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bjuno.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十七章 讓我住進你心里(七)

    索鎖被他拉了起來,還在問:“肚子餓不餓?”

    “餓。”彭因坦簡單地說。

    “想吃什么?”索鎖沒有留意彭因坦的眼神。她抽手準備下床了。

    她醒的很早,彭因坦睡的很沉。

    她就小心翼翼地下來洗了個澡。回來他還在睡,她就在他身邊呆著看了好一會兒書……聽著他沉穩勻凈的呼吸聲,她心里有那么一會兒很有點兒異樣。這樣的時刻她從來沒有經驗過……但是她覺得這樣也很不錯。

    “嗯?”沒聽到他回答,她這才抬眼看他秈。

    彭因坦嗯了一聲,說:“你等我下。”

    索鎖愣了會兒,彭因坦從床上爬起來,跑到浴室去了。索鎖忽然間意識到什么,但她愣在那里,聽到浴室里窸窸窣窣的聲響,想起身躲出去,到底還是坐在那里沒有動,直到彭因坦一陣風似的出來,給了她一個帶著薄荷香氣的吻,她才紅著臉看他,說:“我們得吃晚飯呀……你不餓我還餓呢。”

    彭因坦摸摸鼻子,沒說話。

    索鎖看著他,好像也在猶豫要不要克服肚子餓這個現實問題。她趁他猶豫,就要起來,不過被他一把拉住,沒能成功脫逃。他又摸摸鼻子,伸手挑起她睡衣下擺來了……索鎖嘆了口氣。這睡衣是她剛才去洗澡時,從浴室柜子里拿出來穿上的。因為太大了,穿起來晃里晃蕩的,被彭因坦這么往上一拎,簡直就像剝筍一樣拎了起來,露出她雪白的肌膚來。

    “你不按時吃飯可是會難受。”索鎖把衣襟拉下來,整理好。

    彭因坦抿了下唇。

    索鎖伸手戳戳他的胃部。癟癟的胃,讓他新鮮的*平整的像塊巧克力……她忽然笑了。彭因坦笑笑,干脆把上衣脫下來。索鎖啊的一聲,閉上眼睛。彭因坦笑的響起來,抓著她的手扣住,過來親她。

    索鎖身子往旁邊一滾,害的彭因坦撲了個空。

    彭因坦咬牙,抓她回來。她還想拒絕,彭因坦根本不給她機會了……這回他可沒麻煩著試圖脫掉她的睡衣,而是干脆從睡衣底下鉆了進來。索鎖驚的動不了,他就得意地笑著,低聲說:“這下看你往哪兒跑……就是要這樣跟你綁在一起。”

    到了這會兒,索鎖就是不想跟他綁在一起,也是沒有辦法的了……意亂情迷的時候,她倒還是記得把燈都關掉。

    她喜歡他在黑暗中的從容不迫,也喜歡他事后緊緊的擁抱……還有清晨一起醒來時的慵懶和滿足。

    索鎖睜開眼,彭因坦手臂還在她肩膀上壓著。

    她轉轉臉,看他。

    窗簾幾乎完全不透光,她只能從昏暗的光線中辨認他面龐的輪廓……她輕輕抬起手來,觸著他的額發。他的頭發有點硬,還有點自然蜷曲。都說頭發硬的人脾氣暴,大概是有點兒道理的……她的手指貼著他的發梢。發梢都有他的體溫。她輕輕動了動身子。彭因坦的體溫高,靠他太近,她總有種自己隨時會被熔化的感覺……他也動了動身子,并沒有醒,還照舊靠過來。

    索鎖無奈地摸摸他的臉,停了一會兒,她抓起他的手腕來看看時間。

    已經八點了。

    她突然想起他今天是要出差的。昨晚她問過他幾點的飛機,他說的含含混混的,她又太困了,沒有追問。一念至此,她忙搖著彭因坦的手腕子,“彭因坦,彭因坦!你醒醒!”

    “干嘛?”彭因坦翻身過來,抱著她,根本不睜眼。

    索鎖推他,問:“你幾點的飛機?別誤了飛機。都七點了,快起來洗臉……喂!”

    “誤了就誤了。”彭因坦說。

    索鎖使勁兒推開他,下床來穿了鞋子,先找到遙控器,把窗簾給打開。屋子里一下便亮了起來,彭因坦平躺了,抬手遮住眼。索鎖站到床尾,見彭因坦動都不動,叫了他一聲,他也不應。她見他這是又睡過去的架勢,等了一會兒,彎身掀起被子來,看到彭因坦的大腳丫子,她回手從長凳上抄了毛刷子來,掃著他的腳底……誰知道彭因坦一點兒反應都沒有。她氣的一巴掌拍在他小腿上,咬咬牙,扯著被角將被子整個掀了起來……她把被子堆在床腳,喊道:“彭因坦,你還不起?”

