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bjuno.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44、第 144 章

    媒體狂轟亂炸下, 蘇惟惟才發現原來在她咸魚的這幾年,梁衛東這位大佬一直在扎實穩定地向著目標前進, 他上大學時就跟著導師做研究, 畢業后繼續深造后來進了研究所, 他導師的這個團隊對這個課題研究了很多年,但不幸的是導師前些年因病去世, 后來梁衛東理所當然成為項目的總負責人。(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據說他最難的時候曾經以身試藥, 還不幸感染過肝炎, 去醫院治療了很久才脫離危險, 但這些事蘇惟惟這些家人從未聽說過。

    蘇惟惟微怔,又咬了一口蘋果, 外面鋪天蓋地在猜中國的勝率有多少,其中梁衛東的賠率是是200, 很多人都不看好他, 認為梁衛東的論文被引用的次數不算多,雖然這幾年在國際上有一定的影響力, 但國外同行的成就也毋庸置疑,總之, 就連國內媒體看好他的人也不多。

    在這樣的情況下,蘇惟惟暗落落去買了五百萬壓梁衛東得諾獎, 開玩笑,科研大佬的成就豈是這些外行人隨便可以揣測的?梁衛東研究了這么多年,吃了這么多苦頭,據說才研制出一種有效對抗該種傳染病的藥, 能拯救數百萬人的性命,這樣偉大的事,蘇惟惟第一個站出來挺他,再來她也相信大佬光環不是開玩笑的。

    這幾年,家里每個成員遇到重要的事情時,蘇惟惟都會帶著家人陪伴在身邊,以確保在所有人人生中重大的時刻里,家人都在。

    梁衛東打開門,看到蘇惟惟帶著梁家十幾口人站在門口時,手里拎著大包小包的食材,他愣了片刻隨即笑道:“我就知道你們會來。”

    “媒體都堵到家門口了,問我們有沒有接到電話,我聽說不出意外的話今天下午就會接到電話?”蘇惟惟了解了一下,諾獎是早上公布名單前大概瑞典時間11點左右開始通知獲獎人,也就是國內時間下午5點多,現在離那個時間點還有幾個小時,怎么想都覺得這段時間很難熬。

    梁衛東笑著搖頭,“哥,你也不管管嫂子,其實我真的不需要人陪。”

    賀東霖把手里的食物放下,“她說來你這燒烤打發時間。”

    如今梁家所有兄弟姐妹都有一定的經濟基礎,眾人發達后不約而同在省城買了房子,也把工作重心轉移過來,梁衛東如今就在省城的研究所里。

    蘇惟惟疑惑,“你準備出門?”

    “你們不來的話我打算去研究所。”

    “去研究所做什么?”

    “做研究,閑著也是閑著,在家挺無聊的。”

    蘇惟惟忽然佩服起大佬的定力來,諾獎提名這么大的事,在國內也是前所未有的,這么高光的時刻他竟然能靜下心來,這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之后的燒烤蘇惟惟只做了“把食物從袋子里拿出來”這樣一個動作,其余的事情都是別人包辦,賀東霖和梁衛東作為主烤人,不停烤著食材放在旁邊的盤子里,小妹很快帶著小葉子跑過來,小葉子瞅瞅盤子里的食物,嘀咕道:“爸,這些食物我媽沒碰過吧?”

    蘇惟惟氣得拿竹簽敲她腦袋,“麻煩下次說人壞話不要當面說。”

    “嘿嘿嘿,說壞話要是不當面說你怎么會知道?媽,不是我說你,你這雙手就適合發明護膚品,或者端著燕窩碗,做飯這種事真的不適合你。”

    被閨女無情吐槽,蘇惟惟莫名心塞,想當初她在農村時做的飯可好了,大家也都很捧場,每次都吹彩虹屁,說她活的餡料好吃,做的火鍋特別夠味,可這幾年也不知道是大家要求高了,還是她的廚藝下降了,總之每次做飯都被人嫌棄,蘇惟惟哭唧唧地望著賀東霖,賀東霖接收到老婆的求救信號,立刻道:“小葉,不許欺負媽媽。”

    “我說的是實話嘛。”

    “其實你媽媽的廚藝……還是可圈可點的。”賀總說的很委婉,蘇惟惟瞬間被安慰到了。

    小葉子狂翻白眼,這么多年過去了,她爸還是這么寵她媽,一句開玩笑的話都不讓說,前些時候他爸新款的智能手機研發出來,但還沒在市面上流通,老規矩,她爸第一時間拿給她媽看,小葉子作為一個熱愛電子產品的小姐姐,當然也想看看新款手機啥樣啊,于是她偷偷拿了她媽的手機,用她媽的生日輕易解鎖。

    結果她看到什么了?她竟然看到她媽跟她爸發聊天撒嬌。

    蘇惟惟:老公?

