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bjuno.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六百九十七章 玩家

    “外面的那個我,包括甘賴,力王他們,即是真的,也是假的。(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平靜到死寂的遺跡之中,老嫗平靜開口說道。

    “即是真的,也是假的”

    原地,聽著這話,阿帝爾皺了皺眉,似乎聯想到一些東西。

    一件東西,即為真的,也為假的,這聽上去似乎矛盾,但配合上眼前的場景,卻令阿帝爾不由想到一些東西。

    “不錯,即是真,也為假的。”

    面對阿帝爾,老嫗笑了笑,開口說道“就如本尊與鏡像的關系。”

    “此刻出現在外界的人,不論是我,還是力王,乃至于其他人,本質上來說,其實都是早已經埋葬在過去歲月之中的人。”

    “我們早已在過去的紀元中逝去,此刻外界顯化出來的我們,僅僅只是過去的我們所顯化出來的一個投影。”

    “時空之影”阿帝爾平靜開口說道。

    “時空之影”

    聽著阿帝爾的描述,老嫗愣了愣,略微想了想后,又不由點頭,道“很貼切的形容。”

    阿帝爾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盡管對這個世界抱有諸多疑惑,但他到底是一名橫行諸多世界的大巫師,見識遠比這個世界的人要廣,自然輕易的理解了眼前的場面。

    若是阿帝爾所想的不錯,此刻整個世界,其實都是一場真實而虛假的輪回。

    其中的一切人與物,無疑都是真的,是過去真實的投影與再次顯化,再次的展現了出來。

    用容易理解的方式來理解,可以將其理解為一個單機游戲。

    整個世界就是游戲的場景,其中的人物都是過往真實的顯化,相當于一個個劇情人物。

    這些劇情人物可以說是真實,也可以說是虛假。

    說是真實,是因為他們的確曾經真實存在于這個世界之上。說是虛假,是因為曾經真實的他們早已失敗,早已死去,此刻的他們,不過是被世界意識從時空長河中復制出來的虛影罷了。

    至于阿帝爾自身,則是一個徹底的外來者,也是這個單機游戲中唯一存在的玩家。

    身為玩家,目的自然是想要打通這整個世界,也就是將這世界的意識擊倒,獲取更近一步的資糧。

    而這個世界,同樣希望將阿帝爾這個玩家徹底留下。

    因為只有這樣,他才能真正活過來。

    這個世界早已經壞死,時空的輪回,看似宏偉與神奇,實際上卻正是這個世界逐漸走向毀滅的跡象。

    若沒有外力的干涉,等一場場輪回不斷進行下去,這個世界的力量將會被不斷耗盡,遲早有一天,會走向徹底崩壞的深淵。

    而意外出現的阿帝爾,便是這個出現的外力。

    身為五級大巫師,繼承翡翠之母血脈,即將成為下一個翡翠之光的大巫師,阿帝爾的本源雄厚,縱使對一個世界而言,也不容小覷。

    只要將他吞下,擁有了嶄新的本源推動,整個世界便擁有了嶄新的生機,真正擁有了復蘇的希望。

    不過阿帝爾身為這世界唯一的玩家,也不是尋常便能得手的。

    穿越異能是他最后的底牌,一旦發覺不對,立刻便可脫離整個世界,宣告這一輪游戲結束,新一局的游戲開始。

    這便相當于掌握了單機游戲中,玩家稍有不順,便可開局重來的權利。

    也因此,阿帝爾才能撐到現在。

    “很難辦”

    想通了這些關鍵,阿帝爾皺起眉,一時也覺得有些難辦。

    擁有了開局重來的權利不意味著就掌握了一切。

    對手是這個世界的世界意識,更覺醒了自我的意識。

    想要從這一場輪回游戲中獲勝,幾乎就意味著要與整個世界做對抗,稍有不慎,一步踏錯,便是滿盤皆輸。

    更關鍵的是,身處這個世界,對方可以屏蔽他此前經歷的記憶。

    這就意味著每一次,陳銘都要重新開始,以茫然的姿態面對局面,而對方卻可以一次次觀察他的行為,分析他的性格,能力,乃至于底牌,從而一步步將他引到足以致命的陷阱之中。

    “如何破局”

    站在原地,阿帝爾心中不由閃過這個念頭。

    與對方相比,這一場游戲中,他除了可以重來之外,幾乎毫無優勢。

    而且重來也未必安全,因為一旦選擇重來,這一次經歷的一切記憶多半也會消失,下一次未必還有這一次的運氣,能夠明白這場輪回的真相。

    若是在茫然之中,對上一個早有準備的世界意識,那結局恐怕還要更加凄慘。

    “不必太擔憂。”

    原地,望著身前皺眉的陳銘,老嫗輕輕嘆了口氣“車到山前必有路,這是上一次輪回中,你親口對我說的話。”

    “我覺得這句話很有道理。”

    她笑了笑,對著陳銘鼓勵道“相對于最初的幾次,這一次,我們的優勢已經足夠大了。”

    “你的分身沒有出事,也提前知道了真相,這已經是絕大的優勢。”

    “你們在這個地方待了這么長的時間,就沒有推測出擊敗那最終黑手的辦法”

    原地,阿帝爾皺著眉,開口問道。

    “辦法,當然有”

    聽著阿帝爾的話,老嫗輕聲嘆了口氣“待在這里的無數時光里,我們幾個人一同商量,最終推測出了幾個擊敗那黑手的辦法。”

    “第一個,便是將真實的領域,也就是這座遺跡的影響范圍變大,使得那個所能掌控的地域不斷縮小,直到整個世界都化成了真實。”

    “這個辦法沒用。”

    阿帝爾搖了搖頭,臉色平靜,直接否決“過去的世界意識早已經死去了,不可能再回來,能夠擁有而今的這塊地域,已經是他最后的一點力量在庇護了。”

    這個辦法并不可行。

    如今的世界意識之所以會變成的如今,就是因為過去正常的世界意識已經徹底死去才會如此。

    一個已經隕落的世界意識,能夠庇護住眼前這片遺跡不受輪回影響已經是極限了,指望其擊敗如今存在的世界意識,那無疑于天方夜譚,是不可能存在的事情。

    “過去的你也是這么說的。”

    望著阿帝爾,聽著他的話,老嫗有些無奈的開口說道“只是如果這樣,那辦法就只剩下一個了。”

    “擊敗三神,以三神的本源構成階梯,走到那個存在身前,去正面擊敗他。”
江苏11选5任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