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bjuno.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十五章 愛你現在的時光 (七)

    索鎖答應著,洗過臉出來,就看到姥姥已經把曉芃的包放在醒目處。曉芃的小豬包不知是不是用來當工具砸門和墻了,四處是傷。這時候手機在包里響了,索鎖取出來一看,電話是童碧婭打來的。索鎖接了電話立即報姓名,童碧婭顯然已經著急了,說馬上過來。

    索鎖放下手機,過去看了看章曉芃——她還睡的很沉,看樣子一時半會兒是醒不了的……索鎖想,她醉成這樣,也不知道是怎么找到這里的。可能心里憋著一股火兒,不找正主兒發泄出來怎么也不舒服的。

    她蹲下身去撩開被角,曉芃熟睡中被驚動,翻個身照樣把被子又拉回去蒙住臉。這一動換,酒氣就更大。

    索鎖皺著眉,左右看看,覺得曉芃這樣蜷縮著,肯定是睡不舒服的。這時候她倒是盼著不管是誰,最好早點兒來接了她走……

    “鎖兒,你先來吃飯,別管那醉貓了。”姥姥說。

    “哎,來了。”索鎖站起來,拎著拐杖翹腳走。她的腳踝處傷的并不太嚴重。

    姥姥在廚房門口等著索鎖,看她拎著拐杖過來,皺皺眉。

    “可是有陣子沒用到這個了,還以為你真改邪歸正。”姥姥說。

    索鎖知道姥姥在生氣,不敢多說,抱起拐杖乖乖跟著進廚房吃飯去。

    姥姥做了她愛吃的小菜和粥,還有好吃的面魚兒。香噴噴的,很刺激人的食欲。

    “姥姥您幾點起床的?”索鎖小聲問。做出這些來,可不是一兩個鐘頭就可以的。

    “吃吧。”姥姥沒理她的問題嗄。

    索鎖坐下來,這些味道突然之間像是闖進了她的口腔在***動她的味蕾,讓她胃口大開。姥姥在索鎖對面坐了,看著索鎖開始吃東西,像是放了心。她自己只吃了一點點粥,就給索鎖拿這個、拿那個,讓她樣樣都吃一點。

    “我昨天晚上睡不著啊,就想著給你做點兒什么東西吃好。”姥姥說。

    索鎖嚼著香噴噴的面魚兒,聽姥姥說著準備早點的過程里都有點兒什么狀況。畢竟姥姥現在很少親自下廚了,狀況頻出……索鎖聽著,就覺得這好像真的就是往日里她和姥姥平靜的生活里最尋常不過的一個早晨,餐桌上的主題簡單到就是這一頓吃什么、下一頓想吃什么……連電視里的本地新聞,似乎都距離她們很遙遠。

    “姥姥,以后掃雪的事還得歸我啊,您萬一滑倒怎么辦?”索鎖想起來,忙說。

    “不是我掃的雪。隔壁唐家要掃雪,順便把咱們家門前也掃了。按門鈴問要不要幫忙掃院子里的,我就沒有客氣哦。想你也傷了腳,總不好一地的雪迎客吧?”姥姥回頭看了看窗外。廚房窗外能看到墻頭上的積雪,白瑩瑩的。

    索鎖知道姥姥說的客人是她母親。她有點兒蔫蔫的,提不起什么興趣來聊這個話題。姥姥回過頭來,看她的樣子,嘖嘖兩聲,也就不說什么了。

    索鎖聽到門鈴聲響,見姥姥想去開門,就說:“您還是讓我去吧,姥姥。”

    “不會挨打了吧?”姥姥那稀疏的眉一挑,問。

    “姥姥!”索鎖惱的臉都紅了。

    老太太看她撐著拐杖出去,嘆口氣……

    門鈴又響了一聲,索鎖已經來到門廳。她看到小屏幕上的人影,竟然不是料想中的童碧婭,而是彭因坦。她伸向聽筒的手在半空中停了下來,看到屏幕中彭因坦略低了頭……他忽然抬起頭來對著前方,就好像透過屏幕在與她對視。

    索鎖心猛的一緊。

    她默默地看著小屏幕,而屏幕里的人也默默地望著她。她想也許彭因坦是知道她此時就站在這里的……她想給他開門的。小屏幕里多了一個影子,從彭因坦的側后方出來的。這才是童碧婭。彭因坦回頭跟童碧婭說了什么,她點點頭……索鎖聽到身后緩慢的腳步聲,知道姥姥過來了。她果斷拿起聽筒來,給他們開了門。

    她站在那里,忽然間腳踝酸痛的厲害,她不得不轉身靠在墻上站了,等著他們進來……

    彭因坦在門口略一站,對碧婭說:“你在外面等我。”

    碧婭看看他手里的東西,點點頭說:“ok。需要我幫忙再叫我。”

    “你去車里等吧。”彭因坦就推開了大門。

    “會耽擱很久嗎?”碧婭問。

    兩輛車子一前一后停在了他們的車前面,彭因坦掃了一眼那車子,說:“不會。”

