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bjuno.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四百八十五章 柔情蜜意

    蘇沫脾氣火爆,本身因為孫侯家來了兩個人追殺她們,她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氣,現在更是分分鐘爆發。(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娘了個腿的,這個癟犢子孫家要是再敢來人,來一個老娘殺一個,來兩個,老娘殺一雙!真不要個比臉了,子又有孫,孫又又子,子子孫孫無窮盡,跟姑奶奶玩這套,我呸!”蘇沫氣鼓鼓道。

    赫連梨若倒是沒覺得有什么,用手戳了一下蘇沫額頭“你啊,那個子又有孫用錯地方了,人家來的可不是小輩,是長輩,只管打贏,不管年齡。

    “哼!”蘇沫雙手掐腰,還是一臉憤憤不平的樣子。

    嚴逸將她摟到身側“乖!”輕柔的一聲,勝過千言萬語,脾氣暴躁的蘇沫似乎只有和嚴逸在一起的時候,才這么柔順,整個人就如同一只溫順的綿羊,半絲火氣都不見了。

    她將頭柔順的靠在嚴逸胸口,那小鳥依人的樣子與平時截然相反,有一種獨特的美。

    “咱們利用幾天時間抓緊提高自身實力,該補給庫存的就補給庫存,然后咱們先換個住的地方再說。”

    陌玉一邊總結著,一邊將赫連梨若摟在懷里,柔情似水的看著她,眼睛里只有她一個,世界都在這一刻凝固,他能看到的只有她。

    赫連梨若因為靈力枯竭的關系,服了丹藥之后,整個人還有點虛弱,呈現一種柔弱的美,與平時判若兩人。

    “得得得,不打擾你小兩口親熱了。”蘇沫一邊說著,一邊拽著嚴逸離開了赫連梨若的房間。

    陌玉一臉壞笑“娘子,你說她們兩個是給咱們機會,還是想給她們自己機會?”

    赫連梨若臉瞬間蹭的一紅,她腦子里和陌玉躺在床上,被他親吻的畫面浮現在眼前,讓她覺得臉上燙燙的,一直燒到脖子根。

    她沒有回話,但那動人的紅暈還是讓陌玉低下頭,忍不住將唇瓣覆上了她的。

    蜻蜓點水一般的吻,讓赫連梨若腦子里亂糟糟的,剛才陌玉為了不讓她受傷,奮不顧身護著她的畫面,因為不想讓她白白召喚出獨角獸,寧愿硬抗高階武仙的一擊……

    陌玉對她的好,都在日常的點點滴滴中體現出來。

    赫連梨若覺得全身有點酸軟,呼吸也有些緊致,她忍不住將嘴巴張開。

    那一刻的感覺,就如同孫悟空突然被解掉了緊箍咒,陌玉長驅直入擷取芬芳,一發不可收拾。

    所謂不管有啥急事,都沒有這樣的無法控制急切。

    愛意如潺潺流水綿綿不絕,兩人在一陣陣柔情默默中,一路走到床榻,幔帳落下,兩人纏綿悱惻。

    (此處省略一千字不可描述的親吻,一千字不可描述的愛意,一千字不可描述的種種……)

    直到兩人困意襲來,相擁而眠。

    這一覺睡的很徹底,赫連梨若和陌玉感覺這段時間的壓力都在這一覺中得到疏解。

    兩人都是善于偽裝的人,赫連梨若是

    蘇沫脾氣火爆,本身因為孫侯家來了兩個人追殺她們,她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氣,現在更是分分鐘爆發。

    “娘了個腿的,這個癟犢子孫家要是再敢來人,來一個老娘殺一個,來兩個,老娘殺一雙!真不要個比臉了,子又有孫,孫又又子,子子孫孫無窮盡,跟姑奶奶玩這套,我呸!”蘇沫氣鼓鼓道。

    赫連梨若倒是沒覺得有什么,用手戳了一下蘇沫額頭“你啊,那個子又有孫用錯地方了,人家來的可不是小輩,是長輩,只管打贏,不管年齡。

    “哼!”蘇沫雙手掐腰,還是一臉憤憤不平的樣子。

    嚴逸將她摟到身側“乖!”輕柔的一聲,勝過千言萬語,脾氣暴躁的蘇沫似乎只有和嚴逸在一起的時候,才這么柔順,整個人就如同一只溫順的綿羊,半絲火氣都不見了。

    她將頭柔順的靠在嚴逸胸口,那小鳥依人的樣子與平時截然相反,有一種獨特的美。

    “咱們利用幾天時間抓緊提高自身實力,該補給庫存的就補給庫存,然后咱們先換個住的地方再說。”

