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bjuno.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四百四十一章 婚禮前夕(第二更)

    記者們當然不會放過這一對移動的大新聞,紛紛想要追上卷殘云。(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可作為躍動核子的教練,墨時歸這一刻對躍動核子的攻略組全員下達了一個命令。

    “拉住這群怪的仇恨!”墨時歸命令下達的瞬間,黑鍋煮肉就帶頭擋在了這群記者面前。

    “記者朋友們,有沒有興趣聽一下我的獨家爆料啊。”

    “沒興趣!”

    “讓一讓!”

    躍動核子的選手們雖然很盡力的在擋住這群記者前進的步伐,但還是漏掉了一位跑得比較快的記者。

    這時候江橋身旁的晚香突然在地上撿起了一枚石子,她向后走了一兩步,奮力的將手中的石子給扔了出去。

    石子在半空中飛出了一個漂亮的拋物線,直接命中了一位跑得比較快的記者腦袋,讓他瞬間停下了腳步。

    “扔得好。”江橋暗中給晚香點了個贊。

    但這一次的風波并沒有因為卷殘云和災厄夫人的私奔而結束,因為卷殘云的父母還在原地。

    “唐問選手的父母們還在!”

    “那個請問你們對唐問選手公開表白一個游戲人物有什么想法嗎?”

    “想法?”

    卷殘云的父母都只是鄉村教師,他們哪見過這么大的記者陣仗,一時之間不知該怎么回答。

    躍動核子的選手們擠進其中想去幫忙,但卻起不到任何效果,卷殘云的父親則試圖保持冷靜,開始回答著記者們的一些問題。

    卷殘云的父母被記者圍堵的時間并沒有持續多久…突然間一聲駭人的尖嘯聲嚇到了他們!

    歡笑女神號!

    一艘散發著死亡與枯萎氣息的海盜戰艦突然出現在了半空中,與此同時一起出現的還有如同幽靈一樣的海盜大軍發出了駭人的尖嘯聲沖向了地面上的記者們。

    這艘恐怖的海盜船也徑直的沖向了足球場上的記者們,這些記者們什么時候近距離的見過這么恐怖的一幕?

    在海盜船即將撞擊到地面的瞬間,記者們紛紛畏懼得后退讓開了位置,遠離了那艘海盜船沖撞的路徑,還有那一群幽靈海盜們。

    但卷殘云的父母卻因為后退不及而近距離的與這群…幽靈海盜們對視著。

    “這…這些是什么?”卷殘云的母親看著那些半透明的幽靈海盜,一時之間分不清現實和全息投影的區別。

    可這些幽靈海盜突然間站成了兩排,像是在迎接著誰的到來一樣。

    “很抱歉用這種方式嚇到了你們,但那些煩人的家伙只能用這種方式來驅趕!”災厄夫人的聲音突然在海盜團上響起。

    她從歡笑女神號上跳下,落在了草地上,在災厄夫人的一個手勢之下,恐怖的幽靈海盜大軍與歡笑女神號瞬間消失在了足球場上。

    “你…你是那個挪威來的梅小姐?”卷殘云的母親認出了災厄夫人。

    “沒錯,但我更喜歡我現在這個身份。”災厄夫人說。

    “那個是…小問?”

    卷殘云的父親看見了從災厄夫人身后走出的卷殘云,卷殘云這次是以圣靈的身份出現在了災厄夫人的身側。

    這一刻卷殘云真的很慶幸自己沒穿什么花里胡哨的時裝,全都是用的圣靈里的裝備幻化,現在看來卷殘云就像是一位手持長槍鎮守邊疆的大將軍,具體印象的話大概就只有‘趙云’二字能形容。

    “爸,媽,我可以向你們解釋…”

    卷殘云拉著災厄夫人找到了附近的vr設備,在他們登陸的時候,圣靈這邊的全息投影設備剛好在銀總的交涉下重新開啟。

    “唉,不用解釋了,喜歡就好,喜歡就好。”卷殘云的母親知道自己是阻止不了自家的毛孩子,但她還是有些擔心“小梅啊,我還是想和你當面談談,打聽打聽你那邊的情況。”

    “當面談談?”

    災厄夫人聽見卷殘云母親的這一要求突然拿出了一份便簽,這份便簽是江橋給災厄夫人的‘現代婆媳相處手冊’,她翻動了一下手心里的便簽…

    終于來了嗎?最嚴酷的考驗?

    江橋這時候很貼心的給卷殘云的父母搬了一張椅子到婚禮的殿堂里,畢竟殿堂里的椅子都是全息投影沒幾張能坐的。

    災厄夫人是和卷殘云的父母坐下談心了,但外面的記者們卻依然想闖進足球場。

    可武大的安保人員也來得非常快,顯然銀總和舉辦方溝通了一下,安保人員在足球場邊緣拉起了警戒線,除了被邀請的人之外其他人都禁止進入圣靈的會場中。

    畢竟這個足球場上的圣靈全息投影更多的作用是用于表演,既然那些記者們覺得這場婚禮是場演出的話,那他們就只能乖乖的在觀眾席上坐著。

    江橋站在了足球場的邊緣拿出了手機查看了一下微博上的消息,還有圣靈論壇上的消息。

    如江橋預料的一樣災厄夫人在現實中身著運動服的照片已經在論壇上瘋傳了起來。

    其中最火的一個帖子是《災厄夫人到現實中來啦!角色現實原型曝光?》發帖人:前線記者。

    這個帖子下面多數回復和躍動核子的看法是一樣的,那就是災厄夫人現實里的扮演者來武大參加全息交流會了。

    但一個知情的老哥突然崩了出來,發了兩張截圖到帖子當中。

    ‘不是什么演出,夫人現在在和卷殘云大神的母親談婚論嫁!是真的要結婚!微博上的那些弟弟們還帶什么紙片人節奏?’發帖人:遠望之眼。

    這個回復的老哥是在游戲里拍下了這一幕,位于現實中的卷殘云母親和游戲里的災厄夫人坐在了一起,如果不是卷殘云的母親碰不到災厄夫人的話,江橋懷疑她可能已經拉著災厄夫人的手在聊天。

    江橋瀏覽完了圣靈論壇的帖子,聽見了剛剛應付完了記者的銀總和墨時歸之間的交談。

    “你打算怎么辦?”墨時歸顯然也對這種狀態非常頭疼,記者們被保安隊給封鎖在了足球場外圍,但還是有一些受邀請的記者走進了婚禮殿堂。

    這些記者們可不認為這是一場婚禮,而是游戲的展出,一同走進其中的還有各國受到邀請的商人和相關科學家們,他們同樣也認為這只是一場展出。

    他們在婚禮殿堂中走來走去,偶爾還會到處摸一下弄得海盜們很不愉快,現實中過多的外來者進入其中導致婚禮的氣氛也逐漸消散。

    “小問是我們俱樂部里最早結婚的吧?”銀總也站在外圍看著這精心建好的婚禮殿堂。

    “那只是在游戲里結婚。”墨時歸說。

    “都見父母了你還認為在游戲里么?宋教練…圣靈這游戲公司的運營看起來不都是人工智能,說不定你家芙莉雅也可能在現實世界的那個角落呢。”銀總用著調侃的語氣說“發請帖和喜糖吧,我和展會官方確認過了,既然海盜們造了這么華麗的布景和表現出了足夠誠意,我們作為老東家也不能太磕磣不是嗎?”
江苏11选5任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