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bjuno.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一百七十九章 取舍

    寧裴山被撲的來重重摔在了地上,一團黑影快速的護在他身前,連同他一起朝旁邊急急避開,一連翻滾了好幾圈。(m.k6uk.com手機閱讀)

    這突如其來的撞擊,讓本就體虛的狀態的寧裴山整個人腦子發甕的厲害,視線里更是一陣天旋地轉。可對方身上的氣息卻比視覺更先一步讓寧裴山知曉了來人的身份。

    陳煜!

    陳煜帶著寧裴山翻滾避開打在四處掃射的子彈,連拖帶拽,將他轉移到寧裴山護侍旁的車前。而寧裴山這時才發覺自己竟然差點被眼前的孽妖給掃射成了篩子!

    橋心的孽妖看似文弱,下手卻狠厲異常,方才玩了那一手將警方的隊伍傷的七零八落,現在竟趁著寧裴山分神之際,直接破開虛空,不知從哪里得了對方的槍械,正拿著它朝寧裴山等人進行無差別的掃射!

    突擊步槍中的子彈肆無忌憚的飛出,這樣毫無目標一般的掃射讓警方與護侍等人都只能紛紛找尋躲避之處。

    腳下的法陣碎裂,護侍一方此時也同樣處于了極為危險的狀況之下。可相比林錦博那邊卻要好上一些。

    鶴羽連忙下令防御,護侍們紛紛找尋掩體,而悍馬全身的材質自是周身防彈,立刻被護侍擺開了陣營,用來防護。只可惜林錦博這邊便要凄慘了許多,方才那些被刮上天砸下來的,甚至被車輛的殘骸傷了的警察,有些行動不便或許重傷未死,眼下在四射的流彈中,傷亡極為慘重!

    他們在反擊,可對于孽妖來說,根本是無痛不癢的反抗。

    孽妖心情極為愉悅。螞蟻這種東西就是要在垂死之際,不斷費力掙扎才來的有趣喃!

    步槍在手,他似乎得了一件很是有趣的玩具一般,玩的十分興起。

    “哈哈哈哈!”

    孽妖狷狂的笑著,笑的分外開心。奪取人類的生命對他來說,真是一件愉悅又美好的事情。

    聽……亡靈們在哀嚎,風中充斥恐懼的壓抑,這些陰暗的負面情緒給予了自己無窮的力量!

    孽妖手下不停,殺戮才是他永恒的主題!

    而角落中狼狽萬分的寧裴山看著壓在自己身前的人,眉心微皺,他的確沒有想到此時對方會以這種方式出現在自己面前。

    甚至……

    “你救我?”

    寧裴山這句話說的格外輕。肯定的話語卻是疑問的語氣。

    是的,陳煜是殺手。

    這時候的他首先思考的,該是以自己的利益出發,如何全身而退才是。像現在這般處在自己面前,甚至救下自己的動作,從對方的角度來思考,著實出乎意料。

    可陳煜卻并未覺得有何不妥。

    眼下這樣的情況,依附強者才是最明智的舉動。保留最有希望的可能性,任何犧牲都是可以接受的程度。要是對方先廢了,再來談“取舍”二字,怎么聽都是可笑的話題。

    “棘手?”

    陳煜如此問著。

    他的視線死死的鎖在遠處孽妖的身上,目光異常的冰冷。

    陳煜,三棱寧冢三巨頭之一。身為組織里人人畏懼的“滅罪師”,越是危險的時候,他比任何人都要清醒。

    此時的寧裴山,遇到了極為兇厲的妖魔,所有人能否活下來,他亦是最后的希望!

    “還有支援么?”

    陳煜并不看好眼前的形勢,可這樣的情況妄動只會增漲自身處于危險的幾率。

    支援的確是目前最好的情況。

    可陳煜需要的并不是對方策應的救助,而是需要干擾目標之后的脫身。現在的雙方,戰力懸殊的確太大了。

    避開孽妖槍林彈雨一般的掃射,寧裴山抬手一揮,一輪小型的法陣防護壁在兩人身前兩米見方的四周筑起。

    子彈依舊橫飛,砂石在身旁濺起,可擊打在法陣上像是扭曲過空間,竟從另一側飛出!

    寧裴山緩緩站起身來,抬頭凝視著遠處天空中,那輪只剩下一半光輝的太陽。

    天地陰陽兩儀原本相互交融,從而達到平衡。而日食,便是太陽之力被太陰遮蔽,幽熒之力完全占據了主導,此為逆時。

    食甚頃刻便將至,黑暗將吞噬白晝,哪怕這一切都能用科學來解釋,可真實發生時,天地之力總是讓人懼怕。

    無數人心中的陰暗面將被影響,內心的恐懼將不斷放大。同時邪祟的力量也會到達頂峰!

    寧裴山修行的是山河之氣,隨著天地變化而力量至極。自己身上的法力的確在不斷攀升,可同時胸口上那一輪本該修復身體,而不斷閃耀的金色環形紋樣,顏色已經暗淡了下去。在不斷失去光華之時,紋樣運轉的速度也在不斷銳減,仿佛隨時都會停滯下來!

    此時的自己是無限接近人類的身體,惡戰之下,怎樣也是敵不過可以用邪力修護自己的孽妖。

    “怕,是來不及了。”寧裴山搖了搖頭。

    支援早已呼叫,可天時地利人和都不占,趨利避害、審時度勢的事,寧裴山還是能夠輕易判斷的出。

    “等死?”

    陳煜并未抬頭去看對方的動作,甚至連自己起身的動作也沒有。

    寧裴山的答案是否定的,那么便只能更改為其他風險更高的方案搏一搏了。

    像他們這種常年游走在生死線上的人,心理承受能力與應對力比常人冷靜太多。

    陳煜在耳骨的虛擬游戲器上連連輕點,當前出現在他眼前的卻是游戲器的虛擬光屏。

    他手指飛舞,一連散出去了好幾條簡訊,同時調集了自己手中可用的武力資源,準備進行自己的部署。

    聽聞對方的話,他收回了目光,接著便將手中的長劍換了只手端著,擦了擦被血漬浸泡濕透了的手心。

    他松開緊皺的眉宇,眼眸微垂,寒霜一般冰冷的臉龐上看不到一絲表情。

    寧裴山頓了一下,便跟著幽幽的開了口。

    “……在橋那端,有我布下的最后一道護城大陣。若是能將對方逼入其中封印鎖城,這世道或許還有一線生機。不過,也可以起到另一種方式……”

    寧裴山的話并未說完,可不過一瞬,陳煜便已經猜到了對方的計劃。

    他的瞳孔劇烈的一縮,眼中的光閃縮著,連眼瞼都為之一顫!

    陳煜眼中的兇厲的光盡數斂去,取而代之的,是種莫辨的情緒,一閃而過。
江苏11选5任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