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bjuno.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92、野性本能

    “養, 養狗?”

    喬雙鯉第一反應是顧隊在試探, 可仔細想想,自己好像暫時沒什么暴露的地方。(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煤球似的黑折耳蹲坐起來, 尾巴搭在爪面上,好奇喵了聲:“挺想養的啊, 不過現在不太方便吧,畢竟是在英國。”

    “只是臨時照顧一下而已。”

    顧隊氣定神閑道, 很自然地揉了把喬雙鯉柔軟的趴趴耳, 手順勢滑落到他的尾巴上,捻了捻尾尖, 關切道:“尾巴是不是變粗了點兒?溫成斐那家伙應該帶著你的食譜吧。”

    “嗯,我都注意著,沒怎么攝取鈣質。”

    喬雙鯉不自在的屈起尾巴,尾尖跟拍小蟲子似的靈活抽出來,撣了撣床單。說實話成年后喬雙鯉基本就沒怎么再變成貓過, 雖然貓態時時刻刻還能影響到他。他想和顧隊玩, 想把爪子伸到床縫里去撈, 想玩弄杯子里的水,想肆無忌憚仰躺著露出肚皮。但成年后大部分的本能沖動都能抑制下來。

    只是火焰連線在成年后的對雙方的反饋作用實在是有些超出意料了,喬雙鯉心中到現在還時不時浮現出一些帶顏色的念頭。他想壓著顧隊舔毛, 想在顧隊面前像孔雀似的展示自己漂亮的皮毛和健康的身軀,想為他準備今天的食物,更咬著他后頸往上騎……最后一個好像有點困難。

    年輕的貓活力四射,喬雙鯉獨自一個人的時候還不覺得, 顧隊在身邊這些胡思亂想就嘰里咕嚕全往上涌。好在他是一只黑貓表現的不那么明顯,但是喉嚨中不自覺發出的親昵咕嚕咕嚕聲,以及看向顧隊時亮晶晶的眼睛已經露出一些端倪。

    忽然,顧臨安修長有力的手指落在他的眼前,擋住了視線。喬雙鯉疑惑眨了眨眼,指腹溫熱觸感落在眼皮上,好像火星般撫過鼻梁,順著他的臉頰一路燃燒進心臟。

    “嘶。你要再這么看著我…”

    喬雙鯉聽到顧隊喟嘆一聲,開玩笑似的意有所指:“我可就要變貓了。”

    感覺到了空氣中隱隱的危險感,黑折耳后頸還有點濕漉漉的毛炸了起來,遵循本能的緊張閉著眼點了點頭。顧臨安的手指又停留了片刻才離開,喬雙鯉終于睜開眼,不知是不是錯覺,他似乎從顧隊眼中看到一抹隱忍遺憾。

    “狗崽子的事情,我還是要和你說對再明白些。”

    說到正事,顧臨安變換了一下坐姿,語氣認真起來。喬雙鯉知道他說的狗崽應該就是昨天從拍賣會里救出來的兩只小狗,可他還是裝作不知道的樣子又聽顧隊說了一遍。

    昨天拍賣會徹底失敗,暗拍品全部被強盜席卷而空,包括珍貴的兩名幼年德國獵殺者和他們的父母。當初聽主持人說他們血統高貴,喬雙鯉只了解了個大概,現在聽顧隊仔細講述才完全明白。

    “他們身份特殊,目前德國外交部正在和英國交涉,暫時他們只能停留在英國,需要找到合適的庇護人。”

    說到這,顧臨安皺起眉,解釋道:“現在英國境內最強的一支德國勢力就是蘭開斯特家族,也就是柯基世家。不過他們和女王那邊有牽扯,德方想的是,希望能找到一個中立的勢力。他們找到我,但我不能在英國久留。”

    “所以他們想到了我。”

    喬雙鯉大概明白了那邊的想法,兩只小狗崽可是從拍賣會里偷出來的,現在身份估計還是黑戶。德國那邊當然想找個靠譜的臨時庇護人,既然顧臨安不行,那他的徒弟也差強人意。更何況昨天“喬雙鯉”可是跟著王老來的,看起來跟王家關系也不一般。王家在英國扎根很深,像一棵強壯的參天大樹。和大部分貴族都有緊密的聯系。

    雙方背景加持下,喬雙鯉做個臨時的看護人倒是最好的人選。而且特戰來英國只是交流訪學,待不了多久。

    “答不答應還是看你。”

    顧臨安打了個響指,沖喬雙鯉眨眼睛,開玩笑道:“我只是個帶話的,這件事有利有弊。”

    說罷,顧隊站在中立的角度,把利弊都和喬雙鯉捏碎了揉爛了細細分析,更像是一次即興的教導。喬雙鯉聽的認真,可他注意力總是忍不住被顧隊叩擊桌面的手指吸引,叩一下,折耳的尾尖就小幅度晃一下。手指隨著語速叩的越來越快,他尾巴很快就晃累了。喬雙鯉悄沒聲地換了個姿勢,試圖忽略自己走神的事實,抬起頭才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顧隊的手已經安靜搭在膝蓋上,此時正低眉垂眸沖著他笑。

