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bjuno.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洪荒靈物

    “想,當然想。(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夜凡抬頭看向血龍,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只要你幫我出去,離開這個鬼地方,我就幫你恢復真身,壓制狂性。”

    血龍一雙龍目看向夜凡,用念力說道。

    “龍祖可以幫我恢復真身?壓制體內狂暴之性?”

    聽血龍這么一說,夜凡頓時雙眼一亮,急聲問道。

    “呵呵,小事一樁。”

    血龍笑道。

    “龍祖此話當真?”

    夜凡驚聲反問。

    “自盤古開天辟地以來,我在這世上不知活了多少載,還從來沒有食言過。”

    血龍緩緩對夜凡說道。

    血龍的這句話讓夜凡瞬間雙目放光,心中狂喜!

    這次前來異界,他本是想借割影刀的神奇力量來恢復自己的肉身,結果在動用全部修為的情況下,一敗涂地,慘敗收場,甚至差點丟了性命!

    然而俗話說得好,天無絕人之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誤打誤撞之下,這血龍居然是魔祖的至交好友!

    更讓夜凡感到狂喜的,是這血龍不僅有恢復自己肉身的本事,還有壓制自己體內狂暴之性的辦法!

    若真能如此,他豈不是得償所愿,可以與心愛的妻子破鏡重圓!

    可是很快的,夜凡興奮的目光便再次黯淡下來。

    “怎么,你不信我?”

    見夜凡似有心事,血龍問道。

    “我不是不信龍祖您,只是連您都辦不到的事,我這點本事,就更別提了。”

    夜凡實話實說道。

    “我辦不到的事,你不一定辦不到。”血龍笑道,“上面那老狐貍并不足懼,只是他座下的那朵血蓮,著實厲害。他就是仗著此寶,才敢與我為敵,否則的話,本尊打個噴嚏,就能把他形神俱滅。”

    “恕晚輩冒昧,敢問您與上面那位前輩有何仇怨?又為何說他是老狐貍?他那座下血蓮又是何方寶物,連龍祖您都無可奈何?”

    夜凡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我說他老狐貍,是因為他本身就是一只九尾狐。”

    血龍開口答道。

    “九尾狐?”

    夜凡聽后眉頭一皺。

    “不錯,”血龍將巨大的龍頭高高抬起,望向上方,開口說道,“這老家伙也算是天地初開時天生地養的一個靈種,天生九尾,靈力修為倒也不俗。因為同為洪荒靈獸,我與他的關系倒也不錯,互有往來,算得上半個朋友。當時在昆侖山山巔之處,生有一株血蓮花,乃是天精地華孕育而生,三萬年一開花,三萬年結蓮子,三萬年成熟,共需九萬年,這血蓮花內含無盡靈力,如若得之,不僅可與天地同壽,更可以獨霸洪荒,震鑠寰宇。當初是我二人最先發現此寶,便互相約定,共守此寶,待九萬年之后、血蓮成熟之時,同分蓮子,共享靈力,這老狐貍答應的倒是很痛快,可是到后來吼”

    說到此處,血龍龍目一瞇,發出了一聲低沉的龍吼之聲!

    龍目之中,瞳孔倒豎,怒火如熾。

    看得出來,它很憤怒,非常憤怒!

    “后來怎么了?”

    夜凡追問道。

    “我們共同守護血蓮,達九萬年之久,九萬年之后的一天,血蓮成熟了,”血龍接著說道,“因為這老家伙天生精通異術,通曉采收秘寶之法,所以我來負責守護血蓮的安全,他來采收血蓮,然而等他將血蓮秘寶采收之后,老家伙便兇相畢露,催動手中的血蓮,對毫無防備的我下了毒手。”

    夜凡聽后,眉頭皺成了一個疙瘩。

    他最恨的,就是忘恩負義之輩!

    “那您是怎么活下來的?”

    夜凡再次問血龍。

    “我們兩個都是天地靈種,他是異術集身,我是靈力無窮,雙方各有長短,那血蓮雖然靈力霸道,但是我的血煉**也不是吃素的,”血龍轉過頭來對夜凡說道,“那老狐貍是第一次使用血蓮,尚未嫻熟,但其放出的靈力卻是威力極強,情急之下,我調動本命內丹護身,卻被血蓮的靈力直接廢去了一半內丹,若不是我用血煉**化為血霧遁逃而去,當年就死在這老狐貍的手里了。”

    “您遁逃之后,他沒有追殺您?”

    夜凡皺眉問血龍。

    “開始沒有,”血龍回答道,“將我打成重傷后,老狐貍一心想將血蓮內的靈力吸納體內,妄圖肉身成圣,稱霸寰宇,怎奈他乃是狐身之軀,而那血蓮之內的靈力乃是天地之血凝聚而成,只有擁有血靈內丹,才可以承受其靈力,否則必會血爆而亡,哈哈哈,真是人算不如天算,老狐貍得了血蓮,卻無法歸靈入體,真乃天意!”

    “他為了吸納血蓮內的靈力,所以才會一心想要龍祖您的本命內丹血玲瓏?”

    夜凡問道。

    “不錯,”血龍回答道,“那血蓮的靈力非同小可,尋常血靈靈物的內丹根本無法承載,老狐貍殺死了數十位血靈靈物,奪其內丹,試圖引靈入體,最終卻因貪得無厭,導致屢屢失敗,思來想去之后,他便打起了血玲瓏的注意。”

    “他開始追殺您?”

    夜凡追問。

    血龍點了點頭。

    “后來呢?”

    “我那時身受重傷,內丹破裂,血氣四溢,”血龍接著說道,“為隱藏血氣,不被那老狐貍發現,我用靈力將此山打穿一個山洞,然后隱藏其中,怎奈何還是沒能止住血氣外溢,泄露出的血氣形成了血瀑布,還有這血湖。”

    “千百年來,他沒有下湖追殺與您,是不是因為他不喜鮮血?”

    夜凡問血龍。

    “不喜鮮血?哼,”血龍冷笑一聲,“不喜鮮血,他干嘛還那么喜歡啃人頭?”

    夜凡聽后,瞬間心中一驚!

    對啊,這老家伙不僅啃人頭,還喜歡加入血氣的美酒,完全就是一個嗜血狂魔,怎么會不喜鮮血!

    難道是

    難道是邪月在騙他!

    “老狐貍開始的確是滴血不沾,因為他的異術修為不允許他嗜血,否則天生的異術修為就會大打折扣,不過自從他大開殺戒,吞噬了許多血靈靈物的內丹之后,就開始變得嗜血,并以吃人為樂,被他吃掉的人,恐怕已有上千人了。”

    血龍解釋道。

    “既然如此,他為何不敢下血湖?”

    夜凡疑惑地問道。
江苏11选5任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