    賀東霖:在

    蘇惟惟:我在外面逛街,忽然刮臺風了,請問有人想來接我嗎?要是再不來,我可就被臺風刮倒咯。

    小葉子當時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咱有一說一,咱都百來斤的人了,還怕被臺風刮跑?不是她說,像她這樣的年輕小姐姐都不好意思這樣說,可她媽竟然毫不臉紅地跟她爸撒嬌,偏偏她爸還就吃這一套,放下手中工作立刻開車去接了,把她媽放在家門口自己又開車回公司工作。她簡直想不明白,這年頭的老年人都在玩什么?浪漫?情調?強調?哎呦喂,撒狗糧撒了這么多年了,竟然還不膩歪?

    蘇惟惟拿了一串雞翅遞給梁衛東,“衛東,祝你一飛沖天!”

    梁明蘇不服氣了,拿了個雞爪子遞給梁衛東,“我這個主持人也不能落后啊,二哥,妹妹祝你一步登天!”

    女強人梁敏英也來了,她把一條小黃魚遞過去,抿唇,“我祝你鯉魚躍龍門!”

    她們都把好說的說完了,梁小弟在眾人的注視下,忍不住咽了口水,默默端起一杯水,“哥,我祝你水到渠成,順風順水!”

    蘇惟惟鼓掌,“小弟這口才不錯啊,小妹也說兩句。”

    小妹想了半天,最終決定放棄,拿起一瓶酒豪氣地喊:“二哥,咱們感情深一口悶,感情淺舔一舔,話不多說,來點實在的!”

    大家都喝倒彩,熱騰騰的煙霧冒著,場面又極其熱鬧,就連一貫不外露的琤琤,眼里也沾了笑意,像是比平常放松不少。

    時間慢慢過去,到了五點多,蘇惟惟開始緊張起來,不是說五點多就能接到電話的嗎?可梁衛東的電話一直沒響過,難不成不是梁衛東得獎?她看向梁衛東的口袋,嘀咕道:“衛東啊,你把手機拿出來看看,是不是調靜音了?”

    梁衛東摸摸口袋一僵,神色古怪,“我手機好像被忘在研究所沒帶回來。”

    “什么!”蘇惟惟整個人都不好了,你說大佬什么時候掉鏈子不好,非要這時候掉鏈子?明明大家都緊張的要死,可他卻跟沒事人一樣,這可是諾獎啊,又不是街邊隨便設立的小獎,得這個獎的意義如何,根本無需贅述,不僅是對梁衛東個人有好處,對全國,對整個家族都有非同凡響的意義,再說這還事關她投的500萬呢。蘇惟惟搓著手激動了,一旁的梁明中也是特地趕回來的,見狀他笑道:“我陪二哥開車去拿?”

    “不用了吧。”梁衛東并不認為自己會得獎,他決定走這條路時就把功名利祿拋在了身后,這些年看著身邊的人為了這個課題嘔心瀝血,他漸漸有了投入感,多了熱愛,肩上的責任更重,就算不能得獎,他的研究成功能幫助全世界數百萬人,對他來說也是極大的肯定。諾獎有自己的評判機制,他沒覺得自己真能得獎,是以表現的也足夠淡定,卻沒想到蘇惟惟弄得這么興師動眾,把據說好幾個月沒休息過的梁明中都喊回來了,還圍在他這里陪他等電話,那么問題來了,要是他接不到電話,是不是大家都會覺得尷尬?

    “嫂子,估計得獎的不是我。”

    這話說完大家都在默默措辭想要鼓勵他一下,畢竟弄得這么嗨,媒體多番報道,全國人都知道梁衛東被提名了,身邊親朋鄰居問了多少波了,最后再沒得獎,作為當事人的梁衛東多少會受到影響。

    梁明蘇笑笑:“二哥,沒事,這次不得下次可以得啊。”

    梁敏英:“就是,不就是諾獎嘛,啊……我們得不到還有別人能得到嘛,是吧?”

