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bjuno.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三百六十二章 上門媳婦(第三更!求月票!)

    江橋在旁邊聽著墨時歸和銀總的討論…比起他們該怎么應對即將到來的黑潮島,江橋更在意的是另一件事兒。(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那就是災厄夫人叛變了,她決定效忠于鄧希斯…呸!

    也不能說是效忠。

    位面海盜是沒有什么陣營立場的,圣靈能破除遺跡凈化深淵的力量,所以位面海盜來找圣靈合作。

    鄧希斯許諾了他們遺跡里所有財寶隨便拿,位面海盜就決定終止與圣靈的合作。

    至于江橋為什么會知道災厄夫人叛變了…那是因為卷殘云在攻略了災厄夫人后,江橋能隱隱約約的聽見她內心的想法!

    這位女海盜來躍動核子的據點壓根就不是為了見卷殘云的,這貨的想法當年黑風寨的大當家沉夢一樣,打算直接把卷殘云給綁走。

    從災厄夫人內心的思想來看,海盜之城的三位海盜領袖均已和竊法者達成了某種合作關系,鱗皮海盜團的那群蜥蜴人背叛得最狠。

    主母給江橋的情報來看,他們就是在背后捅刀子的叛徒,不會放過任何擊潰圣靈的機會。

    德雷克與災厄夫人起碼有點職業操守,他們的決定是與圣靈和平分手,錢他們已經拿到了,再坑害圣靈這種事災厄夫人不屑再做,德雷克是…純粹不敢惹圣靈。

    “算是一個小麻煩。”

    江橋在一旁靜靜的看著墨時歸和災厄夫人解釋…卷殘云正處在一個很危險的火山中暫時無法脫身之類的事兒。

    而且墨時歸剛才也讓一位召喚師玩家召喚出了通往圣靈本體世界的傳送門,可系統卻顯示災厄夫人無法進入其中。

    這就讓墨時歸安撫災厄夫人的難度進一步提升了。

    當然難安撫…災厄夫人現在相當于只身闖入了一個寶物的密室里面,只是這些寶物全都有可怕的詛咒,現在災厄夫人只想找到自己想要的那個寶物然后遠走高飛!

    “連帶著這些位面海盜一起吃掉不就行了,反正他們又不強。”海藍的身影漂浮在了江橋的身旁小聲的‘啊嗚’了一聲,位面海盜所表現出的戰斗力在海藍看來有那么一點戰五渣的感覺。

    “不強個雞兒,他們是有深淵和結晶病瘟疫才沒辦法發揮實力,而且我們和海盜合作又不是要他們的戰斗力,而是他們獨特的追蹤術,沒海盜的話圣靈們打的遺跡副本都找不到門。”

    江橋用意識和海藍進行溝通著,海盜們的戰斗力平均確實算不上很強,一位普通海盜團員的戰斗力大概僅有四十五級左右的普通圣靈那種程度。

    其中的精銳也許能達到五十五級的精英怪等級,可這在滿是領主級橫著走的竊法者陣營來看,海盜們還能讓竊法者倍感頭疼已經是很不可思議的一件事了。

    但海盜們真正強的不是他們的實力,而是…他們對黑潮島的了解與超強的‘嗅覺’。

    他們對圣靈的定位更像是搜尋獵物的獵犬還有販賣敵人所處位置,各種遺跡進入方法的情報販子。

    沒有海盜們的協助,圣靈在黑潮島上的探索就是兩眼一抹黑。

    這那怕是眾神聯盟和飼育者都無法提供的情報援助,特別是對特定的竊法者定位追蹤,這被海盜們稱之為‘深海之咬’的特殊天賦,對現階段玩家們追殺竊法者們的活動來說太重要了!

    “那他們要叛變…我們也要像眾神一樣舔他們嗎?”海藍做了一個舔棒棒糖的動作。

    “沒用,眾神能靠刷好感度拉攏,這些海盜恐怕連自己最親密的戰友都能背叛,所以只好用最簡單直接的手段了。”

    江橋盯著遠處已經徹底不耐煩的災厄夫人,對現在的災厄夫人來說,她在圣靈的據點多待一秒,她的危險就多一分。

    墨時歸讓她來據點的要求是讓她只帶兩個隨從,雖然災厄夫人有出眾的撕裂空間逃跑能力,可她連自己都沒把握在圣靈的追捕下全身而退。

    所以現在災厄夫人是真的冒著生命的危險…想要將卷殘云給拐走了!

