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bjuno.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七十五章

    ps:章推已完結古言宅斗《將門貴秀》且看我將門虎女,如何逆襲京城貴女圈。

    姜姨娘說到這里,微微的頓了頓,瞧著萬大勇露出一副,原來如此的模樣,將剛剛那惡相收了些,貌似還將手中攥著的曹朵,放松了一點,她這才吁了口氣。

    沉聲繼續言道“周氏她本來就是姨娘生的,全靠著巴結嫡母,這才被周夫人記在名下,此人的本性就最是個好面子的人,再加上打小在家里沒少遭罪,心理本就不是個良善之輩。”

    “她眼看著本來美好的未來,就要變為一場最不愿看到的噩夢,那里受得住?要是吳公子真的和她退了婚,那么對于她這么個身份尷尬之人,無疑就是天塌地陷啊,這樣的結果,周氏怎么能接受?怎么可能不痛恨我家小姐?”

    “就在這個緊要關頭,原先的左相蘇永安犯了事,被當今圣上厭棄,這要是蘇相倒了臺,少不了的就要牽連大批官員,朝中誰人不知吳家乃是蘇家的死忠,他家那肯定是逃脫不了的。”

    “這可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周氏可不就是更加的頭疼了?吳公子的確是無暇顧及和她退婚之事了,但是要是吳家定了罪,不管是被流放,還是貶為庶人,周氏都要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這相比于被吳公子拋棄,她更害怕去過下等人,那種朝不保夕,食不果腹的凄慘生活。”

    “要真是過上那樣可悲的日子,真比殺了她更殘忍,周氏在恐慌之下,便按著自己的習慣。去城西古月庵向觀世音菩薩哭訴心聲,卻正好被等在暗處的曹三夫人向氏聽了個正著。”

    萬大勇這會也聽的入了戲,忍不住問道:“怎么,聽你這意思,這個向氏,曹家三小姐的好友,卻是早就有所圖謀了?”

    姜姨娘聞言苦笑著說道:“說來。大爺您恐怕是不會信的。我們家這位曹三夫人,恐怕才是這世上,最痛恨我家小姐之人。向氏本是低品小官家的小姐,托著舅家說情,這才勉強的進了靜惠學院。”

    “她想要巴結別家的貴女,卻是沒人瞧得上她。只有我家小姐,從來都是不以家世看人。總是溫和待人,她就是看準了這點,這才想法設法的裝作賢淑女子,和我們家小姐做了朋友。”

    “我家小姐乃是堂堂的侯府千金。又被侯爺和我家三爺捧在手心,那真的是要什么有什么,最最金貴不過了。但卻從來不把這些身外之物,放在眼里心頭。”

    “你想想。一個貪慕虛榮,眷戀富貴,卻偏偏出身不高,心比天高,奈何自己命數不好的女子,跟在一位本就出身尊貴,卻從來不以為自己的身份超脫,就覺得自己有多么了不得的小姐身邊,這么極端的兩種人,卻硬要在一起做朋友,能有好結果嗎?”

    “向氏對我家小姐,面上肯定是百般的親熱,可心里那是半點都看不慣的,覺得我家小姐矯情,明明自己是高高在上的那一個,偏還要對所有人,做出一副親和的嘴臉來,真叫人惡心。”

    “她對我家小姐的嫉妒,就這樣日積月累,一日比一日變得變深,剛開始,她還只是跟在小姐身邊,混吃混喝,混衣裳混首飾,可是日子久了,她的貪心就越發的厲害起來,居然想要嫁給我們家三爺做正妻!”

    這句話一說出姜姨娘的口,本來身處兩端的曹沐和崔婉清,都是打了個寒顫。

    姜姨娘這回說話,條理極為清晰,一口一個我家小姐,對崔二夫人和曹三夫人,卻是稱為周氏和向氏,可見她這會已經陷入了深深的回憶之中。

    在回憶里,姜姨娘還將自己當成了香蝶,仿佛自己還是曹云岫身邊,那個衷心耿耿的小丫鬟,這很明顯是自我催眠,想想也不難理解。

    姜姨娘做出了這么多的可怕,可恨之事,她要是不尋求一個解決之法,怕是早就瘋了。

    崔婉清眼前不知怎么地,就閃過了第一次見到姜姨娘的景象,明明是個年紀不大的少婦,可那雙眼睛卻布滿了老歐般的皺紋,這種不符合常理的事情,不就從側面反映出了姜姨娘這個人,真真是大有古怪。

    另一邊的曹沐,卻是在心里悲嘆,“來了,就是這里啦,所有的罪孽,都是從這件事情上開始的,要是我當年狠心一點,不要慣著岫兒,不答應娶那毒婦,又怎么會發生后面的慘事?”

