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bjuno.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二百六十一章 1989

    許非和程東在京城匯合,整理情況。(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程東去了黃陂、田陽和遂溪,一驚一乍,經歷奇葩。

    黃陂有僵獅子,也稱將軍獅子,舞獅者叫馬腳。開始之前先搞儀式,數個壯年男子赤身背,頭纏紅巾,燒紙熏香。

    跟著猛然立起,不住抖動,念念有詞,此過程便叫“僵”。

    隨即開始舞獅,馬腳邊走邊抖,在“麻衣”和“神棍”帶領下,圍著村子轉,為每家每戶祈福。當家人會拿出鞭炮迎獅,旁邊有個長老說吉祥話,祈禱來年風調雨順。

    據說完成后,“僵”住的人還要及時喚醒,不然容易掛掉。

    程東嚇壞了,這種祭祀色彩濃郁的東西,不可能拿到亞運會上啊!好在另兩處爭氣。

    團隊觀看錄像,反復討論,最后定下徐水三只、下洲村三只、田陽三只、遂溪三只,另有林坊青獅六只,與手獅舞一起作為配菜出現,增添氣氛。

    報上去之后,團隊暫且無事了。

    舞大旗四百多人,從警察院校調;打拳五百人,從體校調。許非他們沒權力,等上頭審批發函,春節后統一來京編排。

    戲曲倒是好找,京劇院、川劇院的名角兒,一紙公文就ok。

    …………

    12月,天寒地凍。

    院中蕭索,光枝殘葉,石榴培了土,樹干綁上保溫層,又將度過一個寒冷的冬天。

    許非自己在家寫劇本,爐火燒的旺,手邊擺著濃茶。臥房電視開著,貓狗在里面看,正放《一代女皇武則天》。

    這劇在京臺開播以來,迅速引起熱潮。

    觀眾對港臺明星有種盲目的追求,看誰都好,何況潘迎紫是真的好。參演的時候36歲,嫩的能出水,一張娃娃臉禍害了多少無知少男。

    許非小時候看過,沒啥印象了,就記著武媚娘超美,還有倆備胎,一文一武,后來全掛了……

    今兒又寫了一上午。

    眼瞅著日頭升高,稍暖了幾分,他只覺腹中饑餓。

    可正寫到興頭上,不愿斷了思路。這貨便跑到廚房,從大缸里撈出一顆酸菜,咔咔切了點酸菜心,用小蝦米一拌,又拎了瓶白酒。

    沈霖走穴拿回來的,她總能帶回來各種酒水。

    沱牌酒,你可能沒喝過,但廣告一定看過。“悠悠歲月酒,滴滴沱牌情……”當然現在還沒有。

    許非倒了半杯,酸菜心就白酒,喝一口寫幾段,頗有沙雕文人的風采。

    “蛾眉聳參天,豐頰滿光華,氣宇非凡是慧根,唐朝女皇武則天……”

    當這首歌再次傳來時,外面忽然響起了敲門聲。

    “砰砰砰!”

    “啊啊啊啊啊……”

    許老師抓狂,急匆匆跑出去,“誰啊,特么的鬼叫……爸!”

    “我就變成鬼了,你也得叫爸!”

    門外正是許孝文,吹胡子瞪眼,蓬頭垢面,帶著股熟悉的餿味。

    “哎喲,您總算回來了,我們日盼夜盼,望眼欲穿的。”

    “滾犢子!給我打盆水去。”

    “誒誒。”

    許非端來熱水、毛巾、香皂,問:“您吃飯么?”

    “有吃的?”

    “有有!”

    他又端來酸菜心,許孝文差點一腳踹過去,想想算了,踹死還得埋。

    整理一番,爺倆對坐,老爹翻出火車上吃剩的半包蠶豆,算加菜。

    “您回來的不是時候,晚上回來多好,我媽在啥都有。”

    “少整沒用的,我告訴你啊,也就你是我兒子,換個人我都不跑這趟!”

    “怎么說啊?”

    “……”

    許孝文咣咣干了一杯,臉色變紅,似精神了點,道:“我年輕時候也跑過江湖,自問見過世面,但這個不一樣,水太深!

    我剛出去那會,就七個地方有,每天翻報紙,低買高賣,還成。后來擴到五十多個城市,那就不行嘍。

    光路線就能愁死,去哪兒利潤低,去哪兒利潤高,坐火車還是坐汽車,幸虧有小喬幫忙,不然我就提前回來了。

    關鍵錢還越整越多,我特么一天幾萬上下,眼睛都不帶眨!你爹八輩貧農,容易么?

    我是提心吊膽啊,就怕出事,瞅誰都像賊。其實開始沒有,沒人注意這個,后來慢慢就多了。有一次在盛天,差點被抓走,不知道是胡子還是警察。”

    許非慚愧的不得了,“爸,我,我……”

    “沒事!再后來又好了,我在魔都認識個姓楊的哥們,腦瓜機靈,還雇倆保鏢。我一看,這招好啊!我也雇了倆。”

    噗!

    許非肅然起敬,牛啊!我重生還是您重生啊?