    彭因坦只穿了條睡褲,裸著上身呈一個大字平鋪在床上。縮在彭因坦拖鞋里睡覺的黑子這時候爬起來,蹦到床上去,左看右看,跳上彭因坦的肚皮,臥成一團。彭因坦還是動都不動。

    “大狗熊。”索鎖沒辦法了,只好繞過去,揪著彭因坦的耳朵,“你冬眠啊?”

    彭因坦忽然一躍而起,把索鎖扯住,黑子也被他嚇的一溜煙兒不見影了。

    “你還讓不讓人睡覺了呀?”彭因坦把索鎖拉過來,低聲問。

    “你裝睡!”索鎖叫起來。使勁兒捶著彭因坦,“怕你誤機,好心叫你……”

    “你傻呀,什么人給這么折騰……這么、這么折騰,能不醒?”彭因坦氣哼哼地把索鎖掀在床上,脫了她的鞋扔到一邊去,搔著她的腳底。索鎖可是受不了這癢,

    頓時覺得全身都酥麻難耐,恨的就要下口咬……彭因坦早料到她這招兒,哪能讓她得逞。他左躲右閃,壓住她的手腕,一口親在她鎖骨處。“你這么折騰我,我還不等著機會報復你呀……看我怎么治你。”

    “彭因坦!”索鎖腿使勁兒踢騰,都能被彭因坦壓住動彈不了。他力道不輕不重的,她就是沒辦法讓他松一松勁兒。可要再這么下去……

    索鎖知道今天早上可就也沒完沒了。但偏偏彭因坦這下親的讓人又心癢,讓她有點兒要跟他一起不管不顧的意思……還好她的理智還在,等彭因坦稍稍停了停,她就說:“喂,我是不怕跟你在這兒再耗半天。可是你工作耽誤了,回頭怎么交代的過去?”

    彭因坦低頭在她唇上點了點,啞著喉嚨說:“索鎖。”

    他的手指順著她的胸型在走,索鎖咬了下嘴唇,嗯一聲表示答應。

    “那你跟我一起去,我這會兒就放過你。要不……”他手上一用力,索鎖跟著吸了口涼氣,臉憋的通紅。他就笑了。笑的眉一抖一抖的。

    “不行。”索鎖想都沒想就拒絕,“你去工作,我去干什么?”

    “你去看我工作。”彭因坦見她拒絕,干脆放肆起來。索鎖拉住他的手,他停下來看著她,說:“連去帶回就三天。再說姥姥不在家,你又不用上班,有什么不行的?難道你要自己個兒呆在家里,想我?”

    索鎖呸了一聲,說:“沒羞沒臊。誰想你?”

    “不想?不想?”彭因坦逼近她。

    索鎖咬著牙關,腦中此時簡直熱到一片空白了……彭因坦見她不響,輕輕親她,直到她說:“可是我沒準備呀!”

    “要準備什么?難道人家山西沒有商場?”彭因坦干脆地放開了索鎖,笑著起身,半跪在床上。

    索鎖躺在那里,看著他,片刻之后,急忙翻身起來,重又找到鞋子穿好,催著彭因坦去洗臉,“我下去洗……咦?”

    “你用這個衛生間吧。我用樓下的。”彭因坦套上毛衫穿好鞋子往外走。

    走到門口,他扒著門邊笑道:“是下午一點的飛機。兩張頭等艙并排的座位。來得及。”

    索鎖正要去洗臉,揮手讓他快點走,彭因坦就笑著出去了。她按開水喉,看著自己亂糟糟的頭發,一陣懊惱……昨晚上頭發還沒干就上·床的結果,就是早起發型全亂了……這都賴彭因坦。

    她氣哼哼地擠著牙膏。

    她洗好出來,彭因坦還沒回來。她下來走到衛生間門口,見門開著,彭因坦正在刮臉,她就問道:“吃什么?”

    “餛飩?”彭因坦反問。

    “還沒吃膩啊。”索鎖隨口答著,哼了一聲。

    彭因坦微笑,眼睛瞇成了兩道彎彎的月牙兒。索鎖看看他,就說:“好吧……昨晚剩的有,就煮給你吃好了。對了……你怎么知道我身份證號碼的?”

    “昨晚上幫你撿東西時候看到的。”彭因坦說。

    索鎖哦了一聲,想想也是。昨晚包是掉在地上,里面的零碎撒了一地。彭因坦干凈利落的,最看不得東西亂丟,忙幫她撿起來收好……她笑笑。

    “怎么了?”彭因坦見她笑,問。

    “沒什么。”索鎖去廚房了。

    經過餐廳看到昨晚用過的碗盤都還在,順手先收了放進洗碗機去,開冰箱拿出昨晚余下的餛飩來。昨晚都夜深了,彭因坦說餓,本來想簡單吃一點就好,他吵著想吃餛飩。她無奈準備包餛飩,一邊忙,一邊還得應付他搗亂……他自己是不承認搗亂的,就說要幫忙。哪兒有他那個幫忙法兒的呀?

    索鎖聽見響聲,看到彭因坦正把一只小行李箱放到走廊上。(www.zbjuno.live)
江苏11选5任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