    梁小弟:“你要是得不到,那是他們沒眼光。”

    梁小妹:“不管得沒得到,二哥你都是當之無愧的主角,難道不得諾獎就能抹滅你對人類的貢獻了嗎?在我心里你是真正的英雄。”

    眾人你一句我一句,就連小一輩的芒芒小葉子琤琤都站出來安慰幾句,蘇惟惟看看這個,瞅瞅那個,哼了聲:“看你們一個個消極的,我們衛東哪里差?要我看,諾獎就是他的,除了他還能有誰!”

    她啪的一聲把一張紙條拍在桌子上,眾人圍過去,被紙條上的五百萬和梁衛東的賠率驚到了,他沒想到得個獎竟然還有這么多事,這些人也太會玩了!不過蘇惟惟也是夠狠,一出手就是五百萬,怎么就不怕那錢打水漂?

    梁衛東低頭推著眼鏡,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他哭笑不得,“嫂子,我哥怎么就那么縱容你,竟然花了五百萬壓我獲獎,萬一我不得獎,你不是得虧五百萬?”

    蘇惟惟說不肉疼是假的,可肉疼又如何?她是真的看好梁衛東,可這都五點半了,竟然還沒人來通知,可見梁衛東得獎的幾率很小了,這會子她想到了那五百萬,五百萬能買多少斤水果,多少斤手機,多少斤黃金啊,她竟然把五百萬就這樣扔了打水漂了?

    賀東霖笑,“反正賺錢就是用來花的,要不是惟惟幫我花錢,我還真不知道該把錢花去哪里。”

    眾人都用受不了的眼神看著他們,蘇惟惟挑眉炫耀,“沒辦法,找個有錢的男人就是這點好,我老公錢花不完,讓我扔著玩,你們羨慕嫉妒恨嗎?”

    琤琤沒眼看,小葉子也不想承認這么幼稚的人竟然是她媽,只賀東霖好笑地揉她腦袋,把蘇惟惟寵的愈發沒邊了。眾人無聲抗議,開始喝倒彩,錢花不完什么的,雖然知道他們說的是真的,可說的這么直白真的好嗎?為什么聽起來那么欠扁呢?

    忽而,門口傳來一陣哄鬧聲,蘇惟惟還未回神,就見幾十個記者圍到家門口,為首的記者沖梁衛東喊:“梁衛東,你得諾獎了你知道嗎?”

    梁衛東表情平靜地搖頭,“我沒接到電話。”

    他是平靜了,可梁明蘇手里的杯子掉了,梁敏英驚呆了,梁小弟烤串都戳鼻孔里去了,琤琤使勁扭著小葉子的臉,小葉子反捏回去,芒芒湊到蘇惟惟身邊,傻傻道,“姑,你打我一下,看我是不是聽錯了,我舅得獎了!!還是諾獎!”

    蘇惟惟啪的滿足了她,淡定道:“沒聽錯,諾獎,你舅得的。”

    芒芒捂著臉郁悶了,隨后被她媽拉回去,說起當初自己也被蘇惟惟啪過的事。

    之后的事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梁衛東得獎一事獲得了全國人的關注,一時間新聞報刊都在播報這一喜訊,頗有全民慶典的感覺,梁衛東接受了各種采訪邀請,許多人來他家門口打卡留戀,甚至有搞笑的竟然去梁衛東研究所收集垃圾桶里的水杯,說是諾獎同款,要讓孩子拜拜,指不定孩子將來也能有這樣的成就。

    在這樣的情況下,梁衛東其實無暇慶祝,他不得不為諾獎的頒獎和之后的晚宴做準備,頒獎上他得演講,屆時全世界都能看到他的視頻,服裝一定得選好,這種時候,蘇惟惟和梁敏英又出動了,給梁衛東特意定制了一款暗藏中國風元素的西裝,一切給他搭配好,務必讓他以最佳狀態出現在頒獎臺上。其實諾獎的衣服還好,但之后的晚宴服裝可就要正規多了,因為晚宴有瑞典王室參加,算是一場大佬的狂歡,對服裝有要求,用餐禮儀也得注意,試想一下大,到時候全世界的大佬帶著家屬,女人穿禮服,男人穿燕尾服戴白色領結,這種場合若是打扮不得體,那丟的可不是梁衛東一個人的臉,本來這事就是全民關注的,蘇惟惟自然要讓他以最好的面貌出現在晚宴上。

    lw如今已經是揚名國際的一線品牌,梁衛東又是自家人,他們自然不能放棄這次的宣傳機會,因此,蘇惟惟不得不一邊找人給梁衛東做用餐禮儀培訓,一邊給他設計衣服,力求讓梁衛東成為當晚晚宴最帥的崽。

