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bjuno.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二百三十三章 老謀深算

    白夜自然不知道朱董事此時在想什么,但也能察覺出朱董事看向她目光中的敵意越來越重。(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被人這樣盯著的感覺自然不會太好,白夜雖小有緊張,但也問心無愧,所以一直神色鎮定地站在一旁等候朱董事下達指示。

    朱董事見白夜在自己逼視的目光中竟然能保持氣定神閑,神態自若,心里對她更加高看了一眼,暗道是個可造之材,但可惜這個人不能為己所用。

    審視良久,朱董事終于開口對白夜冷冷說道“情況我基本清楚了,你先回去吧。”

    “好。”白夜亦不多話,點頭禮貌退出了辦公室。

    朱董事獨自沉思了好一會兒,把自己的助理金科長給叫了進來,吩咐道“你把營業部白夜的資料調出來發給我,然后叫申科長多注意她一下。”

    金科長是個三十多歲的女人,鼻側有些雀斑,身穿黑藍色的套裝,戴著黑框眼鏡,頭發一絲不茍地梳向腦后綰成發髻,這樣的打扮讓她很是顯老。

    雖然相貌很是普通,但她卻是朱董事的心腹,也是申科長的內應,她和申科長不僅是延吉同鄉,而且還是校友,申科長當年就是她介紹來公司的。

    一般人是聽不懂朱董事這種吩咐的,但金科長能懂,她立馬就明白自己領導是有意思想讓白夜卷鋪蓋了,讓申科長多注意的意思就是讓她找找白夜的毛病,在工作上給她下下絆子,讓她知難而退,自動請辭。

    金科長領命而出,朱董事隨即起身去了李愛國的董事長辦公室,冷旭這家伙到底是什么情況,她得敦促李愛國去探探底兒,不能讓他吃著碗里看著鍋里的,天澤的產業絕不能便宜了白眼狼。

    朱董事去的時候,李愛國正在悠閑地泡著功夫茶,見她臉色凝重地進來,就知道肯定又有什么不滿之事要來發埋怨。

    李愛國暗暗皺了皺眉頭,擠出微笑抬手招呼朱董事,“來的正好,這是冷旭剛送我的極品大紅袍,還有這套純手工打造的純銀茶具,好茶配好杯,快來嘗嘗,泡的火候剛剛好。”

    朱董事卻并不接茬,臉色更加難看,眉頭擰出了川字紋,開口就嗔道“你整天就知道弄這些,我看公司的事兒你是越來越不上心了。”

    見她冷臉掃興,李愛國也不理會,自顧端杯品茶,放下茶杯才打了個哈哈問道“又怎么了又是哪里不好了”

    朱董事也不坐下,站在李愛國對面,伸手指了指茶幾上的杯杯盞盞,開始發火,“冷旭給你點兒小恩小惠就把你騙得五迷三道,你知不知道他跟那個白助理并不簡單你還一心想把云柔嫁給他,你知道他葫蘆里賣的什么藥嗎”

    李愛國很是無奈,深深地嘆了口氣,抬手打斷朱董事的話,好言安撫,“夫人哪,稍安勿躁,先坐下先坐下。”

    見朱董事還是怒目以視地站在那里不過來,李愛國只得站起身來,親自過去拉她過來坐下,又親手倒了杯茶,給她端到面前,這才緩聲說道“你聽我說,我不知道你又聽到了什么閑言碎語,但你真的不用太過擔心,云柔的婚姻大事我一定會慎重再慎重的。”

    朱董事怒火漸熄,狐疑地看著李愛國,“你如何慎重倒是說說看。”

    李愛國胸有成竹,不緊不慢喝了口茶,“我雖然屬意冷旭,但我還并沒有最終確定,還是要好好加以考驗的。你說的這個白助理的問題,其實我也注意到了,所以之前我已經跟冷旭談過了她的去留問題,等他們負責的那個案子做完,就打發她走。”

    “已經談過了”朱董事面露驚訝,她沒想到李愛國會留心這個問題并提前預防。

    李愛國微露得色,點頭一笑,“放心吧夫人,不管是家里的事,還是公司的事,我都比你想象得要上心。”

    朱董事松了口氣,臉色緩和了很多,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又道“要打發就快一點,干嘛還要等案子做完”

    李愛國沒急著作答,而是先提起小銀壺,將茶湯注入公道杯里,又拿起公道杯給朱董事和自己添上茶水,這才開口侃侃而談“臨陣換將是商場大忌,白助理工作能力還是有的,就讓她發揮完余熱再走也不遲。再說就算要讓她走,我們把她弄走跟冷旭出面讓她走效果能一樣嗎所以不要不急于一時,現在他們兩個人都在咱們眼前盯著,即使有什么端倪也容易看得出來,我們還可以心中有數,控制調停,如果現在立刻就讓她走了,兩個人余溫未盡,轉入地下,背地里藕斷絲連偷偷往來,那反倒是不好控制了。”

    “有道理。”朱董事緩緩點頭,又沉吟道“雖然沒什么實證,但我就是覺得他們之間肯定不簡單。”

    李愛國笑了笑,“也沒什么不簡單的,年輕人的沖動,不就是個神秘感和新鮮感嗎就算他們之間互相存在些好感,在公司里把距離拉開了,各自看明白了對方的身份和定位,慢慢消磨,就像這茶水,只要給它個時間,熱度都會涼的。”

    朱董事不以為然,“你說的簡單,想要高攀的人可不管那一套,恐怕還是會處心積慮的往上貼。”

    李愛國冷笑道“她即使想往上貼,那也得人家讓她貼啊,如果被她貼上就會變成巨大的累贅而毀掉自己的大好前途,那恐怕沒人敢讓她貼。”往銀壺里續了熱水,接著又說道“冷旭來公司已經七八年了,他的表現和能力有目共睹,我相信冷旭他是個聰明人,孰重孰輕,他肯定拎得清,應該怎么做,我相信他是有分寸的,我們就拭目以待吧,畢竟決定權是握在我們手里的,你還有什么不安心的呢”

    聽了這話,朱董事想了想卻又陡然皺眉,“你的意思是說冷旭他對云柔并不是真心喜歡,而是想要高攀才不敢節外生枝的,是吧”說到這里,朱董事以此類推,更添火氣,雙眼圓瞪,指著李愛國冷聲質問“李愛國,你也是這樣的,對吧”

    眼見朱董事又要發作,李愛國卻并不慌亂,仿佛是早已篤定了下一步的棋路,他抬手握住朱董事指著他的那只手,緊緊地裹在掌心里,另一只手則過來輕拍安撫,同時溫聲說道“良禽擇木而棲,夫人哪,咱們不必苛求人性的赤純,但也不要去否認對方的真誠和感情,你說對吧”
江苏11选5任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