    “反正慢慢就熬過來了,唉……”

    許孝文又干了一杯,嘆道:“這一趟,我起碼減壽三年。”

    “既然回來了,就好好歇歇。想吃吃,想喝喝,閑了去澡堂子泡泡,哎,新街口那家別去啊,緩個十天半月,保您舒坦。”

    “我舒坦個粑粑!”

    許孝文罵道,“我才不在京城呆著,我現在就想回家。”

    “不是,我媽都過來了,您還回去干嘛?以后就在這安家唄。”

    “不得勁,一個人都不認識。”

    許孝文止住他,道:“每人有每人的活法,你習慣京城,我們不習慣。你以為你媽樂意啊?要不是為了你,她愛看那破店?

    我住兩天就走,你媽也得回去過年。你,你愛回不回,沒人管!”

    嘖!

    許老師撓頭,這整的我忒不孝順了。

    很多時候便是如此,兒女把爹媽接到城里來,一番好意,結果活的憋了八屈。其實最好的狀態,就是父母子女在一座城市,住的不遠。

    相互有獨立空間,出事情還能快速趕到,尤其生孩子還能幫忙帶帶。

    “還是北方酸菜得勁……”

    許孝文吃光了酸菜心,往起一站,“說一千道一萬,還是錢好。有錢了,我受苦也值。來,看看你爹的本事!”

    他拽過行李袋,嘩啦啦一倒,用剪子剪開厚厚的底層,摸出幾卷鈔票。跟著割開內衣上的布口袋,翻出一本存折。

    “賺了多少?”

    “自己看!”

    老爹把存折一甩,許非屁顛顛過去,上面一串余額。

    “八,八十三萬?!!”

    ……

    都說楊百萬倒賣國庫券發財,其實他倒騰了一年,掙多少沒人知道。有說幾十萬,有說一百萬,老百姓給起了個外號,才叫楊百萬。

    他真正發家,是炒股開始的。

    許孝文跑了大半年,賺了83萬,真是靠差額一點點攢的,還多虧本錢高。不過張桂琴已經慌了,又像當初賣君子蘭似的,被迫害妄想癥。

    83萬啊,八輩祖宗都沒見過這么多錢。

    許孝文回來的時候已是12月底,轉眼就31日,大家下了趟館子。接風洗塵,迎接新年。

    西城,什剎海前海東沿。

    此處有家老字號,烤肉季。創于道光年間,號稱南宛北季,即季氏的烤羊肉,宛氏的烤牛肉,京城聞名。

    八位,全是院里人。

    羊上腿、后腿肉,片薄如紙,擺在鐵條炙子上,事先浸作料,烤好直接入口,配芝麻燒餅。

    不膻不柴,含漿滑美。

    許孝文出門,釵黛知道干嘛去了,吳小東和沈霖不曉得,還以為從老家過來的。

    桌上驢唇不對馬嘴,哼哼哈哈應付著。沒辦法,這事不能說,包括現在賺錢了,也就一家三口知道。

    幸好小旭、張儷不嚼舌頭,沒問。

    吃著吃著,沈霖忽然捅捅吳小東,倆人眼神交換,吳小東為難的站起身。

    “正好大家都在,說個事兒。之前沈霖不說搬出去么,現在也入職了,就想去宿舍住,工作什么的也方便。

    我們不是翻臉不認人啊!你們的好,我們都記著,但在這住一年多了,長期下去也不是辦法。我再過兩年畢業,得考慮婚房……”

    沈霖懟了他一下,吳小東嘿嘿一樂,“反正就這意思。”

    許非見狀,怕是兩口子早商量好的,“你們決定了?”

    “決定了。”

    “那我也不留了,住哪兒都是朋友,準備什么時候搬?”

    “2號吧。”

    “成,我幫你們找個車。”

    他們這邊定了,小旭拿筷子翻弄肉片,歪著頭,似根本沒聽到。

    張儷陪老兩口說話,也似沒聽著。

    沈霖反倒傷感了,“這又要分開了,感覺《紅樓夢》拍完就過得好快,大家都經歷了很多事,之前誰能想到呢?”

    “是啊,誰能想到呢?”

    許非跟著嘆息,我一下變成富二代,我說啥了嘛?

    ……

    當夜。

    張桂琴回去,又跟許孝文嘮叨,神經的不得了。吳小東兩口子很晚才睡,估摸在收拾東西。

    許非繼續寫劇本,慢慢東西屋關燈,老爸老媽也消停了。

    《渴望十六年》之前寫了一部分,爭取在春節前搞定。他文筆并不出色,勝在構思和操作性。

    比如寫了六分,但真拍的時候,他能轉化成十分。

    “滴答滴答!”

    “滴答滴答!”

    許非寫了很久,隨意一偏頭,過十二點了。

    他怔了怔,把門上的掛歷收起,又翻出一本新掛歷。

    “1989……”

    許老師恍惚了會,輕手輕腳的出門,站在屋檐底下呼著白氣,遙望夜空。

    年復一年的感慨,唉,六年了。

    (還有……)
江苏11选5任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