    陌玉一邊總結著,一邊將赫連梨若摟在懷里,柔情似水的看著她,眼睛里只有她一個,世界都在這一刻凝固,他能看到的只有她。

    赫連梨若因為靈力枯竭的關系,服了丹藥之后,整個人還有點虛弱,呈現一種柔弱的美,與平時判若兩人。

    “得得得,不打擾你小兩口親熱了。”蘇沫一邊說著,一邊拽著嚴逸離開了赫連梨若的房間。

    陌玉一臉壞笑“娘子,你說她們兩個是給咱們機會,還是想給她們自己機會?”

    赫連梨若臉瞬間蹭的一紅,她腦子里和陌玉躺在床上,被他親吻的畫面浮現在眼前,讓她覺得臉上燙燙的,一直燒到脖子根。

    她沒有回話,但那動人的紅暈還是讓陌玉低下頭,忍不住將唇瓣覆上了她的。

    蜻蜓點水一般的吻,讓赫連梨若腦子里亂糟糟的,剛才陌玉為了不讓她受傷,奮不顧身護著她的畫面,因為不想讓她白白召喚出獨角獸,寧愿硬抗高階武仙的一擊……

    陌玉對她的好,都在日常的點點滴滴中體現出來。

    赫連梨若覺得全身有點酸軟,呼吸也有些緊致,她忍不住將嘴巴張開。

    那一刻的感覺,就如同孫悟空突然被解掉了緊箍咒,陌玉長驅直入擷取芬芳,一發不可收拾。

    所謂不管有啥急事,都沒有這樣的無法控制急切。

    愛意如潺潺流水綿綿不絕,兩人在一陣陣柔情默默中,一路走到床榻,幔帳落下,兩人纏綿悱惻。

    (此處省略一千字不可描述的親吻,一千字不可描述的愛意,一千字不可描述的種種……)

    直到兩人困意襲來,相擁而眠。

    這一覺睡的很徹底,赫連梨若和陌玉感覺這段時間的壓力都在這一覺中得到疏解。

    兩人都是善于偽裝的人,赫連梨若是

    蘇沫脾氣火爆,本身因為孫侯家來了兩個人追殺她們,她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氣,現在更是分分鐘爆發。

    “娘了個腿的,這個癟犢子孫家要是再敢來人,來一個老娘殺一個,來兩個,老娘殺一雙!真不要個比臉了,子又有孫,孫又又子,子子孫孫無窮盡,跟姑奶奶玩這套,我呸!”蘇沫氣鼓鼓道。

    赫連梨若倒是沒覺得有什么,用手戳了一下蘇沫額頭“你啊,那個子又有孫用錯地方了,人家來的可不是小輩,是長輩,只管打贏,不管年齡。

    “哼!”蘇沫雙手掐腰,還是一臉憤憤不平的樣子。

    嚴逸將她摟到身側“乖!”輕柔的一聲,勝過千言萬語,脾氣暴躁的蘇沫似乎只有和嚴逸在一起的時候,才這么柔順,整個人就如同一只溫順的綿羊,半絲火氣都不見了。

    她將頭柔順的靠在嚴逸胸口,那小鳥依人的樣子與平時截然相反,有一種獨特的美。

    “咱們利用幾天時間抓緊提高自身實力,該補給庫存的就補給庫存,然后咱們先換個住的地方再說。”

    陌玉一邊總結著,一邊將赫連梨若摟在懷里,柔情似水的看著她,眼睛里只有她一個,世界都在這一刻凝固,他能看到的只有她。

    赫連梨若因為靈力枯竭的關系,服了丹藥之后,整個人還有點虛弱,呈現一種柔弱的美,與平時判若兩人。

    “得得得,不打擾你小兩口親熱了。”蘇沫一邊說著,一邊拽著嚴逸離開了赫連梨若的房間。

    陌玉一臉壞笑“娘子,你說她們兩個是給咱們機會,還是想給她們自己機會?”

