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bjuno.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不和諧因素(第二更)

    “大家都玩的很開心啊。(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江橋看著正在馬車商店旁邊忙碌的玩家們。

    玩家們已經將撲入火場去救竊法者平民當成了副本流程中的一個…小游戲。

    他們對這個小游戲非常的滿意,其一是小游戲的獎勵能兌換最稀有的貓咪頭套,其次就是這次小游戲能夠大量招募新的npc,雖然這些npc只是一些生活用的npc,可對玩家們來說這可是比神裝還要讓他們興奮的獎勵。

    “看著他們這么開心,我本應該也高興的,可是江橋…我覺得該處理一下‘主線劇情’了。”

    海藍以幽靈體的狀態飄在了江橋的身旁鼓著自己的臉頰,在之前和竊法者交鋒的戰斗中海藍又被剝奪走了五十三點造物能量。

    這五十三點造物能量并不算多,一天不到的時間江橋就能重新收集到手,可問題是…竊法者們哪來的汲取海藍力量的能力?

    遠處比武招親的會場給了江橋答案。

    艾辛與沉夢的交戰持續了整整二十七次,沉夢是一個土豪玩家,但她不是一個技術玩家,或者說沉夢的技術很一般,畢竟已經是一位‘中年人’了。

    反應速度和年輕人根本不能比。

    這也導致沉夢一上來和作為竊法者精英的艾辛交手沒走過幾個回合,就直接被艾辛給秒殺。

    但沉夢沒有放棄…她最初給的一百金幣買的挑戰次數用完了,就給兩百金幣,三百金幣。

    沉夢這一次是真的鐵了心打算把艾辛抓回去當壓寨夫人。

    而沉夢身為浣熊直播最知名的女主播,這次挑戰理所當然也吸引了不少玩家關注,一大堆玩家把那個臨時搭建的擂臺給圍得水泄不通。

    玩家們在關注沉夢能在艾辛手里面堅持多久,沉夢多少次才能干掉艾辛這位‘pk超強的技術型boss’。

    江橋在關注的是…艾辛手上拿著的骨制匕首。

    “島嶼之主級的怪物素材制成的匕首嗎?就連死后的素材制造成的武器都能剝奪海藍的造物能量…這座島不是一般的存在。”

    江橋在看見艾辛手上拿著的匕首時已經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雖然艾辛每一次殺死沉夢只能剝奪走一到兩點造物能量。

    可…一旦這種武器量產呢?不需要量產,那位鄧希斯得到了主導島嶼的能力,那時候棘手的可不是這個世界的眾神了。

    “我總感覺這里好像很熟悉,但又想不起來…還有我咬不動那面墻壁。海藍飄到了江橋的頭上指著通往第二層的墻壁說。

    “啥?你不記得的事情多得去了我知道,但這個世界上有你咬不動的東西?”

    江橋的目光順著海藍所指的方向看向了這座小鎮盡頭的墻壁。

    那座墻壁散發著微亮的光芒,應該不是竊法者的造物…是一種極為古老的東西,江橋本能的對著那一面墻扔了一個偵察術。

    不從之墻

    建筑

    建筑生命值:∞/∞

    說明:噬神之神似乎是曾經創造這座墻壁的主人之一,但除了噬神之神外有其他的存在也參與了這一面墻體的建造,它守護著一個秘密…如果能找到進入其中的方法,也許能進一步拓展我們的主線任務。

    “喂…那座墻壁是你造的誒。”江橋說“就算就沒辦法吃掉那座墻壁,不能嘗試著吃掉墻壁下面的土塊嗎?”

    “不行…這個墻壁的保護是一體的,我就算把下面的土全部吃完也沒辦法進去,還有我為什么要吃土?”海藍說。

    “行吧。”

    江橋正思考著該怎么突破那一面墻壁的時候,馬車商店旁已經有玩家帶著醒過來的竊法者平民來找唐納老爹登記了。

    最先說服這些平民的是黑鍋煮肉,他沒有辜負自己圣靈魅力排行第一的人設,成功的說服了一位中年男人和他僅有十歲的女兒一起去躍動核子的據點生活。

    “先生,如果你是被強迫的可以告訴我。”獅心騎士扮演的唐納老爹靠在了馬車商店的柜臺上看著那位中年男人說。

    “不…我的女兒是這些圣靈救下的,我這算是為了報答他們。”這位中年男人看起來像是一位機械工匠,他在逃出來的時候身上還穿著皮革制的圍裙。

    江橋在盯著那位中年男性時,他的女兒卻跑到了江橋的身旁…更準確的來說是江橋身旁站著的肥啾。

    “大鳥鳥!”她用手扯著肥啾的羽毛喊,江橋的肥啾似乎對這一稱呼非常的不高興,用著危險的眼神瞪著這個小女孩。

    “小朋友…它有自己的名字。”江橋在小女孩面前半蹲而下有些無奈的對她說。

    這位小女孩思考了一會最后舉起了自己的手喊出了……

    “大雞嗶~”

    “……”

    “我剛才怎么聽見禁音聲了?圣靈里面說臟話應該不會禁音啊。”

    媽媽有狗叫跟在黑鍋煮肉的身后,然后將視線瞅向了江橋肥啾旁的那位小女孩。

    “大雞嗶~”她又對著肥啾喊了一聲。

    這一喊瞬間將馬車商店旁所有的玩家視線都吸引了過來,他們是第一次在圣靈里面聽到禁音的聲音。

    圣靈中在聊天的時候有和諧詞匯的,像是一些辱罵性的詞匯打出來都會變成星星,可語音聊天中出現禁音還是第一次,更關鍵的是這句禁音竟然是npc的臺詞?

