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bjuno.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十八章 旋轉的木馬(十)

    彭因坦幸虧眼疾手快,一把將索鎖托住。

    索鎖伸手揪住他的袖子,還想說什么,眼前一黑,就暈了過去。彭因坦使勁兒托住她下滑的身子,一轉頭,對著走過來的人說:“借過、借過……”

    他們的座位離的不遠,彭因坦幾步走過去,將索鎖放在座位上。

    他輕輕拍著索鎖冰涼的臉,輕聲叫她。她的臉色慘白,眼睛緊閉,嘴唇都沒了血色。

    身邊有人問這是怎么了,需要幫忙嗎?

    彭因坦說謝謝,麻煩誰幫忙請列車員去找列車長,問問車上有沒有醫生羿?

    有人應聲說好的好的。

    他心跳的很急,彎身再叫索鎖,聲音高了點兒。憑經驗來看,索鎖的情況不算很嚴重,可是他不敢大意。這一急,他額頭上汗珠滾滾而落。

    索鎖手還揪著他的衣袖,就是那么一會兒而已,似乎是他呼喚中的焦急觸動了她,她睜開眼睛。

    “索鎖?”彭因坦扶住她。

    索鎖緩慢地眨了眨眼,看著他,閉上眼睛,片刻之后,她再睜開眼,握住他衣袖的手又緊了緊,說:“我居然暈過去了……你別怕……”

    彭因坦看她神智正常,竟然說的還是這個,忽然哽了下,有一會兒,他只摸著她的額頭,不說話。

    廣播里在問車上是否有醫護人員,說現在有位乘客有突發狀況,需要幫助……

    “這下要驚動不少人了。”索鎖眼珠轉了轉,看著座椅上方不時出現的人影——都是陌生人,大概是被她突然暈倒弄的不安了……她動了動,說:“我剛才可能有點兒起急了,沒關系的。休息一會兒就好了。”

    “你別說話了。”彭因坦阻止她。

    他坐到她身邊來,讓她坐的舒服點兒。

    索鎖頭腦越來越清明,看他臉繃的緊緊的,就說:“好……不過我真沒事。”

    彭因坦抬頭,看到列車員帶著人過來了。旁邊有人熱心地說是這位。他先站起來,說明了情況,列車員和列車長帶來的那位中年女醫生過去坐到他的位子上,給索鎖檢查一下。他站的離他們最近,但她們兩個說話的聲音很輕,大概只有她們兩人才能聽到。他著急,但是也不便在這個時候影響醫生的判斷,只能耐著性子看索鎖把袖子卷上去,讓醫生給她量過血壓,又量體溫……她們溝通了好一會兒,索鎖的臉色慢慢在變好。

    她的目光偶爾從醫生臉上轉移開,就看到彭因坦目不轉睛地看著她,她對他微微一笑,以示安慰。

    彭因坦等醫生收拾好簡易藥箱站起來,忙問:“醫生,她什么情況?”

    “血壓很低,可能是勞累或者別的什么原因導致的。已經穩定了,不要擔心。目前在車上沒有更多輔助方法確定病因,建議還是回去之后,及時就醫,做個詳細檢查。”醫生回頭看看索鎖,簡單跟彭因坦說。

    彭因坦一直站在旁邊,他也看到了血壓計測量的結果。但是醫生的這個解釋,一方面沒有打消他的疑慮,一方面也讓他堅定自己該催促索鎖去做詳細檢查的念頭。他等醫生叮囑一番讓他怎樣照顧好索鎖,才謝過她和列車員他們。

    醫生他們離開了,彭因坦跟前后左右的鄰座乘客也表示了謝意,才坐下來。

    索鎖握住了他的手。

    他轉過臉來看她。

    她的手有點兒沒力氣,但是臉色已經恢復了九成……迅速掠過的車窗外的影子在她臉上留下轉瞬即逝的痕跡,襯的她的眼睛都有點迷蒙。

    彭因坦扶了她靠在自己肩膀上,說:“我們改簽下車票。今天就去醫院做檢查……”

    “不用的。”索鎖輕聲說,“我的身體,我自己有數……沒關系的。”

    她輕細的聲音飄飄然鉆進彭因坦的耳中,他不知為何,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這不是他第一次聽到她說類似的話。但沒有哪一次,居然讓他心慌。他也不是沒有經歷過事情的人,這種心慌來的突然又很難控制,就更讓人焦躁。偏偏這焦躁,還不能表現出來。

    “那你告訴我,你剛剛跟醫生都說什么了?”彭因坦問。

    他雖然沒有能夠聽見她和醫生的對話,尤其醫生背對著他,她的臉也總是在醫生的背影中若隱若現,這都讓他不安。

    “跟她說……我回去會見我的主治大夫,做一個徹底的檢查。我保證不拖延……”索鎖輕聲說著,將彭因坦的胳膊拉起來,靠在他胸口處。這樣,她就能聽見他的心跳了……他的心跳沉穩有力,真讓人踏實。她深吸了口氣,說:“所以咱們別在途中耽擱時間了,還是快點回去吧。我想我的床了……回去之后,我要先好好睡一覺。”

    “那么,你到底哪里不舒服?”彭因坦又問。她說了半晌,也沒說自己到底怎么了。“別想瞞著我。要不跟你沒完……”

    索鎖頓了頓,忽然“噗嗤”一笑,歪著頭看他,說:“你能怎么沒完呀?”