    “天作孽,猶可恕,人作孽,不可活啊......”

    曹沐這心里越想越心灰,腳下發軟,立時就站不住了,曹澤扶著弟弟,瞧了眼后面站著的孟遠山。

    這位眼亮,趕緊從懷里取出一塊帕子,鋪在地上,曹澤沖著他微微點頭謝過,這才將懷里托著的曹沐,輕輕的扶著坐到地上。

    他這個做大哥的心中疼痛,不亞于已經失魂落魄的曹三爺,對于曹澤來說,孝順娘親,照顧幼弟幼妹,就是他的職責所在。

    自家弟弟和妹妹,能走到今時今日這種這一步,都是他這個為人兄長的,太不稱職了。

    只不過事已至此,曹澤卻不能任由自己自怨自艾,眼看著自家三弟已經頻臨崩潰的邊緣,自己這個做大哥的,可萬萬不能倒,一定要撐住了才行。

    曹澤咬緊牙關,將眼神投向前方。

    就聽著姜姨娘語氣中帶著自己的感情,很是動情的說著:“我們家小姐可不傻,她知道自家三哥身份金貴,不可能隨意的娶一個小官之女做正室,于是便委婉的拒絕了,說是婚姻大事,只有父母長兄做主的分,那里輪得到她一個幼妹管?”

    “向氏大概從這會,便已經對我們家小姐起了壞心了,而我也是個不爭氣的,就在此時被人家抓住了小辮子,繼而被人家捏在手里,揉圓搓扁的指派。”

    “此事說來由始至終都是一個大笑話,我家大哥被人做了仙人跳,騙了錢財,被打得半死不說,還被人誣陷送官究辦。”

    “我當時求了我們家小姐,小姐也很著急,讓我們家三爺幫著處置,奈何人家人證物證俱全,又不肯用銀錢和解。”

    “就在我們全家無可奈何,侯府也是束手無策的時候,向氏突然背過人來找我,說是她有辦法幫我大哥脫罪,但是作為交換條件,我必須回報與她。”

    “想我家只有大哥一根獨苗,他要是真的出了事情,我父母怕也只有跟著去死了!當時我完全被蒙在鼓里,只知道著急救人,一口就答應了。”

    “其實等此事平息后,我這才想明白,我大哥的事情,應該就是向氏一手策劃出來的,好因著此事拖我下水。”

    “可就算是想明白了,也沒辦法,向氏當時讓我寫了一份認罪書,拿在手里做把柄,我要是反悔,我大哥還得下大獄,本來明明是冤案,卻因為我的一時糊涂,無法翻供。”

    “可想而知,打那時起我就成了向氏手中的秘密武器,我也在她一點一點的逼迫下,徹底的背叛了我家小姐,幫著她在我家小姐跟前做盡了討好之能事。”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我家小姐出面,幫著她嫁進侯府,有了我的配合,她的計劃進行的越發順利,我家小姐因著她接連做的幾件事情,對她大為改觀,結的她甚是貼心,也就越來越和她要好了。”

    “接下來的事情,就是水到渠成,她騙我家小姐,說是家里人要將她送給一位高官做妾,那位高官都已經五十好幾了,她情愿死也不去受罪,說起來也是可笑,無非就是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戲碼。”

    “可是因著我在旁邊煽風點火,小姐居然就信了,就這么著,她總算是如愿以償的嫁進了侯府,成了曹三夫人。”

    向大勇覺得姜姨娘真是笨的可憐,以她當時在曹三小姐跟前的地位,完全可以將事情全盤托出,再來上一個將功折罪。

    想來這曹三小姐為人寬容大度,生氣是難免的,但是也不會太難為她,至多會將她嫁人了事。

    要說向大勇想的也對,但是他卻是站在男人的角度去想問題的。

    要知道姜姨娘當初也想到了這些,可就是因為想到了,自己會被打發出去配人。

    從此離心里的那個人遠遠的,甚至連看上他一眼,都成了奢望,這可是姜姨娘最無法忍受的結果,于是,她這才狠下心腸,選擇繼續的助人為惡!

    姜姨娘的這個小心思,她自己藏起來沒有說,但是并不代表別人也會像萬大勇這樣,只是覺得她傻。

    崔婉清不禁暗暗想道:“要是自家那位自詡風流,自認為生平最得意的事情,就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三舅父,曉得自己的妻妾,都是因為他,這才起了害曹云岫的黑心,怕是當時就得被氣的倒仰了。”

    她這邊心有余悸的凄凄然,臆想著晚些時候,曹家舅父們知道真相后的可能性,卻不知道,就在離她兩百來步的地界,可不就是已經躺倒了曹家三爺嗎?(未完待續)(www.zbjuno.live)
江苏11选5任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