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bjuno.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千古佳話?

    千古佳話?

    雍正元年冬,整個紫禁城銀裝素裹,各宮的主兒因為冊封,有人高興有人憂。(www.zbjuno.live)

    正宮娘娘自然是原來的四福晉無疑,可是潛邸原本的側妃格格們便盯著貴妃位妃位巴望著,有兒有女的自然有幾分底氣,沒孩子的終歸是底氣不足。

    宮外的皇子王孫也盯著皇上的封爵,新帝登基后,封賞已經是一種習慣,所以幾個與新皇關系親近的皇子以及是四阿哥幕僚的大臣們一時間在眾人眼中水漲船高,其中最不堪其擾的便是淳郡王,十三貝勒,十四貝勒。

    十四貝勒與皇上是同胞兄弟,自然沒有人敢多去打擾,往十三與允祐府上遞拜帖的人便不計其數,十三被鬧得煩了,便有事沒事往十四弟府上跑,總能躲個清凈。

    十三往十四那跑,允祐總不能跟著扎堆,他也愁著,于是直接下令稱病閉門謝客,任誰來也不出面。結果當天夜里郡王府上就受到宮里的賞賜,珍貴的藥材猶如蘿卜般搬進了郡王府里。

    “上百年紅參,”七福晉拎起一根紅參,笑看一眼坐在一邊喝茶的允祐,“皇上對爺還真是好。”

    允祐端著茶杯繼續默默喝茶,擱下茶杯才慢慢開口,“妄議君王,此乃大不敬。”只是那平靜的神情讓人看不出他是真的不敢亂說,還是一句玩笑話。

    七福晉合上裝紅參的盒子,笑了笑便不再多說。

    第二日便有旨意傳出,皇上聽聞淳郡王身體不適,特接至宮中休養。這圣旨一出,有人覺得不符合宮規的,有人覺得皇上這是要卸磨殺驢的。有御史想爭個清名,偏要上折子說,此舉如何如何不妥。結果帝王一句“其心不正,思想污穢”之名,隔了這個御史的職,并認為這是讀書人之恥。往通俗里說,心靈美好者,看事情便是美好的。心靈齷齪者,看什么都是齷齪的。

    這下子,御史們不敢進言了,他們一開口,就成了讀書人的恥辱,是德行上的敗壞。反正左右也是皇家自個兒的事情,他們紛紛閉嘴。后來皇上特意在乾清宮留了一個偏殿,與其他兄弟夜談時用作歇息之處。御史們紛紛大贊帝王寬和,兄友弟恭之類,于是滿朝上下君臣皆滿意了。

    乾清宮的偏殿通了地龍,整日用著上好的炭火,暖如春日。允祐倒是覺得偏殿里悶得厲害,披上銀狐錦袍出了偏殿。雪還在下,地上已經積了厚厚一層,穿著厚實衣服,又捧著暖爐的允祐倒不覺得冷,身后跟著幾個宮女太監,忽然想起幼時與四哥看到的梅園,起了興致便往梅園走。

    腳下踩著雪,并不覺得冷,只是有些松軟,還散發著咯吱咯吱的聲響。到了梅園,允祐的表情變得說不出的奇怪,他站在大門外,指著園子里半天才問,“我記得這里有紅白黃三色梅花,現在怎么只剩紅梅了。”

    替他撐傘的小太監答道:“回王爺,萬歲爺說白梅寡淡,黃梅俗氣,獨愛紅梅,便讓內務府把梅園休整了一番。”

    白梅寡淡,黃梅俗氣?允祐抽了抽嘴角,他還覺得紅梅艷俗呢。沒了看頭,允祐也歇了賞梅的心思,又領著一串太監逛御花園。跟在他身后的幾個太監都吃不定這位爺今兒怎么有了逛園子的心思,老老實實的跟在后面。

    到了御花園,允祐機會賞景了,因為在這冰天雪地,御花園居然還有妃嬪在。他看了眼跪在雪地的年輕宮女,又看了眼坐在亭中喝茶的兩位嬪妃,其中一個坐立不安,另外一個臉上帶著一點漫不經心與得意。

    略略皺眉,這個宮女瞧著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見過。允祐想了半天,才想起前幾天與四哥在一起時,恰巧遇到出來摘梅花的宮女,似乎就是這個宮女。好像是…武氏寧嬪身邊的宮女?他現在看到這一幕,就是傳說中后宮女人的爭斗場面?