    赫連梨若臉瞬間蹭的一紅,她腦子里和陌玉躺在床上,被他親吻的畫面浮現在眼前,讓她覺得臉上燙燙的,一直燒到脖子根。

    她沒有回話,但那動人的紅暈還是讓陌玉低下頭,忍不住將唇瓣覆上了她的。

    蜻蜓點水一般的吻,讓赫連梨若腦子里亂糟糟的,剛才陌玉為了不讓她受傷,奮不顧身護著她的畫面,因為不想讓她白白召喚出獨角獸,寧愿硬抗高階武仙的一擊……

    陌玉對她的好,都在日常的點點滴滴中體現出來。

    赫連梨若覺得全身有點酸軟,呼吸也有些緊致,她忍不住將嘴巴張開。

    那一刻的感覺,就如同孫悟空突然被解掉了緊箍咒,陌玉長驅直入擷取芬芳,一發不可收拾。

    所謂不管有啥急事,都沒有這樣的無法控制急切。

    愛意如潺潺流水綿綿不絕,兩人在一陣陣柔情默默中,一路走到床榻,幔帳落下,兩人纏綿悱惻。

    (此處省略一千字不可描述的親吻,一千字不可描述的愛意,一千字不可描述的種種……)

    直到兩人困意襲來,相擁而眠。

    蘇沫脾氣火爆,本身因為孫侯家來了兩個人追殺她們,她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氣,現在更是分分鐘爆發。

    “娘了個腿的,這個癟犢子孫家要是再敢來人,來一個老娘殺一個,來兩個,老娘殺一雙!真不要個比臉了,子又有孫,孫又又子,子子孫孫無窮盡,跟姑奶奶玩這套,我呸!”蘇沫氣鼓鼓道。

    赫連梨若倒是沒覺得有什么,用手戳了一下蘇沫額頭“你啊,那個子又有孫用錯地方了,人家來的可不是小輩,是長輩,只管打贏,不管年齡。

    “哼!”蘇沫雙手掐腰,還是一臉憤憤不平的樣子。

    嚴逸將她摟到身側“乖!”輕柔的一聲,勝過千言萬語,脾氣暴躁的蘇沫似乎只有和嚴逸在一起的時候,才這么柔順,整個人就如同一只溫順的綿羊,半絲火氣都不見了。

    她將頭柔順的靠在嚴逸胸口,那小鳥依人的樣子與平時截然相反,有一種獨特的美。

    “咱們利用幾天時間抓緊提高自身實力,該補給庫存的就補給庫存,然后咱們先換個住的地方再說。”

    陌玉一邊總結著,一邊將赫連梨若摟在懷里,柔情似水的看著她,眼睛里只有她一個,世界都在這一刻凝固,他能看到的只有她。

    赫連梨若因為靈力枯竭的關系,服了丹藥之后,整個人還有點虛弱,呈現一種柔弱的美,與平時判若兩人。

    “得得得,不打擾你小兩口親熱了。”蘇沫一邊說著,一邊拽著嚴逸離開了赫連梨若的房間。

    陌玉一臉壞笑“娘子,你說她們兩個是給咱們機會,還是想給她們自己機會?”

    赫連梨若臉瞬間蹭的一紅,她腦子里和陌玉躺在床上,被他親吻的畫面浮現在眼前,讓她覺得臉上燙燙的,一直燒到脖子根。

    她沒有回話,但那動人的紅暈還是讓陌玉低下頭,忍不住將唇瓣覆上了她的。

    蜻蜓點水一般的吻,讓赫連梨若腦子里亂糟糟的,剛才陌玉為了不讓她受傷,奮不顧身護著她的畫面,因為不想讓她白白召喚出獨角獸,寧愿硬抗高階武仙的一擊……

    陌玉對她的好,都在日常的點點滴滴中體現出來。

    赫連梨若覺得全身有點酸軟,呼吸也有些緊致,她忍不住將嘴巴張開。

    那一刻的感覺,就如同孫悟空突然被解掉了緊箍咒,陌玉長驅直入擷取芬芳,一發不可收拾。

    所謂不管有啥急事,都沒有這樣的無法控制急切。

    愛意如潺潺流水綿綿不絕,兩人在一陣陣柔情默默中,一路走到床榻,幔帳落下,兩人纏綿悱惻。

    (此處省略一千字不可描述的親吻,一千字不可描述的愛意,一千字不可描述的種種……)

    直到兩人困意襲來,相擁而眠。

    這一覺睡的很徹底,赫連梨若和陌玉感覺這段時間的壓力都在這一覺中得到疏解。

    兩人都是善于偽裝的人,赫連梨若是
江苏11选5任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