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bjuno.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七十七章 顯露

    看到這樣一位與平日里溫柔行徑,大相徑庭的崔婉清,崔長健和她的兩位舅父倒還能想的通,不難想到這孩子是被氣的狠了,面對著仇人,那里還能有好臉色?

    可是崔婉清此時此刻的做派,落在齊玄輝的眼中,這位的心里立時便掀起了驚濤駭浪。

    這世間的人,哪怕平日里偽裝的再多么完美,但是,也會在某些情形下,不自覺的便真情流露,崔婉清現在就是這樣的情形。

    她對姜姨娘的背叛賣主,恨之,對周氏的處心積慮,趕盡殺絕亦恨之,對向氏的以怨報德,狼心狗肺,更是恨的牙根癢癢。

    因此上不知不覺得,就完全顯露出前世里的氣勢來,看似輕描淡寫,但其實卻是殺氣騰騰,別看她打一出來,這面上就沒斷過笑臉。

    可是,齊玄輝卻知道,這個姜姨娘絕乎是得死,肯定是活不成了。

    他曾經親眼看著那個人,就這樣看似隨意的,一口氣處置了十七個宮女,九名隨從,那一次雖是無意間看到的,但是那個人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冷酷無情,殺伐決斷,卻是深深的烙印在齊玄輝的心里。

    而原本應該在崔婉云身上出現的這一特質,卻突然的在崔婉清的身上迸發出來,還好不巧的讓齊玄輝看了個正著,這對他的精神沖擊著實不小!

    人的外貌可以變,但是這種骨子里蘊含著的氣質,秉性,絕乎不能模仿,更不會這樣的神似,對。就是神似。

    若果說,崔婉云的外表,就是自己前世里沒有來得及好好珍惜的愛妃,那么崔婉清這些不經意顯露出來的特制,簡直就和前世里的愛妃一般無二。

    都是面上笑的醉死人,讓人不受控制的沉溺其中,可其實卻最是冷情冷性。頭腦清醒。手斷果決之輩。

    齊玄輝想到這些,腦海里不停的閃過崔婉云和崔婉清的面龐神色,形容舉止。他突地就覺著天旋地轉,一股子劇烈的眩暈涌上,他的身子一歪,眼看就要站不住。

    好在他是一把扶住了身邊的樹干。用力的閉上眼睛,努力的平復著自己如同擂鼓般的心跳。

    耳邊恍恍惚惚的聽見自家九哥。小聲著急的問自己這是怎么了?

    齊玄輝只覺著自己仿佛說了些敷衍的話,精神卻是怎么都集中不起來了......

    他們兄弟倆,一個發暈,一個發急。外間卻沒人知道這些,所有的一切都在按著既定的軌跡,繼續往下發展著。

    崔婉清自來觀人心思那都是一看一個準。她只需要看著姜姨娘這張又臟又狼狽的臉,就知道她心里又在打的什么鬼主意。

    一見姜姨娘的心思又有所轉變。崔婉清不禁是用帕子掩嘴笑道:“哎呦,姜姨娘該不會以為我是我娘的孩子,就得隨了我娘的性子不成?就應該天生的悲天憫人,覺得眾生平等?”

    “哈哈,你還真可笑,居然還問起我的話來了。”

    崔婉清好容易忍住笑意,搖頭嘆道:“唉,好啦,本小姐也懶得跟一個賤奴多費口舌,你快點選吧,我只數三聲,到時不選,過時不候!”

    崔婉清這會真是連看她出丑的心情都沒有了,就這么個蠢貨,竟然就能得了自家親娘的完全信任,崔婉清不由得是對自己這位沒見過面的生身之母,頗有點恨鐵不成鋼的意思。

    更對侯府里那兩位愛妹成病的兄弟倆,對自家妹妹這種變態的保護,不分情勢的恣意寵溺,打從心眼里有了不贊同的想法。

    要不是他們倆將曹云岫護得緊,生生將人養成了不食人間煙火的善良仙子,曹云岫豈能如此輕易的死去?

    但凡曹云岫當小姐的時候,受點磨難挫折,知道些現實的人情世故,懂得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的道理。

    不要一直活在高高的象牙塔里,不要整日里呆在闔府編制的純真幻夢中,她能這樣的認人不清,識人不明,落得這么個凄慘的下場嗎?

    如果......如果......這樣的如果不要太多了啊!

    想到這里,崔婉清越發覺得心里火大,面對姜姨娘就更是大大的不耐煩了,冷聲數到:“三......二......”

    “別,別數了,奴婢都聽您的,全都聽您的,您讓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絕不敢抗命,只求您在奴婢寫完供詞,簽字畫押之后,放了朵兒吧。”姜姨娘不敢在這個關頭和崔婉清對著干。

    這簡直是拿雞蛋和石頭碰啊,還沒徹底昏頭的姜姨娘在又一次的認清現實下,只能乖乖的像無比強硬的崔婉清妥協。

    崔婉清聞言不屑的撇了撇嘴角,笑道:“放人?你看我像是個傻子嗎?你覺得我會把這么好用的物件,就輕輕松松的換來一張白紙嗎?”