    他看到那車上下來人拉開車后門,下車的美婦人剛站穩,就指揮著隨行人員把車上的東西往下搬。她轉臉往這邊一看時,彭因坦和童碧婭幾乎同時愣了下。

    “嚴夫人?”碧婭低聲,脫口而出。

    彭因坦看了她一眼,沒有出聲。他不認識什么嚴夫人,只知道這位施云晚女士,可與他有過一面之緣。而且她顯然還是記得自己的。只是不知道,她怎么到這里來了。

    施云晚往這邊走來,看看彭因坦,點頭微笑,也打量了下碧婭。

    “你好,又

    tang見面了。”施云晚手從筒著的皮草袖中露出來,雪白的手映在銀狐毛上,刺的人眼一花。

    “您好。”彭因坦同她打招呼,見她是想進大門的樣子,就問:“請問您是來拜訪哪位的?”

    “我不是拜訪,是來探親的。”施云晚微笑。

    彭因坦滿腹狐疑,不好再問,開門讓開些,請她走在前面。

    碧婭猶豫了下,也跟上來。

    彭因坦眉頭一皺,施云晚此時回頭,原本想說什么,但是看到碧婭,她就說:“是童碧婭小姐吧?”

    “是的。夫人您還記得我。”碧婭微笑道。

    “記得。童小姐去年在我們酒店舉行的發布會,讓人印象非常深刻。”施云晚說著,想起什么來似的,說:“啊,請代為問候習先生。我們有幾個月沒有見面了。他是我們酒店的貴賓,走到哪里都優先選擇入住我們這里的。下次你們夫婦旅行,請還住我們的酒店,我囑咐給你們全程免費。”

    “對不起,夫人。我們已經分開了。不過我見到他會轉達您的好意。”碧婭還是微笑著說。

    “真沒想到……是我該道歉的。”施云晚忙表示歉意。

    他們一路走著,彭因坦一言不發。還是碧婭已經走到了施云晚身邊去,和她笑聲交談……

    屋子里索鎖靜等著他們進門,回頭看看姥姥。

    “要是不想見面,你就進去。”姥姥輕聲說。

    索鎖搖搖頭,說:“姥姥,等會兒您能什么都別說嗎?”

    姥姥稀疏的眉又挑了起來。

    但她看著索鎖的眼睛,一時心軟,又嘆口氣,說:“鎖兒,誰家姥姥看著外孫女兒受委屈,不得問兩句啊?”

    “您別問。反正以后他也不會來了。”索鎖說。

    姥姥看了索鎖,說:“以后來不來都沒關系,你不讓我說是不行,除非我不看見他。這回可以我聽你的。但是,可沒有下回,知道了?”

    “知道。”索鎖說。

    她聽見里面客廳里忽然有人啊了一聲問“這是哪兒”?

    就見姥姥轉身向里的工夫,挺大聲地說:“這都什么毛病……大姑娘家喝醉了酒到處耍酒瘋,大喇喇睡在人家客廳里……鎖兒你要是敢這樣,我打斷你的小狗腿……是誰家的,趕緊把人帶走。”

    索鎖不出聲,看著生氣的老太太往她的小房間去了,而蓬著一頭亂發的章曉芃搖搖晃晃從里面走了出來,看到她的一瞬間,愣在那兒。

    有一會兒,兩個人都不說話。

    曉芃是宿醉未醒,但看到索鎖,還是在朦朧之中明白過來自己這是在哪里。她先說了句抱歉,道:“打擾你們了吧……沒想到我會到這來。”

    索鎖還是沒出聲。

    她撐著拐杖站在墻邊,臉上的掌印淡淡的,但很清晰。

    曉芃直勾勾地看了她幾秒,說:“我好像不該動手打人。不過我不想道歉。”

    “你可以走了。彭因坦來接你了。”索鎖說。

    曉芃頭疼欲裂,聽見彭因坦三個字,頭就疼的更厲害了。

    她看到索鎖指著她的小豬包,拐杖放在一邊,往前走了兩步,把門打開了。

    “你怎么想的我無所謂。不過以后請不要喝醉酒上門來。這里不只是我住,不要打擾到老人家。”索鎖說。

    曉芃身體里殘留的酒精簡直都涌上臉來被點著了。她面紅耳赤地拿了包走到門邊,忍了忍,還是回頭說:“在彭因坦來之前,我還是想說。以前我還是很喜歡你的,但是你這種第三者的行為,真是讓人不齒……你配不上坦坦。”

    索鎖看著曉芃,門敞開著,外面的寒氣好像都照著她來了,她打了個冷戰。

    “這位小姐,我想你是誤會了,我女兒不會做這種偷雞摸狗的事。”施云晚出現在門口,將門再推開些,對曉芃說。

    ——————————

    親耐滴大家:

    復更。沒有提前通知的情況下仍是每天早上更新。另外多謝大家關心。謝謝。 (www.zbjuno.live)
江苏11选5任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