家。

    因為多數圣靈玩家過去都是從紛爭轉來的,只有少部份的玩家沒有玩過紛爭這游戲。

    這就是世界影響力第一的vr網游!

    白帝并沒有因為這一句話生氣,因為錦衣藏刀的聲音聽起來不像是成年人。

    沒等白帝問錦衣藏刀的年齡,周圍圍觀的玩家們就開始追問了起來。

    “小弟弟你這話說的不行啊!”

    “雖然我是忠實的圣靈玩家,但我也玩紛爭,弟弟你群嘲你馬呢?”

    “小朋友多大了?”

    “我今年十三!全服前十最強王者!誰不服!來單挑啊?來啊!”錦衣藏刀被周圍玩家的逼逼給弄得有些暴躁,直接把自己頭上的稱號換成了競技場中拿到最強王者才能解鎖的同名稱號。

    最強王者是一個傳說級的稱號,但沒有任何屬性,所以錦衣藏刀只會在站街和裝逼的時候佩戴上。

    “十三歲?真的是小學生…不對,應該是初中生?”

    “小朋友你的最強王者是找人代練上的嗎?多少錢?”

    錦衣藏刀突然說出了自己的真實年齡,讓一眾圣靈玩家表示懷疑其真實性,王者小學生有些太過于匪夷所思了。

    一方面是懷疑錦衣藏刀是不是誤報了自己的年齡,另一方面則是懷疑錦衣藏刀的段位是找人代練上的。

    可…圣靈現在的賬號是和身份id綁定的,根本不存在盜號和把賬號轉交給別人玩的說法,而且現在就算真的有圣靈代練,最強王者這個段位的單子估計沒多少人敢接!

    一些玩家突然想起了不久前的圣靈挑戰賽中,錦衣藏刀正是那個打進了八強賽的路人玩家!

    而當戰斗開始的瞬間,錦衣藏刀也證明了自己最強王者的實力。

    強攻!

    錦衣藏刀的血之狂暴與嗜血技能在眨眼間就已經加持到了自己的身上,當他全身泛起淡紅色光芒的剎那,手中的巨劍已經出手。

    白帝甚至沒能來得及給自己上好buff,但他還是揮動起了自己手中的直劍與錦衣藏刀的巨劍撞擊在了一起。

    巨劍的重量穩穩的壓過了白帝手中的直劍,白帝的身體平衡出現了些許傾斜…白帝想調整自己的身形時發現自己的衣領卻被錦衣藏刀的猩紅血手給抓住了!

    嗜魂之手!