    彭因坦竟然有點兒語塞,但他

    臉色真不好看了。

    索鎖把他的手臂拉緊些,說:“你別急。我不說,是因為我現在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樣了……簡單地說,就是我身體里有個零件出了點問題。這個問題的詳細情況……我沒有做進一步的確認。”

    彭因坦收回手臂,把擱板放下,拿過索鎖的水杯來,給她打開,讓她喝口熱水。

    索鎖乖乖地喝了兩口水,偷眼看他——他臉色似乎好看了些,平靜的好像剛剛她說的話他根本沒怎么往心里去……她一放松,喝了一大口熱水。

    “回去以后,我陪你去做檢查。”彭因坦說。

    索鎖猶豫了片刻,說:“好。”

    她有點沒想到,彭因坦竟然這么冷靜。不過他冷靜,總比不冷靜好……本來事情就有點兒糟糕。

    彭因坦把靠枕給她套在脖子上整理好,說:“還是該坐飛機回去。這樣太耗時間了。”

    索鎖靠在座椅上,歪了頭看他。這個坐姿很舒適,她幾乎完全沒有不舒服的感覺了。

    “不。我覺得這樣很好。以后我會記得,第一次坐國內的高鐵,是跟你一起。”索鎖微笑。

    她的笑容溫情脈脈,彭因坦看著看著,卻轉過臉去,說:“我去打杯水。你閉上眼睛休息一會兒……要是睡不著,回來我給你講故事。”

    索鎖微笑,點點頭。

    她看著彭因坦把外套脫了,蓋在她膝上,拿了她的水杯去倒熱水了。她沒揭穿他,其實水她根本沒喝幾口,杯子里還有一大半呢……所以他大概是想拿這個做借口,走開一下。

    她把他的外套往上扯了扯……

    幾分鐘后,彭因坦回到座位上。索鎖跟他離開的時候一樣,仍然在閉目養神,幾乎連姿勢都沒有變。車廂里的空調開的太足,他只穿一件恤衫足夠。她卻蓋了兩件棉服,還要緊緊抓住他的那件……他坐下來,伸手過來,覆在她手上。

    她的手還是有點涼,但手心里汗津津的。

    他知道她并沒有睡著,于是就只是將她的手伸展開,托在自己手上。但是她還是睜開眼,看看他,對他一笑。

    “還好嗎?”他手背碰碰她額頭,問。

    “早就沒事了。”索鎖說。

    彭因坦看著她,過了一會兒,皺了皺鼻子。這個小動作時索鎖經常做的。索鎖看到,忍不住笑,問他:“你干嘛學我?”

    “我還在盼著回家去吃你做的飯。吃了幾天外頭的,總覺得缺點兒什么。”彭因坦靠過來,故意拿肩膀擠了擠索鎖。

    索鎖做出驚訝的神氣來,說:“你這也奇了……好歹連來帶回才第三天,能吃幾頓外面的飯呢?就這樣了。真是大少爺……大不了你想吃什么,回去就給你做。”

    彭因坦笑出聲,說:“最想吃紅燒肉。”

    “不行。最近你忌油膩。”索鎖馬上說。

    彭因坦輕輕哼了一聲略微表示下反對,說:“我早就好了。是你特別小心。”

    “彭因坦,”索鎖看著他,“眼看著就春節了,你什么時候回北京?”

    “你跟我一起回去?”彭因坦反問。他眼睛亮閃閃的,“跟我回去見爺爺奶奶。”

    索鎖似乎是嘆了口氣,說:“彭因坦,我這個樣子,不適合見家長……真不適合。”

    “不見也見了大半了,就沒見爺爺奶奶。回頭他們知道了準吃醋。”彭因坦笑著說。他逗著索鎖,看她微笑間,眼睛水汪汪的、面色也好很多。“離春節還有十來天呢,先把姥姥接回來吧。我們問問姥姥的意見,怎么樣?”

    “你是想挾天子以令諸侯?”索鎖笑微微地問。她伸出一根手指,戳戳彭因坦下巴,“想的美!你先給我做個保證。”

    “什么保證?”彭因坦問。廣播里已經在說,馬上就到站了。

    索鎖看著他,清澈的目光中閃過一絲憂慮。

    他心一沉,剎那間就猜到她要說什么。

    果不其然索鎖說:“保證在確診之前,不要告訴姥姥我可能生病的事。”

    ——————————————————

    親愛的大家:

    今天是大年初一,在這里祝大家新春快樂!歡樂祥和的羊年里,大家都喜氣洋洋,福氣滿滿,身體健康,順順利利!(www.zbjuno.live)
江苏11选5任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