    因為諾獎獲獎者有權邀請16位客人一起出席,最后連同蘇惟惟在內的全家人都跟著梁衛東一起去蹭了頓飯,不過想必這也是她印象中最特別的蹭飯了。

    諾獎后,給梁衛東介紹對象的人一下子多了起來,坦白講梁衛東年紀也不小了,可蘇惟惟竟然沒聽說他像樣談過戀愛,如今這么多人介紹,樣本擴大,蘇惟惟旁敲側擊覺得他真的可以考慮一下,而梁衛東也旁敲側擊地回,他只想把余生獻給事業,感情的事不強求。

    這幾年,琤琤一邊搞物理,一邊畫畫,他在繪畫界的知名度很高,因為年少成名,又有鐘定帶著,琤琤年紀輕輕,一幅畫作竟然能賣出幾千萬的高價,要知道繪畫界很多人都是死后才出名的,年少成名的實在少之又少,不過他對此沒有太大的壓力,一向把畫畫當做樂趣,或許正因為如此,他的畫里總有一種別人沒有的東西。

    偶爾他還會抽空畫繪本,他的繪本一上市就會成為育兒圈必推的經典,很多人都感嘆,說梁琮琤年紀輕輕,跨行跨業,竟然跨的這么好,大家要想學會育兒,根本不該研究梁琮琤,而是去跟梁聰明的母親交流,如何把孩子培養成天才,梁琮琤的母親應該有話說。

    蘇惟惟:木得話聊。

    小葉子跟在哥哥后面,雖然沒哥哥這么出眾,卻也小有名氣,兄妹倆能有這樣的成就,蘇惟惟這個老母親表示很滿意,反正娃都很出息,老公也有錢有貌,床上還頗具服務意識,她自己雖然咸魚,卻也有快遞公司和護膚品公司,對了,她還有lw的股份,總之,錢她三輩子都不缺,花也花不完,這樣的人生實在沒有挑戰性,她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貌美如花。

    夏天早上,蘇惟惟好不容易從床上爬起來,從衛生間回來時,順便給要上班的大佬系個領帶。

    雖然都這個年紀了,但蘇惟惟從未放松過自己的要求,從不會因為在家里就穿老棉襖寬松珊瑚絨睡衣,雖然是冬天,她依舊穿著一件黑色的修身吊帶蕾絲裙,昨晚因為玩的太嗨了,腿上的吊帶襪還沒扯掉,再加上剛起床,黑粉色的蕾絲眼罩被推到了頭頂,配合著她那眉梢處的風情,真正演活了“尤物”二字。

    哪怕是天天對著這張臉,賀東霖也不得不承認,他依舊沒看夠,幾十年下來,他偶爾俯視她,依舊會心跳加速,在床上也從未有厭棄的時候,昨晚他們還試驗了新的姿勢,向現在的年輕人看齊,緊追年輕人的潮流,而蘇惟惟也確實撐得起這樣的裝扮,昨晚他一時沒克制住,折騰得狠了些。

    “你再睡會?”賀東霖頭靠在她頸窩,聲音悶悶的。

    蘇惟惟搖頭時,柔軟蓬松的卷發在肩頭掃過,她其實還沒睡飽,可今天是小葉子的畢業典禮,她這個當媽的雖然大部分時候顯得不靠譜,可大方向從未錯過,盡可能滿足閨女兒子的情感需求,有空沒空都帶娃出去旅游,從小給孩子喂故事書長大,把自己能做的都做了,其余的順其自然。不知不覺小葉子都要考大學了,話說時間怎么過的那么快呢?

    她打開衣櫥,一件件挑衣服,“幫我看看我穿什么好。”

    賀東霖失笑,“參加畢業典禮而已,隨便穿穿就行。”

    “那怎么能隨便呢?你看我哪天素顏去接過孩子?家長是孩子的門面,保持得體是必要的。”再說她實在放不下那點虛榮心,就喜歡女兒的同學驚嘆地夸贊她的衣品身材和臉蛋,順便問她保養秘籍。

    其實蘇惟惟的人緣非常好,琤琤和小葉子的朋友都很喜歡跟她相處,有時候哪個同學離家出走也喜歡來蘇惟惟這,最后蘇惟惟再各種做思想教育把娃安全送回家,也因此,孩子們的同學家長都很感激蘇惟惟,說起來,小葉子的朋友說了,蘇惟惟思想超前,不像一般大人那么古板,能認真聽他們講話,了解他們。