    錦衣藏刀這一抓用的是狂戰士的一些比較隱秘的pvp技巧,游戲里的戰斗和現實還是有著一些差別。

    不同的職業之間都有一些不同的隱藏小技巧,這些在玩家們的戰斗中都會被一點一點的發掘出來。

    白帝還是吃了對圣靈這個游戲的眾多職業不熟悉的虧,錦衣藏刀的嗜魂之手抓中,隨后就是一個上挑,上挑結束之后他手中的大劍匯聚成了由血液構成的長劍。

    嗜魂封魔斬接血氣之刃!錦衣藏刀在一瞬間就將自己狂戰士除了覺醒之外的另外兩個大招打在了白帝的身上。

    這兩招本都是釋放硬直極大的招數,但他依靠著自己的釋放手法將讓兩個大招像是一瞬間釋放出來一般。

    剎那間白帝的生命值下降到了一半以下,他想要反擊,也成功了,可錦衣藏刀的戰斗技巧很明顯遠超白帝一截。

    兩分鐘不到的時間,錦衣藏刀就以半血的優勢將這位紛爭之神給徹底擊敗。

    當勝利二字在錦衣藏刀的頭上出現的剎那,原本還有些喧鬧的繁花廣場一時之間寂靜無聲。

    白帝坐倒在了地上,耳邊回蕩著錦衣藏刀有些稚嫩的聲音說出了‘我贏了’這三個字。

    對方很強,白帝并沒有覺得自己被一個年僅十三歲的小學生擊敗有什么丟臉的,可他的粉絲們覺得丟臉!黑粉們似乎又找到了一個新的黑點。

    可還沒等白帝的兩個直播間掀起任何節奏,他的隊員們有些慌亂的跑到了他的身側。

    “隊長,經理讓我們下播。”其中一位白劍隊的隊員說。

    “為什么?我們不是在休假嗎?”白帝還想著把這場比賽繼續打下去。

    “紛爭官方發了一則聲明,說先讓我下游戲和下直播再看情況。”那位隊員顯得有些焦急。

    白帝從地面上站起身來,他發現其他俱樂部的職業選手們也陸陸續續的下線了,就連可樂狂熱的玩家也跑到了擂臺的邊緣對焦糖喊著。

    “隊長!雪碧讓我們回據點!”

    “回據點?為什么?”

    “因為紛爭官方發了個很麻煩的通告。”一個冰冷的聲音在擂臺另一側響起,正是氣泡的秘書雪碧“你想讓索恩恢復的話隨時都可以,現在先回據點再說。”

    焦糖看了一眼雪碧臉上恐怖的表情,咬了咬牙還是放棄了繼續挑戰索恩,直接選擇讀條返回據點。

    其他俱樂部的職業選手多數選擇的都是下線,白劍戰隊的白帝看見打不成了也只好一起下線。

    焦糖則是傳送回了可樂狂熱的據點,現在則是能稱之為圣靈城。

    在圣靈城的一處比較私密的議事廳當中,可樂狂熱的選手們全員到齊,再加上躍動核子的選手還有焦糖和銀總。

    “到底發生什么了?”焦糖有些不滿的詢問起了自己的老板。

    “你們是怎么組這個全明星陣容的?白劍戰隊都拉過來了,我的媽…這出場費要多少啊?一千萬?兩千萬?”

    氣泡一上來就說了一大堆焦糖壓根聽不懂的話。

    “出場費?”

    “紛爭官方出手了,對…圣靈第一屆比賽盜用紛爭選手id這件事。”銀總直接簡單的總結出了這次事情的源頭。

    “id?”焦糖還是沒明白怎么回事?紛爭官方總不能禁止他們玩圣靈吧?這可是他們的人生自由!

    可紛爭官方確實沒權利禁止他們玩圣靈,但有權利禁止他們…以紛爭職業選手的身份玩圣靈。

    銀總直接發了一封來自紛爭的官方通告給焦糖。

    這是一封標題為《關于禁止各國選手以紛爭職業形象游玩其他游戲的通告》。

    這個通告焦糖粗略的讀了一下,他大概懂了這個禁令是什么意思。

    首先紛爭聯盟的商業規則中職業選手的id形象和角色形象是‘賣’給了紛爭聯盟,這樣紛爭聯盟每年會推出一大堆游戲的周邊產品,像是選手形象的手辦這種周邊產品。

    例如焦糖在紛爭中的角色手辦形象就能在網上買到,這個官方推出的手辦如果有人買了的話,焦糖也能拿到一定的分紅。

    這對職業選手而言是一筆不小的收入,可拿到分紅的前提是…‘焦糖’這個id形象是屬于紛爭官方的。

    “意思是我們以后玩圣靈要改名?”黑鍋煮肉比焦糖更早的讀懂了這個禁令是什么意思“但我用的本來就不是賽場上的職業id,所以這個禁令和我沒關系?”