    但你既然這么想見卷殘云的話,就留下來多坐會吧。

    “去做個籠子,要大一點的,堅固點的,最好有空間禁錮的屬性。”江橋對身旁的海藍說。

    “這種籠子我記得…以前那個叫鑄造之神的做過?我還留了一個,應該可以加固一下,你…該不會想把她抓起來吧?”海藍說完之后瞬間反應了過來。

    “廢話!上門的媳婦還能把女婿拐跑了的?這不符合規矩!”江橋也懶得和這些無恥的海盜講道理了,想在背后捅刀子的直接懟死,但那些決定和平分手罪不至死,但也進圣靈特制的妙妙屋里面好好反省一下!

    “我去試試,最近感覺也找回了不少手藝!”海藍在說話間身影消失在了江橋的身旁。

    伴隨著神格碎片的找回,海藍所掌握的法則和鑄造世界的技術也日益精進,現階段讓海藍打造一個擁有空間禁錮屬性的籠子還是沒問題。

    可靈魂層面還有生物**層面這種精細的活她還是不能做得很好,江橋也很難掌控…只能說今后等海藍慢慢成長起來。

    “等等,災厄夫人傳送門可以讓你通過了,在這之后就是卷殘云所處的火山地圖,我并沒有騙你,要去見識一下嗎?”

    墨時歸正以為來自黑潮島的npc沒辦法被傳送到圣靈本體世界的時候,下一秒系統就提示‘傳送門充能就緒,人物災厄夫人可傳送’的消息。

    “你們的世界。”

    災厄夫人站在那一面傳送門前,不需要走進其中她已經意識到了什么。

    如果在白蘭德島的世界她有八成的把握在圣靈的圍攻下,撕裂空間逃離回黑潮島的話……

    這個本體世界則是直接下降到了三成不到,更關鍵的是她已經嗅到了陰謀的味道。

    “該…該死…我…可以等……”災厄夫人本身就是一個急性子,可這一刻她知道不能冒險,必須要用委托的方法來解決。

    “那可能預計還要三個小時左右。”墨時歸說。

    卷殘云剛進副本不久,圣靈的副本可以暫停,可以讓新玩家中途加入,但當玩家離開副本之后就會判定為直接放棄。

    卷殘云當然也可以放棄這次副本,但他是在用自己的id帶新人,相當于是一次粉絲見面會,粉絲見面會上卷殘云直接中途離場,這對卷殘云的聲譽是一個極大的影響。

    墨時歸沒必要為了一個npc的命令而犧牲卷殘云的聲譽。

    ‘會…會長,我們出隱藏boss了,是無眼的拉克西那。’卷殘云在這時候突然彈了一條消息出來。

    無眼的拉克西那是黑焰火山最棘手的隱藏boss,棘手并不是代表難,而是…打的時間非常漫長,給的獎勵卻挺好。

    這么巧?

    “卷殘云剛才在火山中遇見了一些意外,可能需要五個小時左右才能和你見面了。”墨時歸很遺憾的說。

    “一個火山到底有什么鬼東西!把他在的位置告訴我!”災厄夫人聽見墨時歸的這一句話再也忍不住了,在她看來卷殘云就是被困在了一個火山中和什么怪物纏斗,所以才沒辦法趕過來的!

    “位置就在這扇傳送門后面,但你恐怕沒辦法進去。”墨時歸正思考著怎么向災厄夫人解釋副本是什么東西的時候。

    災厄夫人直接撕碎的身旁的空間,將一枚自己海盜團的標識扔進了空間中。

    江橋感覺到那枚標識應該是類似于靈魂信標之類的東西,如果災厄夫人出現什么意外的話,應該能以什么代價在自己的船上復活。

    災厄夫人做好了這一準備之后,沒等墨時歸做出解釋直接踏進了傳送門當中,來到了圣靈本體世界的黑焰火山腳下。
江苏11选5任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