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bjuno.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三百二十章 驚嚇(第一更)

    “人呢!?小子!你公會的人都跑哪兒去了?”

    災厄夫人好不容易率領著自己的海盜們擊潰了一波竊法者的進攻,結果躍動核子的全員把一位竊法者抓住之后…人就全部憑空蒸發了。(看啦又看小說網)

    就只剩下卷殘云一個人在遺跡里面。

    卷殘云沒有回答災厄夫人,躍動核子的全員在抓住了竊法者麥德斯后,暫時放棄了熔黑遺跡的副本攻略,集體回城去圍毆那位竊法者。

    可卷殘云想用回城術回城的時候…發現他的回城術正在冷卻當中,還是接近十分鐘的冷卻。

    我什么時候用的?

    卷殘云內心陷入了焦急當中,他現在已經成為了躍動核子攻略組中很重要的一位輸出位。

    如果他在下副本的時候沒有及時到位,一定會被公會里的成員們責備的。

    卷殘云并不喜歡受責備,于是他想到了一個天才的解決方法,那就是用自殺的方式來回城!

    “你沒聽見我說話嗎?”

    災厄夫人也不喜歡自己被無視的這種感覺,她走向了卷殘云…結果卷殘云在災厄夫人的注視下將槍頭對準了自己的胸口。

    這一刻災厄夫人意識到了情況有些不對…

    “你在做什么?”災厄夫人加快了自己走向卷殘云的步伐,但已經晚了…卷殘云直接將長槍刺入了自己的胸口里面。

    正常情況下來說…玩家無法用技能對自己造成傷害,但卷殘云手上的長槍名為紅衣騎士的殞命之槍。

    這把槍有一個效果名為湮滅之血,在開啟的狀態每秒鐘會扣取自己百分之一的生命值,以百分之一的生命值為代價換取攻速和護甲穿透的提升。

    卷殘云現在就開啟了湮滅之血的狀態,為了加快這個狀態效果,他將長槍直接刺入了自己的心臟當中。

    這對于卷殘云而言可能只是一個免費回城,但看在災厄夫人眼里就是這小子想不開要自殺!

    災厄夫人這么多年什么大風大浪沒有見過,但這一幕是徹底嚇到了災厄夫人。

    “你到底在做什么!快停下來!”

    災厄夫人跑到了卷殘云的面前,現在卷殘云已經因為生命值瀕危跪倒在了地上,災厄夫人扶住了卷殘云,卻沒辦法阻止他的身體逐漸變得半透明。

    “去把治療藥劑拿過來!”災厄夫人立刻對著身旁也進入懵逼狀態的海盜團員大喊。

    “那種?”海盜團員也沒反應過來,他們帶的治療藥劑有很多,災厄夫人沒列舉出最具體的名字。

    “最好的!”災厄夫人再次大喊。

    可她麾下的海盜團員手忙腳亂的將藥劑拿過來的時候,躺在災厄夫人懷里的卷殘云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普通的墓碑,上面寫著r.i.p這三個英文字符。

    “您這么慌亂的樣子,還真是少見。”旁邊的團員們看著沉默不語的災厄夫人反倒是先一步慌了。

    “夫人,反正圣靈死后也會復活的。”

    可團員們的這一句話的話音剛剛落下的剎那間,卷殘云的墓碑也直接碎裂成了殘渣消失在了災厄夫人的面前。

    “夫人……”

    “繼續這次劫掠行動。”

    災厄夫人看著手中化為殘渣的墓碑,臉上的表情依然沒什么變化,躍動核子的成員回城了,但其他路人玩家還有深淵神殿的玩家們依然在熔黑遺跡里面開荒。

    “先把這座遺跡搬空再去問那些圣靈到底發生了什么!”災厄夫人說。

    …………

    竊法者麥德斯花費了巨大的精力才從深坑中爬了出來,當他爬上深坑的時候,看見了幾個熟悉的身影正站在深坑對面。

    “溫恩娜,你們為什么也被圣靈抓到了?”

    麥德斯盯著站在深坑對面的三位竊法者,他們全都是和麥德斯一起鎮守熔黑遺跡的同伴。

    “我一直認為你并不適合探子這個角色,看來我的預感是對的。”那位女性竊法者看著麥德斯胸口上的傷疤搖了搖頭。

    在她說完之后后退了幾步,向著麥德斯所在的方向輕松一躍,落在了麥德斯之前頂出來的那個金幣磚塊上面,隨后她準備借著這個磚塊為落腳點再次跳到深坑對面的時候…

    就連麥德斯也沒預料到更高的距離竟然還有一塊隱藏磚。

    伴隨著麥德斯可悲的眼神注視下,又是一聲槍響,那位女性竊法者不知道被哪里射出來的彈簧給送入了深坑底部。

    麥德斯拿出了一個懷表計算了一下時間,大概五分鐘過后那位名為溫恩娜的女性竊法者才艱難的從深坑中爬了上來。

    “你現在知道為什么我會受傷了?”麥德斯看著嘴角和額頭都已經被鮮血給占據的溫恩娜問。

    “那個磚塊到底是什么東西?”

    溫恩娜從深坑里爬了出來,同時摘掉的刺入自己腿部的倒刺不停的深呼吸著。

    “金幣磚,總之從現在開始你們什么東西都不要…碰……”麥德斯的話音剛落下的剎那,跟隨者溫恩娜一起來的竊法者們出于好奇用手碰了一下手邊帶有問號的磚塊。

    磚塊在被摁下的瞬間,麥德斯腳下的地面瞬間崩裂坍塌。

    麥德斯面無表情的看著自己胸口上再次被刺入的尖刺,目光轉向了另外兩位同伴。

    “好玩嗎?”麥德斯問。

    “……”

    “這個問題…你應該去問那些圣靈!”溫恩娜有些暴躁的將刺入自己身上的尖刺給拔出扔掉。

    但她將尖刺拔掉的剎那,活塞轉動的聲音在墻壁中響起,麥德斯察覺到了些什么手中正準備釋放冰結師的技能,可一切都已經晚了,大量的巖漿從其中溢出徑直的將麥德斯給吞沒。

    被巖漿灼燒的痛楚出現在麥德斯身上的剎那,極寒的冰霜也從麥德斯的手心爆發而出,他周圍的巖漿在寒冷的暴風雪席卷下盡數被固化。

    “溫恩娜!幫我個忙…你和你身旁的同僚們,什么東西都被碰!”

    麥德斯看著自己被巖漿給燙傷的手臂,強忍著被燙傷的痛楚開始用圣光魔法治療了起來。

    這是被噬神之神的神力加持的巖漿…被這東西吞噬掉可不只有血肉被烤成熟的那么簡單。
江苏11选5任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