    “確實和你沒關系,但焦糖選手你可能要用改名卡換個id了。”銀總說。

    “像是馮易那樣在后面加個點?”焦糖說著瞅了一眼跟在銀總身后的馮易。

    自從馮易跳槽到躍動核子之后,他就像個小尾巴一樣跟在銀總的身后,而馮易的風水回轉id后面因為被人占用了,所以后面加了個丶用于區分。

    白帝的id后面同樣也加了個0,這種很常見的id在圣靈里早就被人注冊過了。

    “不行,紛爭官方的法務部不太好說話,他們開始認為選手在其他游戲中利用紛爭聯賽的人氣是一件…不好的事情。”銀總也能理解紛爭官方的想法。

    選手們的人氣雖然大多數都是靠自己打出來的,可這也是基于紛爭這個游戲和紛爭聯盟的苦苦運營,相當于選手們是出色的孩子,而紛爭是辛辛苦苦把孩子們資助長大的好心人。

    可自家的孩子突然拿著自己給的錢去隔壁競爭對手家幫忙了,這換成任何人都沒辦法咽下這口氣。

    “焦糖啊,當初這id就是我忽悠你隨便起的,圣靈的改名卡也不貴,要不我給你買一張?”氣泡說著還直接給焦糖郵了一張改名卡。

    焦糖的心思動了動…玩游戲用其他的id是很正常的事情,像是黑鍋煮肉,媽媽有狗叫玩圣靈之后就開始起一些奇奇怪怪的id了。

    可…一個提示在這時突然彈了出來。

    ‘圣靈全新資料片飛升之路已上線!圣靈們將你們的榮譽銘刻在飛升石碑上,讓全世界都記住你作為最強者的名字!’

    名字,id…職業選手的id可以說代表了這個職業選手全部的榮耀。

    焦糖的本名在全世界可能都沒有誰知道,但一旦有人說出焦糖這個id,不玩紛爭的人可能只會想到是糖的一種,但玩紛爭的玩家一定會激動的喊出我記得是那個一秒九刀的大神!

    如果他真的當圣靈是一個很普通的游戲,他當然可以舍棄掉這個代表了他這輩子榮譽的id。

    “會長,你以前拉我進隊的時候和我說過…全隊取一些滑稽的id,拿下世界冠軍的話被人報出來一定很有意思。”焦糖靜靜的說出了可樂狂熱創隊的歷史,視線平靜的看著氣泡說。

    “然后我們發現大家都很喜歡喝可樂,所以這個俱樂部才定下了叫可樂狂熱這個名字,第一屆隊長叫可樂,在這之后的咖啡因,算上我的焦糖,老板的氣泡,還有磷酸,站上領獎臺時的效果一定很搞笑。”焦糖說。

    可樂狂熱這個俱樂部的氛圍就是很諧星,選手人均騷話王,所以每一個選手們都很期待自己奪冠之后,主持們拿選手們的id調侃的那一幕。

    “但沒能成功,我們建隊七年一次冠軍都沒拿過,甚至于第一屆隊長退役了,我們現在甚至聯系不上他,可樂狂熱少了最重要的一個id,可樂。”焦糖說。

    氣泡沒說話了,可樂狂熱的全員雖然平常嘻嘻哈哈的,但建隊這么多年一冠都沒有是一個永遠的痛,建隊之初的那個小玩笑不知道何時已經變成了隊員們的執念。

    “我是第二屆隊長,我不知道下一屆紛爭世界聯賽能不能拿下冠軍,但可樂狂熱…不能少了焦糖,不管是那個游戲!”他說“紛爭比賽還沒開始,但我想把這個id先載入圣靈的歷史中。”

    “這…要大家一起載入史冊才有用啊。”氣泡小聲的說了一句。

    可樂狂熱選手的id全都是他當初的一句吐槽,那就是‘主持人報id的時候吐槽一句這他娘不是可樂的配料表嗎?’

    很無聊的一個槽點,可選手們卻一直堅持到了現在。

    “那就一起載入史冊,從飛升之塔這個副本開始。”焦糖說。

    “冷靜點,我看圣靈官網,這次飛升之路的戰斗部份會直播出去,你繼續用這個id的話,紛爭官方可能會用罰款和扣分紅一類的方式處罰你。”銀總直接出聲說。

    銀總雖然和紛爭贊助商決裂了,但并沒有連累躍動核子的選手們,但焦糖的這一決策可是會讓他自己的職業生涯出問題。

    “這時候我就能說出我最想說的那一句話啦。”氣泡在這時候打斷了銀總的勸阻說“隨便罰!不差錢!其他人呢?”

    隊長都這么做決定了,可樂狂熱的其他選手能選擇的當然是硬杠到底。

    只是這次紛爭聯盟雖然沒有指名道姓的在說是那一款游戲,可圣靈的那一個《弱者》cg殺傷力確實太大了。

    銀總現在很好奇圣靈官方會做個什么回應。
江苏11选5任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