    他還是皇子時,因為早早去了南三所,見到這些的機會還真不多,康熙的嬪妃們雖說對他算不上熱情,面上也是過得去的,自己哪有機會這么心安理得的圍觀女人間的掐架。果然是有了靠山膽兒也變肥了?這小人得志的心態不好啊不好,得改。想到這,允祐轉身便要離開,結果一個兩個端著點心的宮女恰好朝這邊走來,請安的動靜讓亭中的兩個嬪妃也注意到了。

    允祐嘆氣,只得在離著亭子十步遠的地方行了半禮,“見過兩位娘娘。”

    “淳王爺快快免禮,”看起來有些不安的嬪妃忙起身回了半禮,她身邊的美貌妃子倒是顯得慢了不少,看向站在雪地里的允祐,“淳王爺怎么在這個時候逛園子?”

    鈕鈷祿氏一聽年氏這語氣,就知道不妙,她局促的看向站在雪地的年輕男子,因為隔得距離有些遠,她看不清對方的表情,但是那番態度,分明沒有把年氏這若有似無的敲打放在心上。

    “擾到兩位娘娘,實是有罪,只是見今兒雪景甚美,出來看看罷了,不知這跪著的宮女是哪宮里的,長得倒是有機會機靈。”允祐見這個宮女嘴唇被凍得烏青,就連臉也帶上烏青之色,心里暗嘆這個嬪妃的心狠,看她的穿戴,應該是嬪級或者以上。四哥還是皇子時,他并不怎么與這些嬪妃們碰面,即使偶爾見上一面,也忘得差不多了,這位稍微有點眼熟,不知道是歷史上哪位雍正為數不多的嬪妃。

    “淳王爺看上這個丫頭了?”年氏放下已經漸漸涼透的茶,“不過是個宮女罷了,王爺若是喜歡,待我稟明皇后,送到王爺府上便是。”

    允祐似笑非笑的開口:“既然這些宮女需要四嫂處置,那爺今兒便把這個丫頭帶去長春宮了。”

    年氏又怎會聽不出對方話中瞧不起自己的意思,稱皇后為四嫂,稱她與鈕鈷祿氏為娘娘,這個“娘娘”還真不值錢,“淳郡王這話,便是說我無權處置這個宮女了?”

    從淳王爺直接變成淳郡王,允祐笑了笑,他并不愛與這個時代的女人交鋒,其實論欣賞,他更偏好前世的那些女孩子,雖然性子兇悍了些,但是心性卻比這些后宮女人好上很多。兩者環境不同,其實并無法計較,但是對眼前這類漂亮女人,允祐只想到毒蘑菇,漂亮是漂亮,就是太折騰了,“娘娘嚴重了。”

    “你!”年氏忍下心頭怒意,“按理說,淳郡王求情,我本不該刁難,只是這宮女實在沒有規矩。只是王爺的面子,我不敢不給,今日掌嘴三十便罷了吧。”

    允祐微微瞇眼,可是他雖是王爺,但也不能插手宮中之事,又不想眼睜睜的看著十幾歲的小丫頭遭罪,猶豫片刻決定離開不看==

    還沒來得及轉身,就聽到四周一陣陣請安聲,他回頭一看,原來胤禛,他撇了撇亭中的女人,又看了胤禛一眼,規規矩矩的就要跪下請安。驚得胤禛忙伸手扶起他,掃了一眼四周,轉而對允祐道:“天涼,回吧。”

    本來急急趕來要給允祐解圍的皇后淡定轉身往回走,這大雪天走來走去也折騰人啊。

    乾清宮里,胤禛摟著允祐的肩,摟著摟著兩人便躺到床上去了。被進入時,允祐輕哼一聲,咬了胤禛肩頭一口,發泄剛才在御花園里那點怒火。至于雍正大爺么,自然就硬生生的受了。

    男子交/合,本就有違天道,好在允祐身體不錯,禁得起胤禛折騰,有時候做的狠了,允祐也會翻身做主人,若不是想著他一個皇帝天天必須要端著王八之氣上朝,他哪里會讓這家伙占這么多便宜。

