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bjuno.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兩百零八章 世界的真相(第二更)

    白蘭德島遺跡的最深處。(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這里是一處塵封已久的遺跡,七座巨大的石碑聳立在遺跡的中央,七座石碑中最中央的一座石碑已經被徹底摧毀掉了,只剩下了基座的部份…另外六座石碑則是足足有三十米之高。

    鄧希斯孤身一人跪伏在第二座石碑前…用手擦拭掉了地面上堆積的灰塵,地面上刻著許多極為古老的文字,甚至比這個世界存在的本身還要久遠。

    他這些年一直在試圖解析這些文字,但現階段也只解讀出了一小段話,這一小段話的含義是‘明明是我們創造了神,憑什么卻要遵從于那些神的旨意?’

    這一段話并非是以神明的角度出發,而是以一個最普通最普通的凡人出發。

    鄧希斯相信這一段話揭示了這個世界的運作方式,世間的諸神本不存在…但正是人們寄托給了諸神的信仰,諸神才會誕生。

    可現在在凡人信仰中孕育出來的諸神,卻能夠肆意的奴役凡人。

    鄧希斯想象寫下這一段話的人,應該相當的憤慨吧。

    現在鄧希斯也是同樣的處境,他作為結晶病瘟疫的患者…想要殺死他的不只有這個世界各國的國王,軍隊,還有這個世界的諸神。

    可諸神并沒能做到這一點,因為他從結晶瘟疫中得到了力量!能和諸神對抗的力量。

    但這股力量依然太過于弱小,鄧希斯必須要想辦法讓自己變得更強大。

    他將手抵在了第二座石碑上靜靜的聆聽著這座島嶼的聲音…很快他的手臂上開始畸變了起來,猙獰的結晶倒刺撕裂了他手臂的血肉生長而出,鄧希斯的瞳孔也逐漸變成了淡金色的豎瞳。

    他發出了痛苦的悶哼聲…這種嘶喊聲逐漸從人類的喊聲轉變成了某種怪物的吼叫聲。

    但在下一秒鄧希斯猛然松開了抵在石碑上的手臂,他身上的畸變迅速的消失,只有地上滴落的血跡在告訴著鄧希斯剛才身體的畸變不是幻覺。

    “以我的天賦…還是沒辦法做到完整維持自我嗎?”

    鄧希斯從石碑前站起,看著自己滿是血液的手臂。

    竊法者的潛力不僅僅限于模仿其他人的能力,他們真正應該有的力量應該是模仿其他人的存在形式。

    鄧希斯的潛力遠遠不夠,他麾下的學徒們也沒有這種潛力,唯有他過去的學生葉琳娜…她擁有這一潛力。

    只要葉琳娜成為完美的結晶種,那么至少靈脈森林棲息的怪物會對她俯首稱臣。

    “導師,吃飯了!”鄧希斯的學徒走進了這處遺跡中對他喊。

    “艾辛,最近的食物儲備還夠嗎?”

    鄧希斯重新換上了一身衣服跟著自己的學徒走出了遺跡深處。

    這處古老的遺跡一共分為四層,最外圍的兩層遺跡防御魔法回路和銘文都已經廢棄掉了,所以鄧希斯這些年都在加固最外圍遺跡的防御。

    第三層是普通民眾居住的區域,他要建立的是一座竊法者們能自由自在生活的國家,國家沒有國民是不行的。

    所以鄧希斯這些年都在暗中救助那些被追殺的結晶病感染者,并且將他們安置在了第三層。

    第三層也是整個遺跡最大的區域,農田,牧場,如果不考慮…白蘭德島上生物肉質那‘嗑嘴’的口感,這個僅有兩千人左右的小國家勉強能算得上自給自足。

    第二層就是遺跡的核心區域,同時第二層古代魔法防御依然在起作用,鄧希斯有自信那怕四大帝國聯合了自己的軍隊來攻擊遺跡第二層,也不可能會被攻陷。

    唯一的缺點就是遺跡的第二層的空間太小了,只能勉強造上五六座用于研究的建筑,最里面的核心層是只有鄧希斯才能踏入的區域。

    “不夠,我們沒能抓住那個竊取我們食物的圣靈,她每次偷東西都會留下這些不會腐壞的食物。”那位叫艾辛的學徒給鄧希斯遞上了一只…看起開讓人食欲大開的烤雞。

    “噬神之神的造物…”鄧希斯看了一眼這只烤雞說。

    “已經有好幾個平民因為吃了那個圣靈留下的食物…出現了中毒的癥狀,導師,這個食物看起來和其他的食物沒太大的區別,除了沒有味道。”艾辛說。

    “不是誰都能消化到噬神之神的造物,人類的消化能力想要做到非常的困難,把這東西喂給我們飼養的熔核龍。”鄧希斯把烤雞重新扔給了艾辛。

    “明白,還有導師食物減少和…有敵人躲在城里面,還有獵晶者登上島嶼的傳聞,讓民眾們一直處在恐慌的狀態下,一部份民眾現在正聚集在第二層的入口處,您決定怎么處理?”艾辛又問。

    “獵晶者……該去告訴我的同胞們…一些真相了。”

    鄧希斯走出了遺跡的核心層徑直的向著第三次平民居住區走去。

    當他來到平民居住區的時候,外面已經圍了一群竊法者平民,他們臉上充斥著惶恐不安的表情,在看見鄧希斯時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樣。

    “鄧希斯導師…”

    “導師。”

    那些竊法者平民們中甚至有人在看見鄧希斯的時候跪伏而下。

    “我能從你們的眼中看出恐懼,驚慌……”鄧希斯開口了,在他說話的時候周圍那些竊法者平民都停下了抱怨。

    “但我們為什么要害怕?”鄧希斯的聲音緩緩的回蕩在整個平民居住區“我們在害怕曜日之國的士兵追捕你們?還是流水之國的士兵追捕我們?我們是在害怕那些舊人類,他們認為你們是瘟疫之源,災難的象征,但在我看來他們只是被這個世界淘汰的產物罷了,我們擁有比他們更強的力量,更高的魔力適應性,他們有什么資格認為我們…才是應該被淘汰的存在?”

    這是積壓在鄧希斯心里一直想說的事情,那些挺過了結晶病感染的人,擁有遠超于普通人的力量與魔法適應性!

    結晶病只不過是一次物競天擇的篩選,沒有天賦的人死在進化的道路上,擁有天賦的人得到更強的力量與更好的未來。

    但事實上卻并非如此,諸神的存在讓結晶病感染者們成為了異類,因為結晶病的死亡率太高了!諸神的力量來源于眾生的信仰,眾生死光了…諸神理所當然也會消散。

    “我們才是這個世界的未來。”鄧希斯對著那些迷茫的竊法者平民說“你現在掌握的力量是一份饋贈,不是神給你的!而是你自己拿命爭取來的。”

    他正準備繼續自己鼓舞人心的演講時,鄧希斯麾下的一位學徒匆匆忙忙的從第四層連滾帶爬的跑到了他的面前。

    “導…導師…圣靈們…發現了遺跡的入口…和…和您預料的一樣,但這也太快了!”

    鄧希斯聽見這一匯報瞥了一眼自己學徒艾辛手上拿著的烤雞。

    “是太快了,但這是遲早的,做好戰斗的準備,盡可能的把那些瘋子擋在我們的城市外面。”鄧希斯說。
江苏11选5任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