    其實蘇惟惟也沒做什么啦,她不過是陪小葉子追星,并因為有錢有閑,順利成為該明星的后援會會長,還讓那明星代言了蘇葉的護膚品,小葉子和同學們因此得到了合影機會,大家喜歡蘇惟惟是肯定的。

    “穿女人一點的還是休閑韓系的?要么來點潮范的?”她脫掉了睡衣,只穿蘇葉特制的9號閨房香水,看得賀東霖差點把持不住,不得不把她拉到懷里以示警告。

    蘇惟惟撩著頭發,抿唇推開他,“雖然我知道我魅力很大,但請你克制,我還得選衣服呢。”

    “都美,真的。”賀東霖給出了十分保守的回答,畢竟他知道,女人在問這種問題時不是真心想知道答案,你就算給了,她如果不滿意也會否決掉。

    果然,蘇惟惟推開剛才的一堆衣服,從衣柜里挑出黑t熱褲板鞋,露出大長腿,斜擺著黑色鏈條包,卷發隨意耷拉著,戴上lw新款墨鏡,完全是時尚達人,想當然,去學校還是得年輕休閑點,要是穿著跟老大的女人似的,難免會讓現在的孩子們看不懂,可別小看這些孩子,很多小孩都會給家長評分打分,蘇惟惟可不想得分太低,當然,能得最高分那肯定更好了。

    “媽,你看我這么穿……”小葉子激動地推開門,想讓她媽給她卷個頭發,漂亮一些,誰知一進門就發現自己被她親愛的媽咪給碾壓了,當即酸酸地說:“蘇大姐,請您不要打扮得這么招搖,我家梁大哥都這把歲數了,還得防著你紅杏出墻,你說他容易嗎?”

    蘇惟惟彈了彈手指,戲精上身,“木得辦法,底子放在這,魅力這么大,我也很辛苦的。”

    小葉子受不了了,不過她得承認,蘇惟惟的美商很好,品味又高,加上經常給lw做設計,有護膚品公司,對保養很在行,是以,這樣的媽在她心里簡直是無所不能的,讓她亞歷山大,就好像今天,原本她覺得自己素顏穿學士服很好了,誰知看到她媽的打扮后,她覺得自己還能再搶救一下。

    “好啦,過來!”蘇惟惟讓閨女坐在她的梳妝臺前,不知不覺,小葉子都這么大了,長成明媚卻漂亮的長腿美女,蘇惟惟說不自豪是假的,她抿唇笑看鏡子里的女兒,“我們家葉子長大了,馬上都要考大學了,有必要素著一張臉嗎?適當打扮一下是必要的,也不用太刻意,擦個防曬,搞個氣墊,自然一點,再涂個淺色的唇釉,女孩子還是得打扮一下才好看。”

    小葉子也差點感動哭了,一時間腦補了很多老母親不舍女兒長大,對鏡哭泣的戲碼,一抬頭,就見蘇惟惟那張比她還看嫩的臉,頓時清醒了。記得小時候寫作文,很多學生寫媽媽頭發花白,手長老繭,皮膚皺巴,為了照顧孩子獻出了自己的青春,這些作文太感人,很多學生都聽哭了,老師讓她站起來讀讀作文,她擠了半天眼淚也沒擠出一滴來,她媽媽是**型性老母親,她對著這樣一個有錢有貌的女人實在哭不出來啊。

    “媽,你會哭嗎?”

    蘇惟惟默默翻白眼,哭?或許會吧?但她要哭也只會對著滿床堆不下的鉆石哭,對著衣柜里穿不完的衣服哭,對著車庫里開不完的車哭,對著永遠花不完的錢哭。

    “小姐姐,你想多了。”

    “就知道。”小葉子嘀咕兩句,很快就被蘇惟惟按下來,強行補水化妝,最后元氣滿滿地去參加了畢業典禮。

    到了這個年紀,蘇惟惟經常覺得無聊,好似有了孩子其實還算比較打發時間,不然到了人生這個階段,她都不知道該干什么。小葉子畢業店里后沒幾天,梁小弟從國外回來了,還帶著他形影不離的好朋友,蘇惟惟站在門口,看了他們一眼,忍不住笑道:

    “什么時候回來的?”

    “嫂子,我坐的是昨晚的飛機。”

    蘇惟惟瞥了眼梁小弟這位朋友,英俊高大帥氣,倒是難得的好皮囊,她瞇著眼笑說:“那塊休息一下,我讓你哥煲點湯,中午請你朋友留下來吃飯啊?”