    在床榻上運動后,允祐懶洋洋的躺在床上,由這位帝王伺候著擦身凈手,然后捻著一塊蘋果道:“當年我最愛到皇阿瑪那蹭吃蹭喝,如今乾清宮的主人換了,不過東西仍舊是我吃得最多。”直到康熙死,允祐才知道這位皇阿瑪對自己的關愛,自己欠康熙這份父子情,只怕是到死也忘不了了。

    胤禛知道允祐心里難受,便握住他的手,“嗯,我會陪著你吃東西。”

    允祐翻了個白眼,誰要你陪了,明明應該明媚而憂傷的,結果看到這面癱臉說這種肉麻話,他什么心情都沒了。翻一個身,用錦被在身上一裹,看了眼外面已經暗下來的天色,“爺困了,別打擾我!”然后占據一大半床睡得心安理得。

    胤禛面上表情不變,只是替他捻好被子,然后輕手輕腳出了內殿。

    雍正二年,原潛邸舊人皆有封賞,唯有年氏降位為貴人,幾月后病逝。

    雍正八年,雍正帝用滿漢蒙字寫下傳位詔書,放于正大光明匾額之后。但是大皇子越加受重用。

    雍正十五年,淳親王病重,雍正帝憂之,親自照料三日,淳親王終得痊愈。君臣兄弟之情頓時成為朝堂之上的佳話。

    雍正十六年八月,雍正帝以身體不適為由,退位給皇長子愛新覺羅弘暉。此時國庫充盈,國內安定繁榮。新帝登基后,也不懈怠,大清終為盛世之國。

    另淳親王提倡發展工農業也是大清繁榮的一個原因,這在后世歷史中,也是不可忽視的一筆。

    當然,不管后世如何記載,退位后的雍正帝,被全國上下成為老圣人的太上皇,說是喜歡圓明園的景致,竟是搬往圓明園居住。后因淳親王福晉病逝,淳親王悲痛欲絕,太上皇心憂兄弟,最后下旨讓淳親王搬往圓明園與之同住。

    這番兄弟情義,在后世記載中,也是一樁美談。

    眾所周知,雍正帝不好美色,成為太上皇后,除了皇后外,幾乎從未召見嬪妃。所以后世之人,大多認為雍正帝與其皇后夫妻情深,也是難得的專情帝王。

    眉角已經染上皺紋的允祐輕輕翻閱著自己寫下的一些關于工農業的統籌想法,他并不是天才,所有很多細致的東西并不清楚,最多只希望大方向上能對弘暉有所幫助。

    “還在看?”與自己相伴幾十年的人在身邊坐下,“天色不早,該休息了。”

    他合上手中的東西,笑開道:“你會是歷史上的明君,我總該做點什么,讓歷史知道,我在你身邊存在過。”

    千百年后,不會再有人知道他與胤禛的感情,可是他卻不想無聲無息消息在歷史洪流中,至少在別人提起雍正帝時,會想起這個皇帝有個信任的兄弟。

    僅此而已。

    20xx年。

    李佑是政府有關部門的一只小蝦米,每日里上班就是開會,喝茶,研究辦公室文化,大多時候是枯燥無味的,但是能進入這種地方工作也廢了好一番功夫。他的辦公室是四人用的,兩男兩女。

    兩個女孩子是新來的,聽說上頭有人,平時沒事兩人就愛湊在一起閑聊,李佑向來是不管的,不過他發現今天的話題有些詭異。

    “雍正帝最信任最親密的兄弟,就連陵墓也離雍正帝極近,帝后并未合葬在一起,我越想越懷疑。”甲女整理著清朝的資料,幾乎是肯定道:“這兩人之間絕對不尋常!”

    乙女點頭:“從小感情親厚,雍正帝退位后,兩人就住在圓明園里,這感情不簡單啊。我昨天還看新聞說,雍正帝的陵寢中有很多成對的東西只剩下單只,但是另外一半竟是在淳親王的陵墓中找到了。”

    “簡直太深情了,”甲女捧著臉,“一明君,一賢臣,佳話啊佳話。”

    不小心聽到的李佑一臉茫然,他怎么聽不懂現在這些女孩子的話呢?

    雍正與淳親王,明君賢臣?千古佳話?明天有上級領導來檢查,聽說這位領導嚴苛又不便喜怒,這兩女孩子怎么就不緊張呢?

    果然三年一代溝么?

    還差三年就滿三十的年輕大叔表示自己與這些女孩子有著不可跨越的鴻溝。
江苏11选5任5遗漏