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bjuno.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五百四十二章 我真不想這么囂張33

    王曦悅對于夜云嵐來說,不過是一個指頭都不用抬,就能摁死的小角色。(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她壓根就沒上心。

    但她不上心,卻要別人上心盯著點兒。

    她很討厭狗血的事情發生,尤其秦修就是一弱雞。

    真被人綁架或者下點兒藥。

    她還得去撈人。

    麻煩。

    懶得動。

    所以,夜云嵐干脆找人保護起了霍焰楓,也讓人關注了一下王曦悅。

    王曦悅父母都不是會捧著手機看八卦的人。

    所以,兩人沒有第一時間就知道他們女兒做的事。

    是夜云嵐指派出去的人想了個辦法,讓他們的鄰居捅給了他們知道。

    能夠速戰速決,總比跟那種人玩什么拉鋸戰要好。

    夜云嵐就喜歡簡單粗暴的解決事情。

    最起碼的,自己痛快。

    而她痛快了之后,就更加痛快的宣布了齊氏集團從今天開始由秦修來管。

    她愉快的做了甩手掌柜。

    霍焰楓走馬上任的時候,還是一臉懵逼的。

    他這時才明白,夜云嵐之前問他的那句話是什么意思。

    還有她的那句“好”。

    霍焰楓感覺自己給自己挖了好大一個坑。

    他還挖完坑之后,把自己給埋進去了。

    霍焰楓:......

    霍焰楓心情復雜,夜云嵐卻不管,她也就在一開始的時候跟他同進同出。

    等他熟悉了齊氏,夜云嵐覺得他完全可以上手處理齊氏的一堆事時,轉身就做了真正的甩手掌柜。

    她打下了一片江山,甩手就把皇位丟燙手山芋一樣丟給了他。

    霍焰楓第一個想法就是這個,嘴角忍不住的抽動。

    這可真有......,云家的風格。

    想當年......,算了,還是別想了。

    他現在恨不能一天有48小時,不然都忙不過來。

    霍焰楓忽然開始擔心,自己會不會忙到猝死?

    但話是他說出去的。

    現在跪著也得做下去。

    這個總裁,他接下來就還不回去了。

    而夜云嵐,本來應該清閑下來做個富太太才對。

    可她除了每天依舊在秀恩愛,人卻比以前更忙了。

    起碼霍焰楓每天都很難見到人。

    好不容易見面,她要么已經睡了,要么就是一身是傷。

    狼狽無比。

    霍焰楓想要問出口的話,就這么卡在了嗓子眼,問不出來了。

    兩人忙得不可開交,網上也從來都不曾平息。

    尤其是齊氏總裁易主,秦修成功上位的帖子。

    這一條在熱搜上掛了半個月都沒掉下榜一的位置。

    有羨慕秦修的,覺得齊思對他簡直沒話說,自己的全部都給了他。

    這是真愛中的真愛,要他好好珍惜。

    也有檸檬精笑得諷刺的,說齊思早晚自食惡果。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這么相信一個男人,吃棗藥丸。

    更有哀嚎一片,說是再也見不到大霸總的。

    但這一部分在看到夜云嵐每天還在繼續敗家,在網上撒狗糧,就淡定乖巧的每天領狗糧去了。

    夜云嵐讓權后,不看好這一對未來發展的網友占了大多數。

    兩個當事人卻不受影響,每天忙得連軸轉,把那些言論無視得徹底。

    終于有一天,夜云嵐秀恩愛的動態突然停了。

    網上一時不適應。

    紛紛在問:“今天的狗糧,你們吃到了嗎?”

    所有人的回復都是沒有。

    并不是發布刪除了,是根本沒發。

    第二天,動態依舊沒有更新。

    第三天第四天,接連一周都沒有再收到狗糧。

    不看好這一對的紛紛跳出來,說肯定出事了。

    交權出去的女人,收獲的基本都是鳳凰男,哪有一個得了好下場的?

    于是眾人都跑到了霍焰楓的微博下面去撕。

    有不理智的直接開罵,理智的也就詢問一下。

    可他們發覺,這邊一直就沒上線,有人說他心虛了。

    齊氏那邊的股市因此動蕩,霍焰楓這才注意到微博這邊。

    他看著面前緊閉的房門,一聲嘆息。

    這一次,她回來了就開始閉關,一直沒有動靜。

    發動態都是她親力親為,從來不曾假手他人。

    這次一連停了這么久,網友們本來就覺得他不懷好意,這回算是徹底炸了。

    霍焰楓心中委屈,但他不說。

    他翻了翻,找了一張最近偷拍的睡顏圖,登錄微博發了上去。

    配文:太累,睡著了。

    一張神仙美顏,瞬間征服了舔屏大軍。

    很多遐想夜云嵐為什么會太累的言論甚囂塵上。

    霍焰楓看到那些私聊他要節制的,嘴角抽得停不下來。

    他干什么了他?

    沒發好了這是。

    半個月后,夜云嵐終于醒來,出了房間。

    出房間的第一時間,她就消失了。

    當天有人發了帖子,稱西郊身上中雷聲轟鳴。

    卻是干打雷不下雨。

    那雷聲勢可怕,簡直就是百年難遇的奇景。

    有人甚至把那可怕的雷電拍了下來。

    就三道雷,打完就消停了。

    有人在下面調侃是哪位道友在此渡劫?

    也有人說有可能是建國之前成精的哪個小妖精,蘇醒被雷劈了。

    也有人說問為什么不是建國后的呢?

    這一條被無數人回復:建國之后不準成精。

    隊形很整齊。

    因為研究是渡劫還是那個小妖精成精的問題,帖子下面的樓徹底歪了。

    而引起熱議的罪魁禍首,此時卻是一身焦黑的翻窗進了房間。

    霍焰楓正好在她的房間等她。

    他才不會說,自己是看到了那動靜,擔心她挨不過呢。

    夜云嵐只是瞟了他一眼,什么也沒說,淡定的拿了換洗衣服,轉身進了浴室,開始清理。

    雖然她知道,他應該清楚自己不是普通人。

    她也因為幾次三番抱著他逃亡,在他面前暴露不少。

    但有時候該遮掩的還是要意思意思的。

    所以,她把浴缸放滿水,坐了進去,開始給自己療傷。

    很快一盆清水就變成了一盆血水。

    血污之中,她卻宛如新生的嬰兒。

    白嫩純凈。

    剛剛被劈成了殺馬特的發型,現在也恢復了往日的黑亮柔順。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這具身體天生飛機場。

    這么多年都沒能改變給國家省布料的優良傳統。

    要不是她一身上位者的氣勢撐在那里,這副模樣就像是一個穿了大人衣服的未成年。

    那張乖巧娃娃臉太能唬人了。

    夜云嵐從血污中起身,離開浴缸,給自己施了個除塵決。

    整個人清爽干凈,不帶一絲水珠,簡直不要太方便。

    夜云嵐穿上衣服走出去,霍焰楓還沒走,就那么定定的看著她。

    夜云嵐挑眉:“有事?”
江苏11选5任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