    顧隊很英俊,是那種十分有男人味的硬朗帥氣。一雙眼黑亮有神,大部分時候都過于凌厲嚴肅,令人不敢直視。可是當他眼含笑意的時候,眸中的冰全都化掉,就像是春風吹皺了湖水。那不經意間流露出的溫柔專注無論是誰都抵擋不住。喬雙鯉心臟砰砰直跳,一種陌生躁動的本能涌上心頭。他打了個滾,想叫,又想干脆劃地盤把顧隊圈到自己的領地里。當成自己的所有物天天這樣那樣,那樣這樣。

    喬雙鯉以前見過發情的流浪貓,還專門查過資料。公貓一般每隔一周發情一次,每次持續七到十天,他們會在廣闊范圍內留下自己的氣味尋找伴侶,在深夜里嚎叫,情緒躁動不安,扭動身體或者滿地打滾。

    喬雙鯉現在也挺想打滾的,剛才他好像已經滾了一個。但實際上,貓發情挺痛苦的,各種撫慰都不管用,直到找到伴侶為止。所以大部分時候,有能力的家庭最后都會選擇一種辦法。

    “該切了…不對,我在想什么?!”

    喬雙鯉一個激靈立刻清醒過來了,他縮了縮,把腹部嚴嚴實實埋在厚毛下。不斷內心重復,我是人,我是人,我是人。

    本能可實在太難熬了!

    顧隊本來正無比專注看著他打滾,可誰知道喬雙鯉突然正襟危坐起來,貓臉還露出一種奇異的“看破紅塵”的滄桑。他神情中難得露出一分不解,又知道不能操之過急,很快掩飾過去,又回到之前的話題。

    “所以,你的看法呢?”

    “我覺得暫時收養的話,應該沒什么問題。也就是三個月,而且德國那邊給的資源我也挺感興趣的。”

    雖然剛才思維走叉了,但喬雙鯉很快就連接上了之前的思路:“就是我不太會養,嗯,幼年獵殺者。”

    “用養狗的方式就行了。”

    顧臨安揮了揮手,顯然覺得這不是什么重要問題:“那邊實行野蠻教育,就跟那些什么鷹媽媽把小鷹扔下懸崖學飛一樣。就是吃吃睡睡,如果同意的話到時候會有人按時把食物送過來,不用你掏錢。連帶著報酬也會一起送過來。”

    幫忙養狗子當然不是白養的,那兩個德國大家族可是出了血本,送的都是對獵殺者實力提升很有幫助的東西。尤其是德國王室那邊。當然,大頭還是給了顧隊,畢竟他肯來英國幫這個忙,這份人情可是很難還清了。

    狗崽的事暫時告一段落,接下來難得一見的顧臨安和喬雙鯉展開了友好交流。顧隊甚至還隨身攜帶了喬雙鯉給他寫的八百字小論文——《我的老師》,并且和善夸贊了喬雙鯉,跟他討論這篇合格的贊美教師小論文運用了幾種手法。

    童校長進來病房的時候,好看到喬雙鯉恢復人形坐在床邊,頭幾乎埋在膝蓋里,顫抖的手捧著張薄薄信紙,耳尖通紅,磕磕巴巴羞恥地讀著什么:

    “……有一種精神叫奉獻;有一種品質叫無私;有一種比喻為蠟燭;有一種職業是教師。兒…兒時不識師恩重,長大才知老師親。顧隊,您永遠是我最重要最親近的老師!”

    “不錯的結尾,說說看,用了什么寫作手法?”

    “排,排比?”

    喬雙鯉被逼的都快說不出話了,猛地看到童校長就跟見到救星似的,兩眼立刻放光,恨不得變成貓撲到老校長懷里。那邊顧隊咳了聲,似乎是被那個‘最重要最親近’給取悅了,終于高抬貴手放了他,不再盯著他,轉頭看向門邊,沒正形地招手:

    “喲,校長來啦。”

    “看來老頭子我來的不是時候嘍。”

    童校長眼帶笑意,好奇望了眼喬雙鯉手中的信紙。見喬雙鯉立刻緊張兮兮收起來后他眼中流露出一抹遺憾,顯然,老貓都好奇心也很重,但下一刻,那張信紙就被顧臨安從喬雙鯉手中抽走,慢條斯理折疊幾下后妥善收了起來,連一個字都沒讓老校長看到。

    “看來小喬你對我的了解還不夠深刻。”

    顧隊和顏悅色道,他站起身,沖著喬雙鯉笑了笑,聲音如惡魔低語,又像是給學生布置假期作業的嚴厲老師:“ 你回頭好好總結反思一下,再寫一篇。”

    看著蔫頭蔫腦可憐巴巴的喬雙鯉,童校長可是更好奇了。但今天他來病房顯然不只是看望喬雙鯉,更有許多重要事情要與顧臨安商議。他們倆離開了,剛才被擋在童校長身后的身影才露了出來,懷抱著一個碩大精致的果籃,笑嘻嘻自來熟的邁步進來:

    “這次可沒人跟我撞果籃了吧。”

    作者有話要說:  貓=獸≈禽獸

    顧隊的意思:你再這樣看著我,我就不當人了。
江苏11选5任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