    “蠢貨,休再跟本小姐討價還價,你真是白長了一對眼睛,怎么就看不出來,你們娘倆現在就是展板上的肉,本小姐想怎么下刀子,都隨我的意!那容得下你質疑?”

    她轉臉看了一眼張嘴愣神的萬大勇,笑著一福,“還請萬幫主使人取了筆墨紙硯來,還有,我家小表妹,暫時就托給您照看了,還麻煩您好吃好喝的照看著,小女與家兄自會加倍的奉上食宿費的,您意下如何?”

    “啊,啊,哦,好,好啊,我回家就將您表妹給我渾家照看著,我們家也有三個小的呢,正好做個伴,還正好呢。”萬大勇摸著頭,憨厚的笑道。

    崔婉清低頭莞爾,隨即便鄭重其事的囑托道:“千萬看好我家小表妹,小孩子貪玩,愛跑愛鬧的,可千萬莫要走丟了呢。”

    萬大勇暗暗驚訝,這位崔家的九小姐好縝密的思路,好強悍的承受力,面對著殺母仇人,還能這般的談笑風生,真是比一般的男子還要強上幾分。

    他們這些道上混的男兒,都是將頭提在手中混營生的人,自來都只會崇尚有真本事,有實力的人。

    但卻又并不像京城里這些虛偽的高官顯貴,都只愛以性別取人,說來說去的都是男人怎么厲害,女人怎么頭發長見識短。

    萬大勇這會就覺得崔婉清這位大家小姐處事利索,一點都不拖泥帶水,兒女情長。而且這女娃兒的頭腦還特別的清醒,處事手段老到,想的周密,貌似比崔三公子還厲害幾分。

    心中不由得大是敬佩,忙拱手言道:“九小姐只管放心,在下定會將曹家小姐照看的妥當,到時候,殺還是留,賣還是送,都只憑您一句話。”

    崔婉清淡淡一笑,瞥了一眼軟到在地上,雙目無神的姜姨娘,又扭臉沖著嚇傻了的朵兒笑了笑,這才慢慢悠悠的走到崔長健身后,扭臉瞧著滿林子的枯枝黃葉,靜等著筆墨來了,姜姨娘寫供詞。

    崔長健看了一眼曹朵,不難發現,這個女娃兒神情看起來木木呆呆的,但是雙手卻是緊緊的握著自己的裙子,顯見這表禮不一啊。

    他心里馬上就有些忐忑不安,他可真的沒想到,崔婉清會大喇喇的就這么不管不顧的走出來,當著眾人露了面。

    這個曹朵,看情形怕是不會被滅口的,這孩子已經是記事的年紀了,將來長大了,心里又知道她的親娘是死在自己兄妹手中,這豈不是又要再上演一幕為母報仇的戲碼?

    這就是隱藏的禍根啊,“除還是不除?不除將來就是禍患,除,就代表著要毀諾,這到底該如何抉擇?”崔長健摸了摸鼻子,身子微微傾向崔婉清,扭臉在她耳邊輕聲問道:“九妹妹,你這位曹朵表妹,將咱們倆看的一清二楚,那還不得恨死了咱們兄妹?現在她還小,沒什么能力,可要是長大了......”

    崔長健這話并沒有說完,畢竟和曹朵有血緣關系的人是崔婉清,自己總是個局外人,只能是提點一半句的,也不能硬逼著崔婉清做決定不是?

    崔婉清聞言又瞟了一眼曹朵,很快便冷冷的言道:“到時候讓舅父將此女,遠遠的送走也就是了,她現在六七歲的年紀,不管記什么事情都是隱隱約約的。”

    “再讓她在鄉下地方長大,隨意的許個人家,一輩子也就這么過去了,反正我是不愿意再看見她的,看見她我就由不得想起,娘親怎么這么傻,偏偏相信這起子小人!”

    說真話,崔婉清真實的想法,是想將這娘倆一起送去黃泉路,省的以后煩心,但是她現在的身份地位,辦事受著局限,此事要想徹底決斷,還得讓長輩知曉。

    到了那時,這曹朵的生死可不就是她說了算的,不過就算自己不能讓曹朵速死,但是揪住兩位舅父的愧疚之情,將人遠遠的送走,還是小菜一碟。

    一個沒有靠山,又在鄉下長大的女孩子,就算有報仇之心,那她能翻起的波浪也有限度,崔婉清倒還不把她放在眼里。

    如此的處置,也算是她在最大限度里,將威脅降至最低吧。(未完待續)(www.zbjuno.live)
江苏11选5任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