    “這是臟話!小孩子不要再講了。”江橋現在顯得有些手忙腳亂的,作為一個游戲策劃江橋什么都能做,唯一不會的就是帶孩子。

    那個小女孩像是處在反抗期一樣又連著喊了幾聲,但她喊出的話全部都變成了嗶~嗶~的聲音。

    “圣靈第一嘴臭npc?”

    “臥槽…系統都看不下去了。”

    “亞里莎!不要再說了。”他父親連忙跑了過來把那個女孩抱起,連忙的向著周圍的圣靈道歉。

    江橋看見那個小女孩終于閉嘴了小小的松了口氣,但很快群聊消息就在江橋視線中彈了出來,江橋點進去了一看…這是來自副本領主群的消息,梅伊女王艾特了一下江橋。

    ‘那位中年男性的鑒定有一個很特殊的屬性,獅心騎士認為需要經過代理人你的確認之后再讓圣靈們雇傭。’

    特殊的屬性?

    江橋直接走向了馬車商店…在這里江橋可以查看獅心騎士剛才鑒定的雇傭契約。

    這份契約上詳細的概述了那位中年男性的一切情報,但關于他的成長潛力中有一個猩紅色的詞條,詞條的內容是‘血肉共鳴s’。

    江橋為了刺激玩家們進行‘氪金’,所以在游戲中用了不少騙氪的手段,就像是npc們鑒定后的成長潛力那一欄,不同等級的成長潛力顏色也不盡相同。

    但大多數都是什么橙色,紫色,藍色這樣排序,可紅色的成長詞條江橋…自己都是第一次見。

    “血肉共鳴s…”江橋點擊了一下這個成長潛力詞條的內容,這個詞條的描述只有很簡單的一行。

    ‘這是一個極為不可控的成長方向,持有該成長方向的角色多半可能會出現暴走狀態,距離該成長詞條消失還有三百八十四個小時。’

    “被擺了一道啊。”

    江橋看見這個詞條的瞬間…明白了鄧希斯那家伙在想什么東西。

    “要舍棄掉這個npc嗎?”海藍也很快明白了江橋現在面臨什么問題。

    海藍無法對其他神的造物進行太精細的修改,如果海藍強行剝奪掉那個中年男性身上的‘血肉共鳴s’的詞條,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他會死得非常凄慘,或者…變成行尸走肉。

    “可能不止這個npc。”江橋把目光看向了自己的身后,已經有不少玩家說服了那些竊法者平民,將他們帶到了唐納老爹面前鑒定。

    不出江橋所料…鑒定中所有的成年平民身上全部都有血肉共鳴s這個屬性。

    這些平民不是被鄧希斯給拋棄的,他們相當于是鄧希斯送給江橋的,只不過…他們全都相當于一個定時炸彈。

    至于什么時候爆炸,以什么方式爆炸,江橋就不從得知了。

    “全部都要舍棄掉嗎?”海藍掃視了一眼馬車商店旁的空地,玩家們救回了接近五十四名平民,這些對玩家們來說相當于是他們的戰利品了。

    “為什么要舍棄掉?他們每一個人身上都帶著大量的同化值,把他們帶回玩家們的據點培養,不出一個月我們就能徹底同化白蘭德島。”

    江橋覺得鄧希斯應該是已經預料到了這一點…那就是現在白蘭德島爭奪戰已經不是靠武力的斗爭了。

    而是依靠種田!

    同化值才是徹底吞下這個白蘭德島最重要的指標,至于殺死竊法者,掠奪走竊法者的平民都只是提升同化值的手段而已。

    鄧希斯在猜江橋不可能舍棄掉這些…能帶來大量同化值的結晶病感染者。

    “可是萬一他們暴走了呢?”海藍有些擔憂的問。

    “暴走就暴走了,敵人的這個計謀換成對付獵晶者的話很有用,可對于玩家們來說,我們還有一個最后的作弊手段。”江橋說。

    “快說是什么?”

    “存檔。”江橋輕聲的說“我們花一部份造物能量將玩家的據點進行一次存檔,真的是出于玩家不能接受的理由被破壞掉的話,就直接把據點回溯到破壞之前的樣子。”

    “但那回溯的只有建筑啊…”海藍沒記錯的話,現在一些玩家的據點里可是居住著npc的。

    “被我們招募的npc在瀕死的時候會被拉回圣靈的本體世界,所以不存在陣亡的可能。”江橋說“但我還是要讓獅心騎士提醒一下玩家這些npc是有風險的。”

    “好吧……”

    海藍沒有問‘為什么不把這些有血肉詛咒的npc’扔進圣靈本體世界。

    他們只有在白蘭德島上才能獲取同化值,而且海藍不認為玩家們會把到手的獎勵重新還給狗策劃,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江苏11选5任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