    梁小弟笑著點頭,等她離開,朋友滿臉驚愕,“你哥?該不會是賀東霖吧?首富回家竟然還要做飯?”

    梁小弟一臉少見多怪的表情,“做飯怎么了?你看我嫂子像是能下廚的人嗎?我哥給我嫂子做飯不是一天兩天了,習慣就好。”

    朋友驚呆了,首富難道不是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的嗎?為什么有錢了還得回家做飯,據說還要輔導小孩功課,陪娃看書運動,偶爾還會洗洗衣服打掃衛生啥的,這……請問錢的作用體現在哪里?

    吃完飯,蘇惟惟漫不經心道:“其實作為家人,不管你做什么決定我都會支持你,有些事我心里有數,你也別太有壓力,隨心隨性就好。”

    梁小弟笑笑,如釋重負一般感激道:“嫂子,真的謝謝你,這一生每次遇到挫折覺得自己過不去時,你的一些話總能讓我豁然開朗。”

    蘇惟惟笑著拍他肩膀,“年輕人不要有太大的心理負擔,開心最重要。”

    梁小弟笑著點頭,等他把蘇惟惟的話告訴了他的朋友,朋友沉默許久道,“你說的對,你嫂子真是全天下最好的嫂子。”

    梁小弟望著窗外的眼光笑起來,可不是,他嫂子就是全天下最好的嫂子,任何時候都是。

    朋友靠近他,陽光照射下,倆人手上的銀色素戒閃爍著細膩的光澤。

    梁小弟一向是蘇惟惟最忠實的維護者,所以,當他在網上看到賀東霖出軌的消息時,當時就炸了,跑到蘇惟惟面前,扔給蘇惟惟一份股權書,還告訴她,以她和琤琤的股份,完全可以把賀東霖給架空了,從總裁位置上拉下來,還問她要不要這么做,如果她想,他一定會支持的。

    蘇惟惟傻了,梁小弟竟然給她買了那么多股份?且還都是東霖的!

    以如今東霖變態高的股價,這得多少錢?據梁小弟說,這些都是當初那2000塊錢翻番翻來的?怎么這么能耐呢!雖然知道梁小弟會炒股,可她從未想過,2000投資能有這么高的回報率啊。

    不對,這不是重點,她后知后覺地用最新款智能手機搜索上網,一看就驚呆了。

    《賀東霖攜神秘年輕美女亮相會所,兩天兩夜沒出門!》

    大佬出軌了?完了,這是道德的淪喪還是人性的扭曲?賀東霖體力那么好竟然在應付她之余,還能去外面大戰兩天兩夜?不是吧?蘇惟惟就搞不懂了,大佬又不是永動機,至于那么彪悍嗎?再來不是她自吹,她的魅力可一點沒減,臉漂亮身材火辣,每天晚上纏著大佬時那就是活脫脫的小妖精,怎么背地里還有這么多她不知道的事?

    一時間蘇惟惟多想了,話說一直以來她都是睡到自然醒,晚上準時上床休息的,大佬總是在她起床前起床,晚上回來也不算早,事實上她對于他白天的行蹤一無所知。本來就不是愛查崗的人,且在蘇惟惟這,她對自己的定位一直很準確,她和賀東霖這種長線的資深炮友在一起,只要別要求太高,日子還是能過得下去的,一旦要求高了患得患失,那女人就很容易計較,所以一直以來她都覺得如今的狀態正正好。

    這大概就是你我本無緣,全靠你交公糧的真實寫照吧!

    所以,與其說蘇惟惟是對大佬出軌有感覺,還不如說她是對大佬對別的女人交公糧有感情,特么的,這不是對她魅力的藐視嗎?她憑什么不值得他死在她身上?是她長得丑還是身材不夠火辣?蘇惟惟簡直想不明白,賀東霖連公糧都對她交了,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當下,賀總的電話打了進來。

    “報道看到了嗎?”

    蘇惟惟語氣古怪,“看了個標題,還沒點進去呢,話說你也差不多點行吧?就算要出軌也別出的這么難看吧?兒子女兒都這么大了,你好歹給我留點面子吧?”

    詭異的沉默后,賀東霖語氣莫名,卻帶著莫名的壓迫感,“所以我要是出軌了你會怎么辦?”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北極熊的眼淚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玉帝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白瑾、久岸蜉蝣 20瓶;嬌嬌、二十七、 10瓶;北極熊的眼淚 6瓶;愛看小說的我 5瓶;安安、zjzq123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江苏11选5任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